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點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7月1日夜間發放大法真相材料時被抓,落入魔手,8月24日被無罪放回。

在我將要被送去看守所時,老師用我的身體演化出一些情景讓我看,我個人理解,大概的意思是說:做為一名大法弟子,如果在正法中,在過關中心要不正,將得到的下場是:首先你修煉中所有的功能都要全部離去。我看到我的身體在那坐著,從兩個眼睛的小眼角飛出5個法輪,當左邊飛出第六個時沒有飛走,看樣子沒有修成。我看著我的身邊,天龍八部在護法,米黃色的金黃色龍親切而又慈祥,緊接著我感到全身一陣緊聚,並有很難受的感覺,一層功能從汗毛孔和手指尖飛出(功的形狀都是三角形的透明體,排列得很有序很緊),先後至少脫去5層,這時金龍從身邊飛起,在我的眼前盤轉3次,很不情願的往高空飛去,我抬起手招手,心中說再見,送別金龍,眼前又飛來一個蓮花盤,我心中有種難受的感覺,一切都過去了,我的那個演化身不見了,肉身還在老虎凳裏坐著。這些都是在不到一分鐘之內演化的,當時我想我甚麼地方不對了?當我有這一念時,心中形成了一句話:這是心不正的後果!是呀,心不正甚麼都要離去,將要落入萬古不復的地步,直至到毀滅。想到這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我,在一個小平台上躺著,身體很平坦,身下是一個小水溝,水溝不深,水很清,能看見水下的小石頭,身體被一面大斧砍開(或用電鋸)分成兩半,過來一個鐵罩罩在上面,立刻就有熱的感覺,烤得油要流時,兩個肉半又合在一起,又成為一個我,又去承受別的罪。(當身體被開成兩半時,可以清楚的看到血從小平台下流出來,小水溝裏立刻水成粉紅色)我心中想銷毀不是一下子死去,而是去還完各種業力,沒完沒了地還,當然受的苦也是沒完沒了的。我心中想,師父請放心,如果我能活著出去,一定把這些在大法網頁上或是通過我的嘴讓大法弟子們知道,從而促進他們學法信心,假如他們中的誰……這樣能給他一點力量,增強一些承受能力。放心吧師父,您對弟子的指點,弟子已看到了,如果弟子心不正,這就是我的下場,我也要把這一切讓功友們知道。

當我在酸痛的感覺中鎮定過來時,我慢慢的睜開我濕潤的眼睛,清楚地看到天安門,我自問自己,今天是怎麼了,難道我真的要死去,是要銷毀,還是要為大法獻出自己的這張人皮呢?這種想法一閃過,在天安門上出現用各種顏色組成的各種大花,而又由各種花裝飾的大擂台,擂台很大,設在我們面對天安門左側的小門洞處,非常神聖壯觀,從擂台中央由上往上直垂一個大紅底大黃字的標語「報到處」,當時我悟到這是讓沒有走出人來,沒有到北京天安門去報到的大法弟子去報到,去討回清白嗎。當時我看到這些,心中又說,請師尊您放心,如果我能活著出去,我一定把這些都轉告給大法弟子。當報到處的景象消失後,在我的左前方的高空,出現了一個像月亮大小的物體放著白光向我飛來,離我不太遠時我才清楚的看到是一個白色大法輪,到我的頭上空,白光將我罩住,法輪消失。

我每天發正念,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邪惡,一定要走出魔窟,將師尊的苦心點化同廣大大法弟子見面,我想一定有那一天,我一定能走出去,我盼著那一天。

我在看守所終於渡過了難熬的52天,第52天的上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幾個民警將我從看守所裏叫出,送我去勞教所。一路上,52天沒吸到新鮮空氣,沒有見到陽光的我,這些我好像都忘記了,還有那車水馬龍,滾動的人流,也都無心去理會,心情很沉重的在想,師父,一年勞教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甚麼時候才能出去呀,出去晚了,您對我點化的情景我怎麼能儘早的讓大法弟子知道呢,他們怎麼能在正法結束之前到北京報到呢,一定要趕在正法結束之前。我想著,汽車已在勞教所的大門外停下了。當我走進勞教所的大院內,在那幾個民警的帶領下,出這個屋進那個室的時候,我感到一陣驚喜,醫務處檢查我的身體時出現了奇蹟,使我的身心又熱乎起來,看到了一種希望,沒有走出來的大法弟子有希望啊,法醫說我高血壓(原本我是低血壓多年),之後又對我身體進行全面檢查,X光透胸結果是肺結核晚期,法醫拿著片子,在眾人面前說,就這樣的肺,眼看命都沒有了。最後結果高血壓、肺結核,勞教所不收,當場辦完手續,無罪釋放。

幾天來我想這一切,想師父的洪大慈悲,想功友們的關心,從我落入魔掌之後,很多功友對我家百般照顧,發正念除惡,讓我早日回來,今天動筆將這些寫出來,只是寫出了情節,希望能同功友們共勉,僅供參考,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批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