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毒打凌辱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30日】我於1999年11月進京,只想證明「法輪大法是正法」,就被遼寧省朝陽市駐京辦公室非法抓捕,送到當地凌源市拘留所,後因堅持煉功被送到朝陽臨時建的朝陽女子教養所。一天早晨,大法學員們起來煉功、學法,幹警一把就把書搶走了,全體學員都去向幹警要書,幹警不給,學員就不走,不吃飯,幹警就拿電棍電學員的頭,學員就大聲背「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學員一遍一遍地念,一聲比一聲高,傳遍了整個教養所。後來又來了幾個男幹警電我們,我們也不動,不走,後來他們經過商量,把書還給我們。就決定把我們送到萬惡聚集的地方─--馬三家。

馬三家是一個納粹集中營。幹警的臉個個都露著兇光,眼睛瞪得老大,剛到就開始搜身,只剩一個小褲頭,有的學員身上帶著書或經文不讓翻,如有反抗,它們就拳打腳踢,有的用膝蓋狠命的頂學員的陰部,揪頭髮。連褲子上串鬆緊帶的地方都不放過,徹底搜身。

第二天,有個叫申國蘭的大法學員因煉功被電得頭老大臉老大的,照相時惡警們沒敢給照,像這樣被打的事情是家常便飯,時時發生、處處發生。在教養院裏惡警叫學員走操,一大早正當瀋陽市最寒冷的時候,5點半左右,外面下著大雪,讓學員在地裏爬,隊長拿著電棍站在一邊,讓犯人看著,如不爬就拳打腳踢,一邊爬一邊踢,折磨了很長時間,有的學員回來手馬上就起了大泡,學員的身體像凍僵了一樣,難受之狀難以言表。幾天吃不了飯,拿不了筷子。每天24小時監視,像這樣不走操被罰的例子還很多,還有一個空屋子專門用來打學員用的。有一次我半夜起來煉功犯人把我推出去,罰我站著,還說給我打迷魂藥,並說了一些下流無恥的話。這些都是隊長支使幹的,隊長給他們權力,他們怎麼做都沒有錯。江澤民集團把犯人當作好人,把好人當作壞人,用犯人鎮壓好人,這不正是顛倒黑白嗎?善惡不分嗎?就在它們不分善惡美醜的時候利用一切醜惡的手段逼迫學員放棄信仰,利用一切偽善的假面具引誘,最後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受盡了嚴酷的拷打。記得有個叫王會的學員被他們打得遍體鱗傷,王滿麗被送進二所,不讓睡覺,洗腦,利用學員善的一面鑽空子,讓全體學員都陪著不睡覺。有一個叫王書珍的由於又走回正悟,暴徒們就讓她看誹謗材料,還讓她蹶著用電棍電她,逼迫她看。所有堅持正信的大法弟子都受過它們的摧殘。

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集團所幹的事,這是中華民族在她悠久的歷史留下的最可恥的一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