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怕』的一點淺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1日】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有怕心,因為別的孩子比我膽子大,所以自己一直有自卑感。自己走進修煉後,才漸漸地、不知不覺地去掉了怕心。

因為自己對怕心的反感,在有了孩子之後,我努力不提關於『怕』的字眼,想讓孩子不要形成『怕』的觀念,不受這種觀念的污染,可是後來發現我做不到,那只能是自己的一種執著心,不可能不讓孩子形成『怕』的觀念。我的老人也講:孩子知道『怕』了,就好帶、好領了。常人就應該是常人的狀態。修煉者沒有了『怕』心的狀態,絕對不是孩子的那種無知。

古代的常人相信神是真實存在的,知道自己是有罪的,所以見到神會害怕,怕是因為自己又做了甚麼壞事神才出現,自己要受到懲罰。古代的很多人並不懼怕邪惡壞人,他們知道邪惡之徒的所作所為終究要得到報應處罰,而自己有神的庇佑,即使失去生命也不用害怕。現代的人不是這樣,內心中沒有了神的位置,只看到眼前的蠅頭小利,患得患失,對那些壞人恭敬畏懼,卻把真正偉大的神不放在心上。其實這些現代人只要站在神創造人、神是真實存在的角度上,他們就會大大改變目前的這種認識。這是古人和現代人的不同,也是變異了的常人的劫難。如果那些常人不知道悔改,繼續配合服從邪惡勢力做壞事,他們將是很危險的。

師父《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講過:「膽小也是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那樣的因素存在,使你怕,它就叫做怕。」我理解,『怕』也是『情』的一種,正因為有『情』和『怕』等這些物質,才能形成三界這種特定空間中的一切生命形式。『情』既是修煉者修煉的障礙,也是三界內眾生存在的標準;但是因為變異,『情』已經偏離了宇宙的標準。三界內正法後,新的三界將是美好的三界,變異的『情』也將重新成為相對最好的『情』;『怕』也是一樣,將來的人只會有對神的畏懼,不會有對邪惡的畏懼。三界內的邪惡在逐步清除中,那些常人會逐漸地擺脫邪惡的控制,從內心逐漸認識到神的偉大,也很可能會有新的畏懼。一個常人是不可能沒有『怕』心的,就如同不可能沒有『情』一樣。這是宇宙對三界內眾生的約束,因為一個沒有了『怕』心的無知常人,很可能無惡不作,很快地走向滅亡,所以說『怕』實際是對常人的一種慈悲。我們要堂堂正正地告訴那些常人善惡必報的道理,讓他們有對神的敬畏之心,這是對他們生命的挽救,而選擇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讓他們認識真相,更是對這些生命的大慈悲。

常人無知地想自己說了算、想人類如何發展,但顯然這只能是一種癡心妄想,因為神在很高層次上控制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今天的正法進程只有師父才決定得了,當然,這些事情與大法弟子做得如何有關係,大法弟子做得好可能會使進程快一些。人認為自己沒有了麻煩事、沒有了病、有很多的錢,就幸福了;其實師父早講過還業的道理,也講過一個從不生病的人可能就是要被銷毀了。讓人吃苦,是對人的慈悲,是對還有希望人的挽救。另外,一個常人的『怕』心也應當是神對人的啟悟,而不應該被邪惡利用。

一個大法弟子應當是堂堂正正走出人的,要堂堂正正地走出『情』來,不應該有對邪惡的『怕』,也不會有對圓滿不了的『怕』。大法是最正的、最高的,一個大法真修弟子絕對可以堂堂正正地修上去。一個大法弟子有對眾生的慈悲,但不會有對自己得到與失去的恐懼。一個真修弟子得到的應該是圓滿或者與自己的付出相應之層次,不會受『怕』的制約,因為『怕』只是三界內的東西,或者低層次的東西,對於高層次的生命不會有任何的制約。

邪惡在無知中膽大妄為地鑽宇宙的空子時,大法弟子為甚麼不主動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呢?那些邪惡只能利用低層次的壞人和變異的東西,而大法中修出來的覺者完全可以在更高的層次中正法。一切都是為正法而存在,在今天的正法中,一切也都可以為正法所用。大法弟子的修煉永遠是最正的,一切不正的都將被正過來。三界正法的過程也將是眾弟子樹立自己威德的過程,圓滿自己世界的過程。這是師父對三界內眾生的慈悲,也是對弟子的慈悲和救度。作為弟子,我們應該理解師父的偉大,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以上是我對大法的一點膚淺理解,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