圓滿和死亡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2月2日】 去年12月29日新華社記者發布消息稱:法輪功學員受到「煽動」,要以「集體自殺」達到「圓滿」。1月23日新華社記者「證實」,有一男四女在天安門自焚,是受「升天圓滿、忍無可忍、製造流血」的蠱惑。中國當局口口聲聲稱法輪功學員「愚昧無知,中毒太深」。堂堂一國的新聞機構作如此拙劣的新聞炒作,真令人汗顏。他們壓根兒不知道何謂「圓滿」。下面我們儘量通俗地介紹一下甚麼叫圓滿及各種宗教的圓滿形式。

釋教的圓滿

甚麼叫「圓滿」?圓滿也稱開功開悟,發生在這個人完成了這一世的全部修煉過程之後。佛教的圓滿有多種形式。釋迦牟尼創立的佛教,修煉圓滿時採用涅槃或者圓寂的形式。他是最大限度地提高心性層次的結果,他那一法門講放棄世間一切執著,最後連人體都放棄了,所以修煉達到開功開悟的時候,佛法神通都具備,肉身就沒有用了,就可以採用圓寂的形式走了。圓寂、涅槃的和尚、女尼,表面上是自然死亡,其實和自然死亡有很大區別,因為實際上他們的肉身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了,肉身扔了,他自己的元神帶著功上去了,天目達到一定層次的人可以看到這一過程。並且圓寂的人百分之百事先知道自己哪天哪個時辰入圓寂,時辰一到,端正肉身的姿勢,元神就離開了。中國歷史上也有很多圓寂的高僧屍體不腐是因為他們的肉身也已在修煉中相當程度地轉化為高能量物質了。釋迦牟尼圓寂後身體被火化,火化後留下的是舍利子,是堅不可摧、晶瑩剔透的物體,不是這個空間的物質元素構成的,與常人的骨灰完全不同。

「在西藏的喇嘛教中講虹化,就是在圓滿的時候坐在那裏。如果你整個身體都修好了,在圓滿的一瞬間就是一股紅光,把身體就化掉了,他自己元神帶著修好的佛體就走了。但修好的佛體不帶有常人這面的物質,所以人看不見他,只看見有光,光影升起來了。那麼有修得差一點的他不能把身體全部都虹化掉。所以他在虹化的時候,一瞬間一個人的身體「刷」變得一尺多高完整的一個人,和他一模一樣,卻變成一尺多高,大小身體非常均勻,就是他修的還不夠,沒有全部虹化掉。」(李洪志《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第134頁)

道家的圓滿

「在中國的道家圓滿當中講「屍解」。甚麼叫屍解呢?因為在中國古代有許多修煉大道的。大道的修法是在他修成之後帶著身體的,他連身體都要的,可是肉身卻不是常人的身體了,他已經完全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他已經成了他的道體。」「
屍解就是他要離開了之後,叫人不會找他,表現出一種假死,實際上那個時候上天入地都能了。臨走時他就告訴家人,他說我要圓寂了,已經修好了,我要走了,給我準備一口棺材。正好到那個時辰,他自己就躺在床上了,一會兒就沒氣了。家裏人一看死了,就放在棺材裏埋起來了。實質上他是「障眼法」,他使了個神通。到了那天他家裏人看見他的時候,那不是他的真身。是甚麼呢?他是指物化成的。他用一隻鞋,或者一把笤帚,或者一個木竿兒,或者那個劍,化成自己形像,指物化形像。」「真人他已經出走了,遠遠地走了。家裏人就把他埋起來了。實際上埋起來之後,一個時辰它就回原形了,它就又是一隻鞋,或者一個竹竿兒,或者一根木頭。這就叫屍解。」

「道家還有一種形式叫做白日飛升。白日飛升就是他身體完全修好了,他在世間上修圓滿之前也了了願了,沒有甚麼事情做了,就該走了。這個時候叫天門開,也就是三界的大門打開。然後有的出現天神來接他,或者是有龍,或者是有鶴等等,他坐上去就飛走了,或者有乘坐的天車來拉他。這種事情在古代是非常多的,也有這樣的白日飛升。」( 李洪志《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第134-137頁)

法輪大法的圓滿

李老師說:「我們這一門要去法輪世界的,我是要採取這個辦法 -- 白日飛升。」「我們有許多人用常人的思想想:噢,這白日飛升多好啊,叫人看看我飛起來了。你是常人之心想神的事情,這是絕對不行的。就是說圓滿的時候,自有圓滿的辦法。但是我們這次圓滿,我告訴你這麼多的人,我一定會給不相信的人留下一次深刻的教訓。所以未來我的弟子圓滿,很可能是一次人類社會永遠都難以忘懷的壯觀景象。」( 李洪志《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第136-137頁) 圓滿時採取白日飛升的形式,其中根本沒有肉身死亡這種表現。

但是,大法修煉者中,也有人的圓滿是不帶肉身的。李老師說:「有人說想帶肉身。其實也不過是常人的思想,帶著常人的一種怕死的觀念,說這下都帶走了也不用死多好哇!不管你帶著身體也好,不帶身體也好,我們終會叫大家看到你是圓滿了那一種壯觀的景象。(熱烈的掌聲)我們大法做完這件事情,任何一個宗教全盛時期都無法比擬的。但是呢別只高興,你得修到圓滿。」( 李洪志《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第30頁)

大法弟子如何走向圓滿

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李洪志師父常常教導我們說:「法輪佛法直指人心,明確了修煉心性是長功的關鍵,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宇宙絕對的真理。」( 李洪志《大圓滿法》第1頁)。人要達到圓滿,是靠自己修心性。「你們在修煉過程中修得自己越來越善,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給你自己修,你修煉圓滿了,同時你又修成了一個為別人著想、能為別人付出的這麼一個偉大的生命。個體生命永遠是要存在的,大家最後修修都沒有自己的個體了,這怎麼能行啊?!所以我要告訴大家,你要回升,你要圓滿,相對地來講你的付出會給你帶來無限的幸福,那是你自己付出得到的。返回到更高、更美好那個境界中去,那是向善、向上。有人把這個無為理解成沒自己了,沒自我存在了,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宇宙是有層次的,生命嚴格地說是有等級的,那是你修煉所證得的果位與威德所構成的。」(李洪志《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第84-85頁)

修命呢!「也就是說,改變本體。在改變的過程當中,人的細胞逐漸地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會減緩衰老。身體呈現出向年輕人方向退,逐漸地退,逐漸地轉化,最後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那麼這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轉化成另外一種物質身體了。那種身體就像我講的走出五行了,不在五行中,他的身體就是一個不壞的身體了。」( 李洪志《轉法輪》第219頁)

那麼這個肉體的轉化,即修命的部份是怎樣煉的呢?李老師說:「這就要通過佛家上乘大法的大圓滿法的動作去煉了。動作一方面是用強大的功力把功能和機制加強,從而達到法煉人;另一方面在身體裏還要演化出許多生命體。在高層次上修煉要出元嬰即佛體和演化出許多術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都要通過手法去演煉。」「修在先,煉在後。不修心性,只煉動作是不能長功的;只修心而不煉大圓滿法,功力將受阻,本體也無法改變。」( 李洪志《大圓滿法》第2頁)

李老師的這一系列的論述,充份說明法輪大法的修煉是有序的進行,立足於修心性,又加五套功法。當有學員問:「請師父把難加大一點,然後早日償還業力,早日返本歸真,那樣行不行?師:不行,你們人為地想甚麼都不行。更不能人為地自己找苦吃,這都錯了。其實一切安排都是有序的,這方面不需用心。」(李洪志《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第88頁)李老師又進一步闡明:「我經常講一句話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就是你想達到那樣的境界你連知道都不會知道,你怎麼達到呢?你怎麼做得到呢?自己是做不到的。我只看你那顆修煉的心,你下定決心要修下去,那麼另外一面由師父來做。你能不能堅定,能不能修到底,這是至關重要的。功在具體的演化方式上,我都沒有給大家去講,也不叫大家把思想集中到這上。這樣做不容易引起執著,免得想入非非。」( 李洪志《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第17-18頁)

九年來李老師的一系列的論述,我們大法弟子都明白,修煉是十分嚴肅的,也是有序的,我們連自己找苦吃、人為的做好事都違背法理,哪裏會去殘害自己的生命達到甚麼「升天」呢!真正的大法弟子絕對不會自焚。自焚事件是新華社對大法的誣陷,把圓滿和死亡混為一談,把圓滿和殘酷強扯在一起,這不但是褻瀆佛法,而且是用聳人聽聞的自焚來欺騙不明修煉真相的群眾,從而煽動群眾仇恨法輪功。新華社著實做了一件傷天害理的事。不久的將來這件事的真相會大白於天下,讓所有的人更清楚地看到江澤民的殘暴和新華社的可恥。

希望全世界善良正直的人們分清是非善惡,起來制止這種慘絕人寰、殘害生命的惡行,譴責這一切罪惡的元凶──江澤民。

(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