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感召下得救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在與大法弟子接觸的過程中,大法弟子們堅定的浩然正氣打動了她們,大法使一個個扭曲的心靈復甦了。我為她們在大法的感召下心存善念與良知的覺醒而高興,為她們在佛光普照下生命的得救而祝福,為她們未來生命的美好而祝福!
……作者題記

2000年「十一」前夕,江羅之流開始了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被以「非法聚會」之名抓捕,被非法刑拘一個月。先被關押在區分局看守所,一週後轉送到市局看守所。在區分局看守所裏 他們把我當成要犯,和販毒、盜竊、賣淫等刑事犯關在一起,管教讓這些犯人嚴加看管我。

我所在牢號裏的「號長」是個年僅28歲的盜竊主犯,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她聽說我是因煉法輪功被抓進來時,對我顯示出了友好的態度。原來,在我進來之前,這裏曾經關押過許多各地大法弟子。她在與大法弟子們接觸的過程中,被大法弟子們堅定的浩然正氣所打動,並在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感召下得了法。師父的《洪吟》一書,她已經都會背了。她對大法弟子懷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不願大法弟子離開她。我被抓來之前,一個大法弟子臨走時對她說:「你別傷心,我走了,還會有一個大法弟子來,她得法時間較長,你甚麼話都可以對她講。」果然沒過幾天我就進來了,她見到我如見到親人一樣,並向號裏所有的刑犯宣布:「她就是我媽,是煉法輪功的,是好人,誰也不許欺負她。」

在這幾天時間裏,她向我哭訴了她兒時苦難的身世,悔過自己做錯的許多事。哭訴了大法弟子因在這裏堅持煉功而遭受迫害的經過。她告訴我:「前段時間,這裏從某看守所轉送過來幾個大法弟子,都是大學的講師、教授,她們因煉功被打後,又給她們帶上手銬、腳鐐,生活不能自理。大法弟子們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況下,堅持講真相、慈悲待人的表現震撼了我、感動了我,我白天黑夜的照顧她們的生活,幫助她們洗臉、洗腳等等。她還說:「我信不著別人,怕別人洗不乾淨她們的臉。」她還向我介紹關進來的其他大法弟子堅定的舉動,告訴我打進來的特務及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我為她的覺醒而高興,我繼續向她洪法,告訴她爭取早日看到《轉法輪》。後來,我們約定好,如果將來有機會,我一定去找她,給她送去《轉法輪》。她一遍一遍地告訴我她的名字,唯恐我忘記了。

看到這些曾被社會遺棄的人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燄,我感慨萬千。此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就看人心。」是啊,無論甚麼人,無論在世上做了甚麼壞事,只要她心生正念,就能得救,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度他。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啊!

是啊,得法的人是幸福的,得了法還有甚麼可怕的呢,我為她在佛光普照下生命的得救而祝福,為她未來生命的美好而祝福!

號裏的其他犯人也被感動了。一天,一個因販毒被抓來的犯人,突然兩眼含著淚水來到我的身邊,說:「你也教教我背法,法輪功是好人,我也要做好人。」我一下被她的話打動了,連忙說:「我教,我教。」我教她背師父《洪吟》中「做人」一文,她認真地學、認真地記。

這裏的環境改變了,儘管管教一次次找刑犯談話,了解我的情況,讓她們如何如何限制我,可是這些都不起作用了,犯人們有的為我通風報信,有的用各種招數騙管教,我為她們在大法的感召下心存善念與良知的覺醒而高興。

一週後我又被送到了市局看守所,同樣是和刑事犯關在一起。號裏有戴手銬腳鐐的殺人犯、跨國販毒的無期犯、經濟犯等。這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為嚴厲,法輪功學員連這些刑事犯的待遇都不如,不許與別人說話,不許用自己的錢購買生活品,等等。

進號後,犯人們都在觀察我,我也在和她們的接觸中了解她們,用大法弟子善的行為影響她們。因為在我的心底裏裝著大法,有著堅定的一念:我不錯過任何機會向有緣人洪法,牢記師父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誠然,在正常人的眼裏她們是有愧於社會的罪人,但在大法弟子的眼裏,任何生命、只要他還有一絲善念,大法弟子就救度他。

她們逐漸的願意接近我,對我說心裏話。後來不叫我的名字了,親切地叫我「法輪功」。她們對我說:「你一進來,看你樂呵呵的,就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真好。」她們說:「刑事犯不是這樣,一進來愁眉苦臉哭哭啼啼的,煉法輪功的就不是這樣。」我知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得到的是宇宙的真理,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為了宇宙的真理還有甚麼可怕的呢!我利用有利的條件引導她們得法,跟她們講怎樣做個好人,向她們介紹《轉法輪》,給她們背師父的《洪吟》和《精進要旨》。我談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關於瓶子裏裝滿髒東西就下沉的道理,有的人非常願意聽。其中有三個人明確提出要我教她們法,我就根據她們三個人的特點安排時間教她們。

號長是個經濟犯,我和她值夜班時,用牙膏皮做成的筆避開監視器在牆上寫下師父的詩、經文,她默默地記,記住了再擦掉。白天再複習。小囡(化名)是個被判了死刑的殺人犯,文化水平低些,我就利用每次飯後在室內活動時教她,她告訴我,以前就看到過法輪功學員煉功,覺得法輪功好,也想煉,只是沒時間。此時她知道時間對她的寶貴,全身心地在學。有一次她和同監室的犯人發生矛盾,心裏過不去,耽誤了學法。我就把師父講的「朝聞道、夕可死」的法理講給她。我對她說:「你想想看,還有甚麼比你現在得法更重要的呢?你在學法,也應該按著法的要求去做呀!把那些爭鬥、執著快些放下。」她含著眼淚點點頭,她聽了我的話,再不去計較個人利益中的一些小事,又重新認真地學起法來。曉梅(化名)是一個因販毒被判無期的犯人,坐板時挨著我,我就在板上用手指一遍一遍地默寫師父的詩讓她看,她也用手指在板上學著寫,她非常願意學,記憶力也好,學得很快。

我利用一切有利機會幫助她們得法,我把我平時能背下來的全部交給了她們。我發現在她們得法的這段日子裏,每個人都在發生著變化,小囡變得紅光滿面;號長的得法使這裏有了一個寬鬆的環境,使每個人都能從中收益;特別是曉梅當知道自己被判無期後,曾經幾次輕生未成,在悲觀絕望中苦苦掙扎,得法後她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花,她變得活潑樂觀,樂於助人。還有一個跨國販毒主犯雖然沒有得法,但她也認為大法好,對我說:「我知道我錯了,將來如果我能夠出去,我一定一定煉法輪功,你們是好人。」

常言道,「哀大莫過於心死」。對於一個在人間犯了罪的常人來講,進了看守所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們的心已經死了。然而,「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佛法的光芒也照亮了人間這塊黑暗的角落,使她們心靈的創傷得以撫平,使她們扭曲的心靈得以扶正,使她們泯滅的良知得以喚醒,使她們即將毀滅的肌體富有了生機。

師尊的慈悲,大法的感召,大法弟子們的正行改變了鐵門鐵窗下許許多多負罪的生命,對大法的善念正念也使許許多多即將跌入萬丈深淵的生命重新獲得了新生。看到一個一個的生命得救了,我久久不能平靜,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深深感到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意義與重大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