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用不著「心臟監視器」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0日】修煉前,我的身體糟透了。雖然才40出頭,可全身到處都是毛病。最嚴重的是醫院確診我患有竇性心律過緩,間歇。當時醫生講,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白天好些,晚上得特別注意,很可能睡覺就睡過去了……聽到這些,全家人都在憂慮之中。半夜,我偷偷地看著愛人用顫抖的手,打開我隨身攜帶的「心臟監視器」的開關,我只能暗自無奈地苦笑。天天離不開湯藥、藥片。心臟不見好,又開始了頭疼、頭暈、上肢麻木,經診斷,是頸椎病變。醫生吩咐多躺少活動,每天必須要做牽引,否則,以後會出現全身不聽使喚。當時,我看了中醫看西醫,做完電療做按摩。每星期要報銷數百元的醫藥費。花錢多能治病也行,可是就是不好使。我想,身體的主件都不行了,我恐怕是來日無多了。唉!早晚也就是那麼回事,活一天算一天吧。

想到幾十年來我為工作為家庭奔波勞碌,如今竟沒了希望,心中鬱悶,於是每天早上出去晨練,想讓心情放鬆一下。

一天早晨,鍛煉時,我遇到一位從外地到北京探望女兒的人。她在煉功,我看著她煉,覺得很好,也跟著比劃。她煉完功,我一問,原來她是在煉法輪功,她曾參加過李老師的傳功講法班。她當時也沒講治病的事,只是說,她曾嘗試過許多功法,煉了法輪功後發現這才是最好的,是真正的正法修煉。那時沒有書賣,我就借了一份複印的《法輪功》(修訂本),我抱著書,看得入了迷。我知道這是一個好功法,是往正道上領人的,老師講的每一句話怎麼都那麼對!從1994年5月起,我幸運地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剛煉功沒幾天,突然,我發現自己半邊臉的肌肉又麻又木,症狀像我的老毛病--面麻,以前發病時要進行針灸、電療、吃中藥,好長時間才能好。現在怎麼又犯了?我煉完功回家的路上和老學員說這事,他們說這應該是清理身體的表現,是從根本上把病去掉……我想,我也沒見過老師,沒聽過課,連書都是複印的,才煉了兩天功,就見效了?這個功法真能這麼神?我半信半疑,過了兩天,果然症狀完全消失,而且身體明顯感覺輕鬆了,我興奮極了,法輪功真好!李老師講的句句都是真的!我繼續煉功、學法,沒多久,我忽然發現,不知甚麼時候起,我的心臟不難受了,再也用不著「心臟監視器」了。身體有勁,精神飽滿,臉色也變得白裏透紅,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變年輕了。我嘗到了人沒有病是甚麼滋味,可以徹底告別醫院和藥物了。

大法把我從在鬼門關前徘徊的境地中解脫出來,重新獲得了生活的希望。我與大家分享自己的這段經歷,希望能從這一個方面告訴人們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如此珍惜修煉的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