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本溪市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名單及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30日】本溪市政法委書記張哲及其指揮的6.10辦公室大肆製造白色恐怖,在短短二年來,本溪大法弟子就有幾十人被非法判刑,數百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非法拘留,上萬修煉人及家屬受迫害和株連,大批無辜煉功群眾及其家屬被抄家、罰款、被抓、被打、致殘、致死。而在張哲的指揮下,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惡警們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過程中,任意沒收私人財產,中飽私囊,有的強行索要錢財,輕則打罵,重則酷刑折磨。在本溪市桓仁縣就發生了派出所惡警向大法學員索要錢財未果,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將大法學員家中的耕牛拉走賣掉,得錢後眾惡警私分掉。為防止事情敗露,惡警竟將大法學員夫妻二人雙雙非法勞教。由於張哲全力推行江澤民集團的恐怖政策,有很多本溪大法弟子目前已流離失所。

本溪鋼鐵公司副書記姜明東是非法舉辦"洗腦班"的主要策劃者之一,由於本鋼系統修煉大法的學員很多,姜明東不惜動用大量公司人力、物力和資金,與本溪市司法局狼狽為奸,在本溪市勞動教養院非法舉辦"洗腦班"。採取欺騙,綁架,威脅,恐嚇,暴力押解等各種手段,強行把大法學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由本鋼出錢,教養院出打手,施行強行悔過,達到一定數量悔過名額,本鋼付給教養院一定數量的鈔票,就這樣姜明東用人民的血汗錢反過來迫害廣大善良的人民,先後有數百名本鋼大法學員被關進"洗腦班",飽受折磨和精神摧殘。先後有多名大法學員絕食抗議,更有學員發出強大正念,用智慧闖出魔窟。姜明東採用欺上瞞下,肆意編造謊言,向其主子請功,它本人也因"有功"上了中央台新聞聯播,受到了獎賞。這使姜明東更加得意忘形,不擇手段地再次非法舉辦"洗腦班",企圖以此來達到個人在政治上的有所圖。但是大法弟子李凡因不配合邪惡被迫害成重傷,而大部份在"洗腦班"強行悔過下的人已紛紛發表嚴正聲明,重新走入大法修煉,無疑是給姜明東一記響亮的耳光,使其心中指望的"洗腦班"的"宏圖大業"轉眼間化為泡影,最後落得個只能自欺欺人地來一把自導自演的成績給自己勉強地掛上那可憐的遮羞布。肆意揮霍國家和人民的財產,浪費大量寶貴生產人力、物力資源來填滿自己那永無止境的貪婪,姜明東就是這樣做的,背地裏和本溪教養院的邪惡頭目們坐地分贓。

本鋼宣傳部長張延賓和"洗腦班"班長秦勇,是姜明東手下的兩個忠實打手,專門擅長污衊和摧殘大法學員。其中張延賓多次利用手中的權力向大法學員威脅、污衊大法及大法學員,發表他的一套歪理邪說。而"洗腦班"班長秦勇則是一名殘暴的打手,直接參與對大法學員摧殘,如控制學員的人身自由、睡眠時間,甚至吃飯和上廁所都在監視之列。

政治委員陳忠維曾經在文化大革命中扮演過迫害無辜幹部、群眾的角色,也就是人們所知道的"三種人"。在撥亂反正之後,由於其罪行,此人由團市委被下放到教養院當一名管教警察,因它善於玩弄陰謀權術,經常假扮"偽善"面目,使出渾身解術,投機專營,當上了政治委員,在教養院裏營私結黨,企圖東山再起,可是由於它在文革中的醜惡歷史始終不得重用。此次它又重演故技,與江自力狼狽為奸,把文革中迫害老幹部的伎倆拿出迫害大法學員,企圖依靠打壓法輪功而飛黃騰達。想一想,當年文革中的跳梁小丑今天又一次演出卑鄙無恥的鬧劇,其人曾帶領幾個叛徒四處亂竄,做所謂"揭批"報告,無非為自己政治上撈資本搖旗吶喊而已,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此人無疑是教養院惡警中最為卑鄙無恥的邪惡之徒。在發生多起大法學員重傷、生命垂危的惡性事件中其人多次充當背後主使及出謀劃策,為迫害大法學員而絞盡腦汁,為使自己在教養院勢力更加鞏固,培植親信黨羽,甚至連自己的兒子也被安插在教養院裏,任人為親。沒有靠山,沒有勢力的正直警察根本沒有立足之地。就是這一個政治騙子在它的政治生涯始終帶著"偽善"的面具,想藉此迷惑不明真相的人,可惜的是它的面具已經千瘡百孔了。

本溪市威寧營教養院院長江自力,由於即將退休,眼看自己日薄西山,權力將頃,做為一院院長在自己單獨開一輛高級本田轎車,在別人背後的指指點點中仍然臉不紅,心不跳地收受賄賂(教養一年,可拿一萬若干,二年二~三萬左右,三年四萬往上,這是教養院人人皆知的明碼標價,只要你能拿出錢,就放你回家,當然錢的去向有幾個地方,司法局得拿一份,江院長得拿一份,再加上主管副院長和經手人各一份,大致這錢就是這麼被分贓了)。他仍不滿足,為了搞點成績,撈取好處,為了能得江澤民邪惡集團的加官晉爵,不顧大法學員的死活,致使在短短二年時間,在本溪教養院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學員,有四人重傷,多人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就在這裏已有多名大法學員由於長期被毒打和各種精神折磨導致精神恍惚,而江自力正是憑著這樣所謂的成績得到各司法廳的獎勵和表揚,暴虐成性的劊子手居然可以憑迫害好人而立功,不僅人使回想起當年的法西斯。

副院長吳剛其人在教養院可稱為"暴徒",因其主抓管理教育方面,加之本人殘暴成性,所以對大法學員它所奉行的就是暴力手段和酷刑迫害。其曾經公開叫囂:"對付法輪功絕對不能客氣,必須嚴厲打擊。"許多殘忍的酷刑都是它親自上陣指揮,甚至直接參與用電警棍電大法學員,這就是本溪市教養院的副院長。如此的殘暴,如此的邪惡,其手下的惡警更不用說了。說白了就是一個靠暴力起家的邪惡打手頭頭而已。其人一月工資千餘元,可出入隨手拿的都是幾十元一盒的高檔香煙,況且煙癮很大,僅僅憑它的工資還不夠抽煙錢!可以說教養院的腐敗滋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盤剝勞教人員,收受賄賂是這個副院長的拿手好戲。以權謀私的暗地黑幕使其能在物質上揮霍,經濟上能繼續在官場上打通關係,可不管其再怎麼猖狂,其猙獰的面目早已被揭穿,其人再殘暴也只是瘋狂徒勞地表演而已。

戒毒所所長劉紹實是教養院原衛生所所長。由於知識面有限,"醫術"並不高明,但其貪污手段卻一點也不低,私建小金庫,貪污門診收入,東窗事發,由於上下打點,通過關係當上戒毒所所長(即非法迫害大法學員的地方)。利用自己是醫生,學過心理學,專門用精神摧殘來迫害大法學員,強迫學員幾天幾夜不睡覺,加之威脅、恐嚇、打罵,製造極其殘忍的精神折磨,使學員的精神由於多日得不到絲毫睡眠時間,達到精神恍惚的程度,來強行迫取所需要所謂"悔過書"。在遭到大法學員的義正詞嚴的質問後,其人居然誣蔑學員有"精神病",真不知這個巫醫邪漢為了掩蓋自己所犯罪行,居然說出如此可笑的謊言,其人格極其低劣,名聲之臭連其他稍有正義感的警察都十分厭惡。但因其忠實執行教養院的邪惡指使,在迫害、摧殘大法學員的邪惡迫害中有"汗馬功勞",因此受到教養院的所謂"立功"獎勵,豈不知其犯下的罪行已逐漸遭到惡報,其人現在渾身是病,頭髮一綹一綹地往下掉,面如死灰,只剩下一個軀殼在那裏做無助的最後掙扎。

本溪市教養院管理科科長李強,副科長梁世春、董強此三人是副院長吳剛手下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最得力的"幹將",經李強親手迫害的大法弟子多達數十人,多人致傷致殘,其人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其人生活腐化墮落,經常利用職務之便吃喝嫖賭,醉生夢死,是一個十足的地痞惡棍。副科長梁世春、董強二人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抻房",只要有堅定的大法弟子不肯寫所謂的"悔過書",就會被送進"抻房",此二人在"抻房"中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將大法弟子的雙手、雙腳用手銬抻得筆直,大法弟子宋月剛曾被連續抻了十五天,最後連衣服都變黑了,大法弟子王吉財被迫害成脊椎錯位,深受重傷。有多名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此二人手中遭受極大摧殘,有的臉部都被打走形了。此二人殘暴成性,正是本溪教養院邪惡警察的真實寫照。

本溪市教養院戒毒所教導員趙士春、副所長鄭濤,張曉光:此三人擅長精神迫害大法弟子,經常用暴力強制大法弟子連續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其惡行已引起許多有正義感的警察的抨擊。惡警丁會波本身是以工帶幹,為使其早日轉成正式警察,其人便在迫害大法弟子所謂工作中極力上竄下跳,用盡所有流氓手段來達到個人的骯髒的私慾,為世人所不齒。

目前大多數惡警已逐漸遭惡報,惡警鄭凱忽患冠心病生不如死。惡警丁會波經常吃藥,但還是渾身疼痛。另有管理科惡警王軼、劉偉、趙大維、劉江朋是教養院邪惡打手,迫害大法學員主要是由以上幾人用酷刑折磨,此幾人乃是地痞流氓,殘暴成性,以折磨摧殘人為樂事,皆人性全無。

在此正告本溪不法之徒及教養院邪惡警察們:停止迫害大法學員,無罪釋放所有在押的大法學員!否則,善惡有報,天理循環,你們做下的一筆筆罪惡,在現在和將來你們都要一筆筆地去償還,最後勸告你們,重新找回人的本性,懸崖勒馬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5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