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我誤解法輪功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6日】阿明是我在澳洲認識的第一個朋友,我倆很多地方都談得來,就是法輪功問題我倆各持己見。我知道法輪功使他十幾年的腰痛痊癒、結石消失,使他的小孩精神集中;但我認為無論法輪功怎樣好,每天坐在領館前就是參與政治,就是不好。以前他曾向我解釋多次,但我從未聽進去過,他給我的資料我也未認真看過。儘管在這一點上我們意見完全不一致,但朋友歸朋友,我們仍舊來往。他曾經給過我很大幫助,我是知恩必報的人,他的孩子剛考上精英中學,他的母親又剛來澳洲探親,於是我就到他家拜訪,順便表示一點心意。

看到給我開門的老人我愣了一下,怎麼只有兩年未見變化竟是如此之大?!那以前本是白裏透紅的臉上已變得幹黃且爬滿皺紋,頭髮增加了不少銀絲,背也駝得厲害,人很消瘦。我帶著疑惑問道:「阿姨,你身體好嗎?」老人家定睛看了看後認出我,回答道:「好啊,是你,快請坐。」我說:「您可跟上次來不大一樣,怎麼一下蒼老了這麼多?」老人家說:「唉!在國內心理緊張啊!」我說:「唉!阿姨,您的孩子們都長大了,又這麼好,您有甚麼可緊張的?」老人家說:「我的孩子我放心,可是你們國外不知道啊,國內煉法輪功的可遭大難了。」我說:「知道,當權的不讓煉了。」老人家說:「你以為不讓煉就完了嗎?不管白天黑夜警察隨時打電話到家查尋,街道、派出所隨時到家查看,後來一來電話,我就嚇得直哆嗦,心跳得厲害,最後乾脆把電話拔掉。」我說:「怪不得我聽說他與您聯繫不上了呢?他可擔心了。」老人家接著說:「孩子們都在國外打電話找不到我,他們就擔心,只要朋友回國就讓他們去看看我。可這一看更遭殃,每去一個人還不夠街道積極分子盤查的呢,這一看倒給我找了麻煩,我家外成天有警察盯著。我兒媳也是煉法輪功的,她第三次被抓進去是在晚上11點多從醫院看病人回來,到小區存車時被警察、街道、610辦公室七、八個人給戴上手銬後抬起扔到拉犯人的警車裏,我問他們為甚麼抓人,他們說是因為甚麼敏感日,怕她去上訪。你看看,出去抓,在家也要抓,我一個人帶著孩子能省心嗎?」

我聽著說道:「唉!只要您沒被關進去就行了,您著急也沒用,再把您急出好歹來。」老人家說:「怎麼沒把我關進去?那天,我和朋友帶著孩子去玩,走累了,我看到天安門廣場的一側有很多人坐下休息,我也坐了下來,不一會兒,警察像瘋了似地跑過來用大皮鞋踢我和另一個坐著的老太太,他說我們是打坐抗議,我說我從小就被告訴女孩子坐下腿不能到處亂伸,我這樣做這怎麼不行?蠻橫的警察很本不聽,把我推上警車,轉了幾個拘留所,裏面關的法輪功學員全滿了,最後給我押到一個監獄,我難受極了。我這一輩子老老實實做人,臨老卻被與犯人關在一起。」

這話聽得我直發呆。我說:我知道他們鎮壓法輪功,還不知道這麼厲害。此刻,我的腦海裏浮現出當年文革時,我媽媽被無辜打成「516」反革命的情景……。我明白了是雞犬不寧的鎮壓使得老人家如此蒼老。

「唉!」我正在嘆息,突然電話鈴響了,老人不由自主地一激靈。看來老人家真的對電話鈴聲產生了恐懼。由於老人正說得傷心,也沒能聽出對方是誰。老人讓我幫著聽,我說乾脆把擴音打開,咱倆都能聽。

對方說:噯,媽,是我,怎麼連您兒子您都聽不出來了?
老人說:哦,我聽出來了。

對方說:媽,您好嗎?習慣嗎?
老人說:好啊!你們別惦記著了。我只要一煉功身體就輕鬆多了。

對方說:嘿!這回你可以自由煉功了!
老人家高興地像小孩一樣說:「哎!對,這裏煉功,警察不但不抓,還保護我們呢!這和咱中國比真象是一個天一個地呀。可是啊!我一想起國內的法輪功學員還在像我以前一樣受監視,還在監獄裏受罪,我心裏就難過,咽不下飯去,我總想幫國內學員做點甚麼。我今天晚上就跟人家去一個地方,那裏能幫法輪功。」

對方說:媽,別說英文,連中文您都不認識,人生地不熟的可別丟了。
老人說:丟不了!你放心吧!人家帶我去的人可好了,也會說中文。

對方說:這地方遠嗎?在哪兒?
老人說:聽說開車要三個多小時,好像是中國辦公的地方,可能是在咖啡拉。

對方樂著說:「哎,媽,那可能是中國駐你們澳洲的大使館,在堪培拉。」
老人說:人家說了名字我也記不住,反正哪兒能為法輪功說話,我就去哪兒。

對方說:媽,只要您願意去您就去吧,您好好修,您修好了我這做兒子的也沾光啊!出門要多小心,可別太節省,我再給您匯些錢去,媽,您可多保重啊!」

老人說:噯,你就放心吧!

看著聽著老人家心花怒放地與兒子交談,我心裏一陣感慨,看來我以前誤解他們了,雖然他們去領館但不是參與政治。就這樣一位沒文化連首都堪培拉都說成是咖啡拉的老太太怎麼會參與政治呢?他們去大使館原來只是樸素地為了給國內遭到迫害的法輪功鳴冤啊。也真是,大使館、領事館是中國的窗口,他們不去這裏又能去哪兒呢?

想一想現在的人過河就拆橋,無論你以前對他有多少恩,只要損失他一點利益就翻臉不認人,即使夫妻都不行。現在別管政府也好,個別領導人也好,對法輪功不公正了,人家這麼多煉功的人就敢站出來講真話,為給他們帶來身心健康的李老師鳴冤,聽說為此還死了不少人,我真的佩服。看看眼前的阿姨她來到國外不是想著自己可以煉功就行了,而她想的是國內的人,她在家裏享受天倫之樂多好,可她卻遠離自己的親人(她的孩子很孝順)去幾百里之外,每天在大使館前去風吹日曬。人家做人做的正!

我自認為我是為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的義氣人,可真遇到政府、遇到要坐牢,我會猶豫的。人家法輪功才是真夠義氣!無論對像是誰、後果對自己怎樣不利,人家都敢講真話。交也要交法輪功這樣的朋友……

於是我對老人家說:「阿姨,您的心可真善,您做的對!您若需要我可以開車去送您,我那是越野車,跑長途最好。」老人家對我的支持一再表示感謝。我說:「阿姨,等您回來,我請您喝茶去!」這時我的朋友也回來了,我拍著他的肩膀說:「哥們兒,我冤枉你們法輪功了!」他聽著我這沒頭沒腦的話愣了一下,笑了,笑的是那麼燦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