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學校黨委領導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5日】

校黨委各位領導:

您們好!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自去年十月末被停課以來將近一年時間,我幾乎是義務地做著資料室的管理及分擔辦公室的行政事務。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為所學知識無用武之地而焦慮,我曾向有關領導申請:在不影響上課的前提下,保留我的信仰,重回教師崗位。但領導說,經校黨委討論決定,我必須放棄修煉法輪功,才有資格上課。我對此決定不解。它的根據是甚麼?法律有明文規定修煉法輪功者不能當教師嗎?

有人說法輪功肯定「有神論」,是反科學、反馬克思主義,修煉法輪功就不能教「兩課」。的確,現在的科學,馬克思主義傾向「無神論」。但,正如一著名科學家所言:「科學就是重新認識」。就是糾正錯誤的結論,揭示新的發現。因而,真正的科學求實的態度應是以開放的思維和廣闊的視野積極探索未知領域。對超出現有知識、理解範圍之外的「異見」可以存疑,但並非一棍子打死。否則,人類就會侷限於現有的知識框架。沒有愛因斯坦對牛頓的挑戰,就不會有相對論的誕生,就不會有人類認知的質的飛躍。且不說這兩位科學巨匠最後都走入宗教,單說現有的許多科學發現已對「無神論」提出挑戰。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不帶任何偏見,去思考那些科學之迷吧,你會有新的領悟。至於說馬克思主義肯定「無神論」,而法輪功肯定「有神論」,因此認為法輪功反馬克思主義,這是否有點教條呢?馬克思主義是個開放的體系,隨著實踐的發展,一些個別的論斷必將被淘汰,一些新的論斷必將誕生。我們不應固守馬克思主義已有的個別詞句,而應完整準確地理解馬克思主義。否則,「兩個凡是」的荒謬必定重現。歷史的悲劇必定重演。真正地堅持馬克思主義應該是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觀點、方法分析解決問題,而非教條地套用馬克思主義的個別論斷。法輪功固然肯定 「有神論」,但他沒有讓你靠建廟燒香拜佛來不勞而獲。法輪功要求人在日常言行中以「真」、「善」、「忍」自律,不斷完善自我。從而達到身體健康,心情愉悅,境界提升。這有利於推動社會健康、快速、全面地發展,可有效地避免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發展失衡的難題。如果每個人都能「真」修法輪功,那麼人類的自由和解放不就指日可待了嗎?這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神」真的存在嗎?只要你願意調查了解,你就會不難發現:許多人在修煉法輪功後,多年的頑症甚或絕症竟不治而癒,創造了大量的超常的醫學奇蹟(讓受益者不得不相信「神」的存在),為國家和家庭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他(她)們在身心愉悅後,把更無私的胸懷更充沛的精力奉獻給社會,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以「真善忍」待人律己。曾幾何時,很多單位爭相歡迎法輪功修煉者。正當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修煉者奔走相告時,忽聞晴天霹靂,法輪功被「莫須有」的罪名封殺,且取消其連死囚都有的辯護權、上訴權、申訴權等基本人權,封鎖法輪功網站。老百姓如何兼聽則明?隨著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指示,修煉法輪功的好人在全國範圍內橫遭血腥屠殺,與此同時天災人禍五花八門,愈頻愈重,這難道不是「神」對人所犯罪惡的警告與懲罰?兩年來,鎮壓不斷升級,法輪功不但沒有被鏟除,而是愈壓愈勇,歷久彌堅:前赴後繼捨生忘死地上訪,法輪功真相材料遍布城鄉,有些法輪功修煉者被屈打成招被迫「洗腦」後,出來紛紛發表聲明堅修法輪功,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這真是「名利誠可貴,生命價更高,為了法輪功故,二者皆可拋」。在當今時代,一個普通的中國人,有誰會為了虛無飄渺的信仰去捨命呢?法輪功群眾無私無我,誓死不悔地堅修法輪功,這不是「神存在」的證實嗎?人有這麼大的威力嗎?沒有實踐、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嘗試吧,也許能從根本上改變你的命運。馬克思主義辯證法告訴我們,看問題要分清現象與本質。如果真象輿論所宣傳的那樣(且不說輿論宣傳的目的取向性),所謂的「練法輪功有一千四百例出偏」,那只能說明這些出偏者沒有真正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而是帶著各種功利動機,如祛病、消災、求功能等。這都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真」修決不會出偏,否則不會修者日眾,強禁不止,不畏生死。因為法輪功大多是親友心口相傳。在這個信息時代,如果有人因「真」修法輪功而出偏,很快便會滿城風雨,有誰會愚蠢到把自己和親友往火坑裏推呢?誰不知趨利避害?所以出偏者就不是真修者。儘管表面上在修法輪功,可本質上沒有真正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就像表面上冠以共產黨員的稱號,本質上不按照共產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去做,這能算是真正的共產黨員嗎?法輪功教人無私無我,怎麼能反黨呢?紙包不住火,謊言重複千遍還是謊言,真理歷經磨難必將永恆,「神」不因為你不相信就不存在。

我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審定為政治不合格,每天被迫義務上班。何謂政治合格?難道像林彪高舉毛澤東語錄「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那樣才是政治過得硬?難道像鄧小平敢於直面真理,勇於實事求是,治理整頓,撥亂反正才是政治不合格?到目前為止,仍無任何一個部門、一級組織把法輪功定為「X教」的隻言片語,因而,不能說國家把法輪功定為「X教」。真實的情況是江澤民到國外講法輪功是「X教」。然後,一篇評論員的文章被報紙電視電台反覆宣傳,就成了今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常說的一句話。一篇文章就把擁有上億人的大法定為「X教」,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也是違法的。任何黨和國家領導人都無權代表法律。特權思想是極其有害的,歷史的教訓還少嗎?

很多法輪功學員長期上訪,目的不就是為了爭取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嗎?從而讓更多的有緣人得法,身心受益。這不是利國利民嗎?如果真的以國家、民族、人民的利益為重,何不取消法輪功的「X教」定性,看誰還到北京上訪?還散發法輪功的真相材料?這是一舉兩得的益國益民的好事:一方面有利於我們在國際上樹立良好的形像;另一方面,讓別有用心的真正破壞社會穩定的人自暴其醜,失道寡助。廣大法輪功修煉者,誰不願過安定生活?誰不衷心希望國家富強,然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我真誠希望我們國家在取得成就的同時,避免不該有的失誤,減少不該有的損失。我也真誠希望校黨委各位領導們,在百忙之中,能夠本著對國家、對人民、對社會、對自己負責任的精神,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多調查了解,三思而後行。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