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是自殘,還是被謀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9日】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0分53秒)下載觀看(5.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0分53秒)分塊下載(33.1MB)
AVI格式分塊下載(50.2MB) 

【畫面】紐約新聞發布會
【主持】湖北省公安廳廳長趙志飛2001年7月到美國紐約訪問時,被法輪功學員指控他在中國國內侵犯人權。原告是仍在武漢的學員彭亮,他的兄弟和母親均被趙志飛的手下殺死。趙志飛接到訴狀後不敢面對控告,倉皇回國。就如同年初自編自導的天安門自焚案一樣,中央電視台歪曲法輪功人命案,將彭亮狀告趙志飛一案製作成《焦點訪談》節目,於今年10月份播出,為趙志飛及其所有幫兇開拓罪責。不過在節目中,一個堂堂公安廳長,趙志飛連名字和頭銜都不敢說出來,變成了某公務員。我們現在來分析一下這個案件,看看《焦點訪談》是如何又一次明顯採用剪接拼湊的手法,外加播音員誤導性的旁白,來抵賴罪責的。

【標題】 是自殘,還是被公安廳長謀殺?

【畫面】家人照片
【主持】原告彭亮是武漢的學員,一家五口人都修煉法輪功。父親彭惟聖,母親李瑩秀,弟弟彭敏,妹妹彭燕。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後,彭亮全家去北京上訪。一家人遭到不同形式的折磨、迫害。弟弟彭敏於二零零零年底被送回湖北武昌關押,並於二零零一年一月被打斷頸椎以致全身癱瘓,於四月六日死亡。母李瑩秀因向外界公布兒子的死因,也遭到非法拘禁並於五月中旬被迫害致死。其妹妹與父親仍然被非法關押中。

【畫面】「六一0辦公室」結構圖及紐約控告趙志飛
【主持】湖北省公安廳廳長趙志飛是湖北省「六一0辦公室」第二號人物。「六一0辦公室」是迫害法輪功專門機構。海外法輪功學員得知趙志飛來美訪問,就聯絡在湖北省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希望將趙志飛送上法庭,控告其侵犯人權的行為。彭亮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寫了委託書,讓美國的學員成功地把起訴書送到了正在紐約訪問住在中國留學生服務中心的被告人趙志飛手裏。在美國聯邦紐約南區法院,趙志飛被以違反《酷刑受害者保護條例》和《外國民事侵權賠償條例》受到起訴,被控告罪行包括謀殺、酷刑折磨、其它慘無人道或侮辱性的虐待、反人類罪和非法關押等。據當時的目擊者說,趙志飛收到起訴書時問了兩句話,第一句就是「這是甚麼?」,當委託人給他解釋完後,趙志飛的第二句話就是「我還能離開美國嗎?」,可見其心虛至極。當得到「可以」的答覆後,趙志飛再也無心訪問觀光,匆匆結束了美國行程。根據美國法律,任何人可以入稟美國法院,循民事途徑,指控他人違犯人權或國際法,即使有關罪行是在美國境外發生。被告接到傳票後有20日時間回應,若被告未能履行規定,法院可能作出不利被告的判決,被告或與被告有關的經濟實體在美國的一切資產均可被凍結用來支付經濟賠償。今後其子女親屬提出移民、商務經營等申請時都可能遇到各種嚴重障礙。

【畫面】天安門自焚案中劉春玲打死算自殺的場景
【主持】趙志飛回國後,變本加厲,立即調動湖北省公安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大逮捕,通過嚴刑逼供,並加以編造栽贓。大家還記得天安門自焚案中劉春玲打死算自殺的鏡頭嗎?這次也是如法炮製,中央電視台在其《焦點訪談》中,就是又把遇害的彭敏說成是自殘,其母親說成是突發腦溢血。但由於節目急於為趙志飛開脫,編造中不免留下許多漏洞,而且更重要的是洩露出了很多江澤民一夥極力想隱瞞的事實。我們來分析分析《焦點訪談》的節目。

【主持】有報導稱自99年7月以來,有超過10萬人被非法關押,超過300人被迫害致死,500多人被判刑。我們從《焦點訪談》節目一開始就列出一長串的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這只是一個城區的一次判決,就這麼多人,就可看出江澤民集團是如何大面積迫害法輪功的,而這些學員只不過是進京上訪,講講真話,履行中國憲法允許的公民權利而已。

【畫面】自行車修理鋪
【主持】彭亮一家是極平凡的中國老百姓,父母靠修自行車維持生活,他哥哥擺攤雕刻為生,他在一家小公司裏工作,妹妹在家待業,經濟雖不寬裕,但全家人和睦相處,安於淡泊的生活。

【主持】彭敏因進京上訪和製作真相資料,被非法逮捕,在武昌青菱看守所關押期間,因堅持學法煉功,被看守人員指使同屋的犯人暴打,身上傷痕累累,2001年1月9日將彭敏迫害致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並因此導致全身癱瘓。

【主持】《焦點訪談》把彭敏的嚴重受傷說成是自殘。這是用與彭敏同屋一個犯人講出來的。首先,從犯人的角度出來,叫他說甚麼,他敢不說嗎?注意聽,他說,彭敏從廁所回來,跑向門口,這個犯人就斷定彭敏要去撞牆,他就去抓,沒有抓住。奇怪,他怎麼知道彭敏跑向門口就要去撞牆?

【主持】在醫院裏,有關這個問題的一段對話有非常明顯的剪輯拼湊痕跡。記者問了一句,你為甚麼要用自殘的方式呢?這時記者是背影,到底問的是不是這句話,不知道,但至少這是在套人的話,彭敏回答說監獄裏的犯人喊口號罵師父。這是不是彭敏回答的第一句話呢?彭敏有沒有說我根本就不是自殘,我們不知道。而且彭敏說完一句話後鏡頭馬上就中斷切換了,非常生硬,明顯把彭敏後面的話掐了。觀眾有一種欲言未盡的感覺。鏡頭馬上換到他母親那兒,記者仍然在套話,問「這種方式對不對?」到底是甚麼方式?彭敏說的話根本就沒有拿出來,中央電視台在這玩了個蒙太奇的電影手法。記者先問,「為甚麼要用自殘的方式呢?」接下來,用了彭敏一句話,然後又接到記者的話頭上,也是看不見記者的嘴形,問「這種方式對不對呢」,你看,這個記者很故意地把人引到「這種方式」就是她前面說的「自殘的方式」,其實,彭敏到底說的是甚麼方式,被中央電視台掐掉了。很顯然,彭敏是想說,犯人罵師父,他就向他們講理,但遭到犯人們的毒打,我們也完全可以想像,犯人們的所作所為一定是受到管教的指使。這場戲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表明法輪功要人自殘,退一萬步說,不管是甚麼,發生在監獄裏,非法關押是因,被毒打致殘是迫害的結果。

【畫面】強行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
【主持】彭敏母親得知彭敏重傷後,將彭敏接回在家休養。彭敏受迫害的消息在海外開始傳開。為了封鎖消息,市公安局防暴大隊派來三十餘名警察強行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到第七醫院之後,警察協同市610特派員將彭敏隔離至該醫院住院部二樓骨外科盡頭的一間小屋內,外面用屏風擋住,並強迫其母和哥哥彭亮晝夜看護,實為隔離軟禁,以免走漏風聲。同時將武昌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間內24小時監視他們的行動,以防他們同外界接觸。在《焦點訪談》的節目,有很多醫院裏的錄像,說是由武昌區政府提供,可見當時的公安一定在嚴密監視彭敏,他母親和哥哥彭亮,怕彭敏被毒打致殘的消息透露出去。

【主持】在醫院期間,院方在610辦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對危在旦夕的彭敏不聞不問。並對其家人宣稱,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後,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這時的彭敏頭部以下的身體已經完全失去知覺,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潰爛了一個大洞!

【畫面】《焦點訪談》有這個說明
【主持】2001年3月9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攝製組與武漢電視台的人來到醫院,對彭敏及其家人進行「採訪」,這時院方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面對攝製鏡頭,一邊幫彭敏上藥,一邊幫他翻身,好讓他正面面對鏡頭,並對採訪人員說:他們用最好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見成效的藥對彭敏進行著治療!彭敏及其家人當即就揭穿了院方的彌天大謊,同時彭敏還詳細敘說了其受傷癱瘓的經過,他反覆強調受傷癱瘓不是因為煉功,實為邪惡迫害至此!可中央電視台的採訪人員卻置之不理,一再問一些套話,空話進行遮掩。彭敏被打3個月後,與4月6日在醫院去世。

【畫面】母親合十告別的場面
【主持】這是彭敏母親李瑩秀合十告別兒子遺體的場面。這一句「你已經圓滿了」,顯然是中央電視台用來混淆視聽的話,因為嘴形根本就對不上,連字的個數都不一樣。也許母親是在說,「你被迫害走得好冤枉啊」。《焦點訪談》用「你已經圓滿了」這樣的話來誤導觀眾,把死與圓滿等同,就如同在《焦點訪談》在年初的「天安門自焚」醜劇中用「自焚升天」來誹謗法輪功一模一樣。是不是同一幫人馬在導演,都說不定。

【主持】彭敏在監獄裏被打得脊椎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無獨有偶。北京工商學院青年教師趙昕在一年前也被北京海澱分局公安人員毆打成頸椎粉碎性骨折,在經歷了6個月病痛的折磨後於去年12月11日晚去世。從這些案例來看,對法輪功的迫害到了多麼殘酷的程度。

【主持】更令人震驚的是,彭敏死後,其母李瑩秀和其兄彭亮被秘密送至武昌青菱紅霞學習班強行轉化。可一個月後,李瑩秀就慘死在同一醫院武漢市第七醫院裏。《焦點訪談》說是突發腦溢血。事實上,李瑩秀是從轉化班到的醫院。李瑩秀去世時頭髮被剃光了,頭部有創面,口裏還有濃血,這難道是央視所言「突發腦溢血」的症狀嗎?其丈夫老彭從何灣勞教所戴著手銬去七醫院看了她的遺體最後一眼,當看到李瑩秀的腦袋上有斑斑血跡時,老彭悲憤的質問在場的公安和醫務人員:李瑩秀到底是怎麼死的?!雖然在場的醫生偽善的解釋說:李瑩秀的死因是因為腦溢血導致死亡,腦袋上的血跡是由於解剖時做腦穿刺時留下的。但老彭知道李瑩秀根本沒有與腦溢血有關的病史,仍不相信這是真正的原因,一再追問下去,在場的公安無意中透露說:她的死是因為彭敏死後她講的話太多造成的。

【畫面】陳子秀
【主持】其實類似的故事非常多,當有學員被折磨致死後,知情者常常就被抓進監獄,飽受摧殘。山東濰坊市濰城區北關徐家小莊大法弟子陳子秀,59歲,2000年2月16日被抓走,慘遭酷刑,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陳子秀被逼赤腳在雪地裏爬,兩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嚴重淤傷,黑髮上粘著膿和血,陳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然而陳子秀之女張學玲為了揭露迫害、給母親伸冤,卻被逼得背井離鄉,流落在外。

今年四月二十四號,山東濰坊市濰城區公安分局以「利用X教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將張學玲判處勞教三年。

【主持】《焦點訪談》在這一節目中,有一個很反常的舉動,花了很大篇幅講述一個名叫莫愁的女孩與明慧網聯絡的細節。大概是想表明明慧網策劃了這件事情,用這許多細節來說明事情的真實性。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以下幾點:
1.趙志飛回國後,進行了瘋狂報復,抓捕一切認識彭亮、幫助過彭亮的大法學員,於是一時間武昌地區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抓。公安不惜動用酷刑,刑訊逼供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以榨取他們需要的所謂原材料。
2.雖遭到前所未有的迫害,法輪功在大陸依然頑強地生存了下來。
3.赤裸裸地揭露出大陸的消息封鎖到了多麼嚴重的程度,連個EMAIL電子郵件的通訊都受到監視,逼得人家要用PGP來保護自己。俗話說,有理走遍天下,江澤民集團為甚麼這麼嚴密地封鎖消息,不就是怕自己的罪行曝光嗎?《焦點訪談》的這一場戲真是把江澤民集團靠謊言來欺騙人民的面目活脫脫地展現在觀眾面前。

【畫面】《焦點訪談》一段
【主持】關於委託書簽字一段,《焦點訪談》節目有一個重大疑點,如果說《焦點訪談》目的是想為趙志飛開脫,說彭敏是自殘死亡,母親是腦溢血,那麼由控告趙志飛的當事人彭亮來證明這一點是最有力的。我們看到彭亮強調說,他是按照事實寫的,也就只寫了兩三句話。這時候,那個記者問他寫的是甚麼內容呢?大家看,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可以說是《焦點訪談》整個節目中最強有力的一個炸彈,這是當事人自己的口供,是真正有法律效力的東西。觀眾朋友,你們一定以為下面應該是彭亮親口說出這兩三句話的真實鏡頭。可太奇怪了,中央電視台在這緊要關頭賣了一個天大的關子,彭亮不見了,用的是旁白,而且只有一句話,不是兩三句話。屏幕上顯示的竟是一個毫無相關的場面。遊閒的行人,迎面而來的三輪車。那個女主持馬上把話頭接過去了。比起「天安門自焚案「來說,這回缺少一個像所謂的自焚未遂的劉葆榮這樣的角色在電視上來深揭猛批。《焦點訪談》給彭亮這麼長的時間,都是面部大特寫,為甚麼在最關鍵的字眼上,變成了三輪車呢?我們可以從這裏看出江澤民集團為了陷害法輪功,真是用盡了流氓手段。

【畫面】明慧網要求在湖北省尋找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
【主持】還有一個細節值得尋味。明慧網要求在湖北省尋找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這一方面說明確實有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另一方面表明明慧網認真求實的態度,法輪功學員寧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找到當事人本人。

【主持】如果說《焦點訪談》中大談PGP電子郵件加密是要洩露其新聞封鎖的嚴重程度的話,《焦點訪談》對彭亮為避禍及時離開武漢而大作文章,就顯得有些莫明其妙。一個普通百姓,把湖北省公安廳廳長告上美國法庭,面臨他的是甚麼,我們中國人還不能想像嗎?接踵而來的追捕報復不是明擺著的嗎?彭亮都躲到外地了,不也還是被抓了嗎?不跑,還能不抓不成?因為他深知即使他在美國贏得了訴訟,也逃避不了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命運,因為據公安透露,他母親李瑩秀的死就是因為「說話太多」。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鎮壓的嚴酷程度,報復,打擊,株連,人人自危,是誰在擾亂社會秩序不是很清楚嗎?

【畫面】
【主持】正如《焦點訪談》的題目所說,謊話開路,失敗收場。掩蓋事實真相的任何企圖都是機關算盡,讓我們用人民日報的口頭禪結束我們的節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