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生

——欣然淚下話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4日】從小到大,我不會羨慕富有,也不會輕賤貧窮。走在漫長的人生旅程中,時而會感覺得自己好像與時代格格不入,不過我還是不輕易放棄那一份夾雜在孤獨與寂寥之中非常獨特的清涼滋味。

那年冬天,父親驟然去世,痛得我心都碎了,我悲傷得幾乎活不下去。於是我進了佛門,不是為開悟也不是求解脫,只是一心的想向佛、菩薩問個明白,我的父親哪兒去了。然而,哪兒是真正的佛門?一位所謂的「明師」花費了我的許多錢財超度祖靈、排除災難,丈夫也跟著「師門姊妹」鬼混。我開始哭著、叫著,而神魂顛倒的丈夫,這時候任何理都講不清,任何話都聽不進去了。對於一連串的苦難,我有著深深的困惑。現在的佛門究竟還是不是接引眾生從迷途到悟、由黑暗轉向光明的法門?數不清多少回,我問蒼天:「人的良心死了,人的道德壞了,可天理還存在嗎?!」

蒼天沒有取笑我。就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初的時候,一位朋友安慰我切莫悲觀、切莫絕望;在亂世中,有老師正力挽狂瀾地洪傳法輪大法;我終於從朋友那裏得到了《轉法輪》這部寶書。

五套功法看似簡單易學,可是我學了又學、煉了又煉,都做不出標準動作。常常以為自己會了,可是再看清楚,不是這邊偏了就是那邊差點。有一天不經意的找到問題的根本原因,是長久以來恐懼、憤怒、悲傷和不安……,等等負面精神,充塞在我全身每一顆細胞,難怪我這個肉體從表皮到骨子裏頭,無處不緊張和僵硬。老師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

讀大法、聽老師的教導,一點一點地從心地上鏟除掉舊日的積習。心逐漸釋放了,這時候我從「佛展千手法」這套動功中,首次嘗試到全身放鬆和舒展的輕安。

我特別喜歡大聲念老師在第一講裏邊的一句話:「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我這份如病得醫、如溺得救、如渴得飲的欣幸,真是無以言表。

九天學習班的第六天從頭到腳一身輕。第七天晚上感到身體很輕、好像完全沒有重量似的。整個平臥的身體就好像被雲托住一般。身體的周邊彷彿還有一層保護層,我故意左翻翻、右翻翻,可是手啊、腳啊的都感覺不知哪裏去了。

我啟開《轉法輪》,反覆讀誦。

從得法以來,我的心中僅僅洋溢著得法的感恩和慶幸。我絲毫不敢對老師有任何請求。雖然無所求,老師卻默默地在我的身體方面、在我的居家環境方面、在我周遭的人事物,做出大規模的清理和淨化。老師愛護弟子、造就弟子的用心,我深深體會到了,我筆墨難書,言語也無法道盡。老師這麼無微不至的呵護著每一位弟子,我們能不精進返回修嗎?

我從《精進要旨》中讀到老師說的:「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我頓時體悟到學法、得法才是天經地義的事,返本歸真才是做一個人的目的!

再一次感謝老師悲憫人類、拯救人類的恩德,讓我的生命重生。

(根據1998新加坡法會發言縮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