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做到最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24日】我是負責做機器的,以前只要打印機、電腦出了甚麼問題我就開始發正念,心裏想的總是「我要制約它們,我比它們更微觀、更有力量,他們應該按我所想的去做,而且這是在做正法的工作,是最神聖的,它能做這份工作是它的榮幸,它應該珍惜。」雖然發出這樣的「正念」有時也起一點作用,但效果總是不太理想。我知道是自己有一顆「求心」,但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別的,可是我不知道是甚麼。

直到有一天我打印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每隔幾頁就出一張亂碼的、不好的。我用盡了一切辦法都沒有使它正常。我發正念、向內找、告訴自己不要急,不要有求,慢慢來,先去學法、靜靜心再來試試。正當我就要停下來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為甚麼老想著要制約它呢?我和它們同為大法所創,都在做著正法的工作,我有甚麼資格制約它們呢?是!大法中是存在著高低之分,但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不應該有高低的概念!正法正的是甚麼?不是我們的層次,而是所有不正的。是否高、是否低並不重要,只要我做到最正。

如果我很高但本身不正,我所在層次以下不是都不正了嗎?我想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是同化於「真、善、忍」,這是最正的、最純的、最好的。哪怕我只在人中這一層,那麼我就在人中這一層做到最正。對於機器我不再去想制約,而是以我的純正去融化它的不正使它也歸於最正。當我的這個思想一發出,本來在另一間屋子裏很少做機器的同修馬上走了過來,(在此之前的一個小時內她一直沒過來)問我怎麼了,我向她說明了情況,她告訴我在我去外地的時候她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誰也沒辦法,最後一位同修試著找張紙在「皮帶」上擦了擦,才算好了。聽了這話我馬上找張乾淨的衛生紙輕輕的擦了一下「皮帶」再接著打印果然再也沒有出現剛才的情況。

自此我悟到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使命不是為了個人的提高層次,而是糾正一切不正的、變異的,是使自己達到最正、最純、然後以純正的生命去融化一切不正的。

個人淺悟,如有不正還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