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在逆境中堅定「真善忍」信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6日】我成長在一個修煉的家庭。九六年父母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們經常教育我要做一個好人,不要與同學爭吵,做事先想到別人。我知道大法好,但沒有系統地學法煉功。7.22後,電視新聞也曾使我產生過對大法的動搖,但很快被堅修大法的父母糾正過來。而使我真正走上修煉道路的是最近發生的兩件事。

今年六月份父母被邪惡勢力逼迫得流離失所,而我又面臨高考。父母都不在身邊,我只好和年邁的曾祖母住在一起。在離高考只剩下一個星期的時候,母親單位的負責人找到我家,逼問我媽的下落,並威脅說:「如果找不到本人,今天就報警。」家裏不煉功的人也總勸我協助找回父母,但那時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去處。高考一天天臨近,面對父母單位的追問和恐嚇,家庭其他成員的不理解,我心裏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走進了考場。

沒有料到的是在我高考的最後一天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居然到了考場把我強行帶走,更沒料到的是他們竟然派了五個人開車押我到街道社區。中國電視裏誣蔑說法輪功「顛覆」社會主義,我不知道一個剛高考完的學生拿甚麼去「顛覆」國家政權?到了辦事處,他們就用盡各種手段,威脅嚇唬,連哄帶騙,還找來幾個已背叛信仰的人對我洗腦,目的是讓我說出父母的去處。到了後來當他們要我對法輪功表態並強迫我寫下「表決書」時,我才第一次意識到他們真是太邪惡了。在辦事處裏我沒有人身自由,少則兩個多則數人盯著我,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中。在怕心和很多執著心的驅使下,我還是順從了邪惡。

從辦事處回來後,我以為不會再有甚麼事了,針對我的魔難已經過去了。其實不然。更嚴峻的考驗在後頭。在我上大學後不久,校領導突然找我談話,談話的目的當然很明確,還要我對法輪功的態度,表示如我檔案中裏有我煉法輪功的記錄就開除我。當時的我思想中依舊沒有警覺,張嘴就說「我在街道已經表態了」,其實這是一句配合邪惡、縱容邪惡的話。事後冷靜一想,我才漸漸悟出:這是師父再給我一次新生的機會,我不能再錯過這次修煉的機緣和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機會了。

為了抵制邪惡繼續對我的迫害,我毅然決然地放棄學業,開始正式學法煉功。現在我作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我受到的迫害告訴世人,講明真相、揭露邪惡,溶入正法的洪流中去,「助師世間行」。

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中的好人,我也希望做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是江澤民恐怖集團逼得我無法讀書。

希望更多的人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您對大法的正念會定下自己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