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友人 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7日】1、問:「覺著好就煉你的,幹嘛非得去反政府?」

答:你這說法有問題:反腐敗,是反政府嗎?「右派」喊冤、「走資派」申辯,是反政府嗎?把針對個別人的錯誤的行為當成反政府,為這慘痛的教訓付的學費、流的血還少嗎?其實,你是不了解情況。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對任何政府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所謂「法輪功事件」,始終都是想借攻擊氣功出名、想借誣陷法輪功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的個別人陰謀製造的,連所謂「天安門自焚」都是在搗鬼!你看看,除了一時受騙的,玩命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從上到下都是些甚麼人?李紀周、慕綏新之流已現了原形,那些還披著畫皮的,一露餡兒,都不堪入目,都是些個腐敗邪惡透了的勢利小人,他們根本代表不了人民政府,只是在憑借手中的權力利用政府想達到個人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你還真的把他們也當成「人民公僕」了?你再看看煉法輪大法的,諸惡不做,諸善奉行。他們沒有組織,輔導站不存錢物,沒有口號、綱領,沒有爭權奪利的,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如此殘酷鎮壓下,他們始終只是理智地採取和平的方式依法上訪、客觀地講清真相。古今中外有這麼反政府的嗎?至於「不許上訪」,那規定本身就違法,說話是人的基本權利,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和上訪權利,判了死刑還許上訴呢!平心而論,有不同看法,完全正常,完全可以像我們這樣平等、平和地交流,這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寫這封信,看這封信,不過是圖個明白,危及到了政府的甚麼呢?為甚麼一到公開場合就非「敵對」起來不可呢?這不明明是強加的嗎?有人一談這事就膽戰心驚,感到很恐怖,那你想想看,使他恐懼的是甚麼?還不就是有人狐假虎威地打著政府的旗號施加的高壓嗎?這本身不正是在敗壞政府嗎?

揭露邪惡、講清真相,不正是在為政府消除內患嗎?怎麼能說這是反政府呢?那姑息養奸、包庇邪惡倒是保政府了?判別正邪、善惡、好壞和是非、利害,不能以混進政府裏的邪惡之徒的臉色為標準呀。再說,政府是幹甚麼的?有了錯,就說不得嗎?就不該糾正嗎?兩年多來,政府中的邪惡之徒至少打死了數百人,非法勞教、非法關押了成千上萬的人,還有非法判刑、非法送精神病院的也為數不少。人民政府難道就該容許被壞人利用來向如此眾多的人民這樣作惡嗎?

2、問:「你學歷那麼高,又有高級職稱,官運也不錯,怎麼也信起這個來了?」

答:看來,你真的不大了解真相。大法弟子中,碩士、博士、博士後、博士生導師、專家、學者、大老闆、高級幹部,各類得志的名流,大有人在。我怎麼信的?你知道,我這個人特認真,也很固執,很自負,從不人云亦云,決不會輕易就相信甚麼的。可是,我遇到了很多困惑:人怎麼活得這麼苦這麼累?現代「社會進步」為何必須以「道德淪喪」為代價?人生意義何在?真的幸福何在?人間淨土何在?人遇到特異現象為甚麼不去正視不再深究,甚至扣到莫名其妙的「迷信」大帽子下拉倒?等等,漸漸使我對現行的教科書發生了懷疑,但也百思不得其解。一得大法,那些困惑迎刃而解,身體很快達到無病狀態,得到了過去連想都想不出來的許多好東西。告訴你,別看現在承受著這麼大的壓力,遭受著不公正的待遇,但我明白能得大法非常幸運,是天大的福份,因為這是真正的真理。

請你去查一查,就連牛頓、麥克斯韋這樣的科學巨匠,都是虔誠的宗教信徒,愛因斯坦也因宇宙的和諧和物理定律的美妙而具有深深的宗教情結。進化論,頂多算個猜想、假說,達爾文自己最後都沒有那麼肯定它,至今也沒有發現任何所謂進化過程中過渡形態的物種和人類本身繼續進化的跡象,「史前文明」等否定性的發現卻越來越多,而僅一個「史前文明」就足以讓進化論破滅了。說白了,輕信、起哄、先入為主是人的悲哀。接受無神論、進化論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想過問過它「對不對?」只不過隨聲附和而已。為甚麼死抱著那個假理不放呢!

3、問:「你煉你自己的唄,出來講真相幹甚麼?」

答:是的,如果不是遭到誣陷,用不著這樣來講真相。而且有許多無辜的人和有些參與迫害大法的人是受了謊言的欺騙,主要是偏聽了欺騙宣傳,而他們的偏聽是被迫的。誰都不願意、也不該被欺騙,可是強制性的偏聽機制在中國大陸由來已久、根深蒂固,這種偏聽如同賈桂的「站慣了」,已經養成了某種思維習慣了。如果不加以區別,不衝破這種偏聽機制的束縛以正視聽,那對受騙者的生命是不公平的,因為他們將和騙他們的人一起做出邪惡之舉,貽害他們自己的生命和未來。為此我們才出來講真相的。

當然我們的講真相決不強加於人,只是客觀地講清真相,判斷完全由自己去做。那些已經不可救藥的邪惡之徒,已經喪失了正視客觀事實的正氣和勇氣,也就隨他去了,因為那是他自己的固執選擇。

明言之,謊言誣陷大法、欺矇眾生,是在利用眾生犯罪,是在真正的毀滅眾生,而講清真相是在真正的救度眾生,因為邪惡的存在依賴於人們的不明真相,所以謊言宣傳總是對於我們講真相的目的本身這個真相拚命歪曲和掩蓋,所以我們才不得不把這話說出來,以挽救眾生。

4、問:「那為甚麼不一顯神通,一下子把邪惡全給滅了?」

答:正法當然要清除邪惡,但一下子完事兒不可能,總得有個過程,顯現給人還得講究個時機。大浪淘沙,利用邪惡強加的迫害可以錘煉正法弟子,淘去不真修的,衡量大法弟子的心性,也可以看出常人之心是否真的向善,同時也是給人以機會,認識大法、消除邪惡欺騙輿論的毒害,還可以使機緣已到的人得法。到了真相大顯的時候,一切就成為定局了。這是非常嚴肅的事!不像不了解情況的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但也不要悲觀,再熱鬧的戲也有收場的時候,可別被暫時的表面現象迷住。說來說去。只是想讓你明白,真善忍這宇宙大法是包括你我在內的眾生生命的根本,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而邪惡對大法的迫害,群魔亂世所帶來的腐敗猖獗、邪惡橫行、好人難過、災禍頻頻的局面,都只是暫時的,不久即將在正法中被徹底清除。人真的不止一生,不能不為自己生命的永遠著想,好人今後的好日子還長著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