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抗議暴露了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當我發現被關押在中國一個勞教所裏的同修已經絕食一個多月了,當我得知世界各地的同修一直在進行「緊急救援」步行活動以聲援這一絕食行動時,我震驚了。兩年多來為了呼喚全世界人民的善念良知,中國的同修們承受著巨大的苦難。然而,在烏克蘭和俄國許多人依然不知道法輪大法是甚麼,甚至仍被邪惡的宣傳所矇蔽著。我認為他們應該知道真象。

進行絕食抗議純粹是我個人的意願。在那之前我寫了一份聲明並見了一位律師。根據法律,個人抗議不需要正式的許可。所以律師幫我向市議會登記了我的絕食計劃。

9月11日早上10點我來到中國大使館。我告訴守衛我已經向政府登記了我的抗議。我也請他向中國官方遞交一封信,信中要求停止這場殘酷鎮壓。開始的時候他們的反應相當平靜。

我豎起兩塊大展板,上面寫著「法輪大法 -- 真善忍」和「已經有260名法輪功修煉者死於警方監禁之中」。我也展示了陳述迫害真象的資料、自己的絕食聲明和大赦國際的決議。

過了一陣,一位守衛使館的烏克蘭警察要求我立即離開。我告訴他我是站在烏克蘭而不是中國使館的土地上,而且我的行為完全合法。然後他便要求我出示絕食的登記證。

人們開始聚集過來,有人甚至攝錄下了這個場面。很快,兩名高級官員過來和我說話。他們說中國官方高層人士已經知道了我的要求,所以我現在可以走了。我回答說我想繼續絕食抗議。他們便建議我去國會前抗議。我告訴他們我對總統和議會沒有甚麼不滿的,我只是希望他們能夠譴責中國的迫害。他們回答說根據中國和烏克蘭代表之間的文件,像這樣在使館前面抗議需要得到外交部的許可。

一位報社新聞記者過來採訪我。好幾名中國人也過來拿法輪功的資料。還有一些學術界人士和政治家,他們都祝我好運。有些人甚至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法輪功。

臨近晚間的時候,同修們帶著另一個展板來支持我。夜幕降臨時,一組警察過來拿走我們所有的展板並迫使我們離開。他們甚至說,「你們應該想一想我們的難處,因為中國使館不斷給我們施壓。」我便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象,以及我希望烏克蘭人民不被中國政府欺騙的願望。然後他們顯出非常不好意思的神情,並聲明是上司命令他們這樣做的。 (譯自歐洲圓明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