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法的正信使我從車禍的磨難中走過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20日】我是95年10月在中國大陸得法的,99年10月來美國。2001年10月11日那天晚8點左右,我去參加國務院門前SOS緊急救援活動回家的路上,就在我家附近過馬路時被一輛FCRDP/V車撞倒,昏迷中被送到PALOMEN醫院搶救。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左右我醒過來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身體沒有疼的感覺,只是覺得身體動不了,好像被捆住似的,但身體發輕,好似躺在蓮花上一樣。

忽然聽到一些人在講話,講的都是我聽不懂的語言,這時有個人看我醒來,遞過電話要我講話,電話裏傳來了一個講國語小姐的聲音,她問我叫甚麼名字,家在哪裏?電話號碼,並告訴我說:「你被車撞了,現在在醫院裏。」我說:「我沒事,我要回家。」可是她說:「醫生說你傷的很重,不能回家要住院。」我說:「不行,我一定要回家,我每天還要到中國大使館請願。」過了一會,電話裏又傳來了那小姐的聲音,她說:「醫生說你不能回家,你腿上的骨頭斷了,必須住院。」這時我想不行,我是修煉人,不能在這兒,讓兒子把我接回家,於是撥通我兒子的電話,告訴他我被車撞了,在醫院,讓他快點接我回家。不一會,我兒子就到了,我告訴他,我沒事,快點接我回家,可醫生告訴他我傷得很重,不能回家,當時我兒子嚇壞了,不知所措,只有聽從醫生的安排。

聽兒子說,接下來要給我做全身的檢查,可是該醫院沒有這種設備,需要轉院。他們就把我弄上直升飛機,到了另一家FAIRFAX醫院,作了全身檢查,檢查結果左小腿骨折,兩胯骨有裂痕,還有內臟要觀察,需住院。在等病房的時候,我想:把我撞傷是邪惡勢力的安排,我不接受。

住進病房,安定下來後,我想,這場魔難絕非偶然,作為個人修煉是過了一個生死關,是師父保護才沒有生命危險。可現在是正法時期,如果是我自身的業力我承受,如果是邪惡勢力的安排,我絕不承受,全盤否定並徹底清除之。師父說:「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正法與修煉》),我開始冷靜下來找自己:我覺得我也有錯,因為我沒有按照規定的行人走的路走,而是橫穿馬路,我雖然已順利站在馬路中間的隔離台上,屬於安全地段,但還是被邪惡鑽了空子,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這是一次沉痛的教訓。但我絕不接受邪惡對我的趁機迫害。

住院後第二天表面物質身體感覺疼痛,為了證實大法,我忍著傷痛,堅持學法,聽師父的九講講法錄音,整點發正念除惡。當天中午就能下地,身體一切正常。

開始醫生說我的腿要做手術接骨,可兩天後說,不用手術了,只是骨頭裂個縫,第三天上午九點多鐘醫生給上來固定的東西,剛固定好,負責教走路的醫生就叫下地坐輪椅和練習走路。我心中默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在輪椅上一次就坐了一個半小時,超過醫生規定的1個小時,後我又從衛生間自己扶著鐵架子,一步步堅定地走回床邊。

幾天來不斷有同修來看我,與我一起學法,給我帶來明慧網的文章,大法簡介,還有的同修打來電話問候,他們的每一句問候,每一個笑臉,每一個眼神,都包含著對法的正信,或對我的鼓勵,戰勝磨難的勇氣。每天都有醫生護士來為我做檢查,他們都是那麼盡職盡責,當時我想這是洪法的好機會,讓人們了解大法,當我把大法簡介送到每個接觸我的醫生、護士及工作人員手裏,他們都高興地在看,我不會講英語,不能向他們一一地介紹大法,開始他們看後,都發出同樣的聲音,法輪大法,GOOD!有的白人護士一人要了好幾份,說要帶給她的朋友看,我深深體悟到這是法的威力,人們需要真誠,更需要真、善、忍大法。

後來幾天,我身體康復得很快,我想我既不吃藥也不打針,在這住著幹啥?我要回家,於是叫兒子找醫生商量出院,經醫生同意第六天出院回家了。

回家後,第二天坐在床上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早、晚煉30分鐘動、靜功,仍然堅持整點發正念,每天的5、6、7一次不落地發正念除惡,身體也康復得非常快,回家後第一個星期起床下地還要人扶著,第二個星期就能自己起床下地,去衛生間了。

還有家庭醫生只做了兩次檢查就說我好了,當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她說:法輪大法,GOOD!我當即送給她大法簡介,她非常高興地接受。在這期間,向來看望我的朋友講述江政府如何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真象,離開時每人送一本回歸旅程真象材料。

由於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切都很正常。開始有一天我覺得,這條左腿捆得太緊,有點麻木,按醫生的規定要6-8個星期才能拿掉,那是常人的說法,我是修煉人就要用超常的理來衡量,煉功要求百脈全通,整條腿捆得這麼緊,怎麼達到百脈全通,不行,我要想辦法自己把它拿掉,可是你說拿掉就拿掉了嗎?到哪兒找工具呀?想來想去,突然想到用剪刀,我們一起住的朋友家有一把全鐵的剪刀,找到後,在兒子的幫助下,用剪刀尖端一點一點地劃,用了兩個小時才把捆腿的東西拿掉,拿掉後第二天就讓兒子開車送我去DC煉功點,在路邊停車後,我慢慢從車裏出來,扶著鐵架子,一步一步走到煉功場參加集體煉功,第二個週末我只拉一根棍子就能一步步走到煉功場參加集體煉功。

我能堅定地從這場邪惡的磨難中走過來,靠的是自己對師父與對大法的正信,靠的是自己對大法的堅定不移,靠的是法輪大法的洪大威力。念念不忘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從不能動,到能動,到一步一步堅定地走到煉功場,是法輪佛法無邊法力在我身上的具體體現。

同時體悟到,我們要警惕,滅亡前的邪惡虎視眈眈。我們要以法為師,走正自己的路,不給邪惡任何可乘之機,大法鑄就的生命金剛不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