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新安勞教所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日】當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遭到嚴重破壞時,眾多大法弟子走出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身為大法弟子,這是我們的歷史使命。現在我將自己在勞教所的親身經歷寫出來,揭露邪惡,讓勞教所的「假、惡、醜」曝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我在宣武區鳳凰嘴看守所期間,由於自己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毒打。惡警劉獄醫給我插鼻管,邊灌邊說:「吃不吃,不吃一天灌兩次」還把管插下、拿出,來回做了很多次。最後我一出正念自己把管奪下丟到一邊,被灌的豆奶吐了他們一身。惡警科長李光明惡狠狠地說:「我就是脫了這身衣服也要制服你。」並且帶頭打我,有個大個子預審把我右膝蓋踢得成紫色,很長時間才消腫。

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下,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下,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之後我被送到北京市大興縣團河調遣處。在這裏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洗漱時間2分鐘,上廁所2分鐘,根本就別想上大便,也不准洗衣服。一個個像乞丐一樣,渾身惡臭,而且永遠都是低頭抱手、不准抬頭。聽說調遣處是羅幹在2000年6月成立的,專門為了打壓法輪功的。惡警們就跟地獄裏的小鬼一般,陰森可怖。用電棍電人就跟家常便飯一樣,輕則「開飛機」(蹲下低頭把雙手交叉放於腦後),重則電棍電。打人最狠的是姓付的惡警。她還告訴我們:「都老實點,這是訓練規矩的地方。」把我們這些好人當敵人一樣來對待,這裏真是不見天日啊!

來到新安勞教所後,迫害更加升級,如果不放棄修煉就不讓睡覺,成天這樣,直到妥協為止。大法弟子賀文因堅持對大法的正信而被無理延期6個月。惡警們指使吸毒犯何玉華不讓她睡覺、不讓她上廁所,她在勞教所遭受了很多折磨,挨打、罰站、吃窩頭鹹菜。有一次眼睛被打成紫黑色,所長來看她後,不了了之了。

在這裏我還看到了明慧網提起的同修趙明,他被團河勞教所送到新安勞教所強制逼迫放棄修煉,吃了很多苦。今年3月份我看見他在掏垃圾。聽他說他被延期了10個月,原因是堅信大法。聽曾試圖給他洗腦的人說:「趙明真行,我們輪番給他洗腦,趙明仍堅定地說:『儘管使出你們的招數,我永遠不會改變對大法的堅信。』」我曾同趙明在一起吃過一頓飯。當時邪惡之徒們說甚麼天象變化下應該動應該放棄修煉。」趙明非常正,他立即反駁:「如果像你們所說天象變化,那麼當初岳飛明知大宋保不住了,為甚麼不跟秦檜同流賣國,而只因一身正氣、千古留名。大法這麼好,為甚麼要跟邪惡站在一邊?」說得邪惡之徒啞口無言。據以前的功友說他及其他被非法關押在團河勞教所集訓隊的大法弟子們在元旦以前天天挨電棍電,而且超體力勞動,自從元旦以後情況有了好轉。現在他雖然表面很瘦弱,可精神非常好。我最後一次在團河勞教所看見他時是7月份,現在情況不詳。

國家法律規定: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江、羅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們置國家法律於不顧,公然敢知法犯法,權大於法,這是人民絕不允許的,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人不治天治!江、羅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們如其不悟,必將得到應有的報應。

在勞教所不准修「真善忍」,只准「假惡醜」,二隊副隊長韓秀英在走廊裏開會公然教說假話:「如果上面來檢查工作,只許說每天出工6小時,法輪功半天學習半天生產。」不讓說真話。在檢查團來之前一切都偽裝好。其實6、7、8月份最多時每天工作11個小時,平平常常也得8個小時。七大隊的工作量更大,每天從早8點至夜裏10點才睡。小隊長劉雅君罵人刻薄且狠毒。當時皮紅麗還去找了大隊長,事後,劉雅君罰皮紅麗站了一上午,官官相護,沒有一點正義,人民警察的形像蕩然無存,完全成了地痞流氓。有一次丟了一根勾針,後來還找到了,在找到之後大隊長程翠娥罰我們從2樓跑到操場上來回共7次,每次僅用2分鐘,最後以68歲的張桂英昏倒而結束。私下那些刑事犯都罵她,老太太68歲了累得昏倒了,她竟沒有一絲憐惜,可見邪惡到了極限。

他們對待大法弟子還採取送集訓的高壓方式,逼迫放棄修煉 。一次打掃操場聽到裏邊傳出可怕的喊叫聲,聲音非常痛苦。

我呼籲所有走過彎路的同修們趕快揭露邪惡,助師正法,徹底揭掉江澤民醜陋的偽裝,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讓有緣人得法,讓有善念的人給自己留下一個位置,讓更多的世人認清江羅集團的流氓行為。必須在正法時期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勇猛精進,要對得起主佛的慈悲苦度。「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正大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