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4日】黑龍江省齊市雙合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黑窩。大法弟子每天在這裏倍受身心的摧殘。炎熱的天氣不讓開門,尤其是小號房間,空氣的流通更不好,還有一個便桶,整個房間充滿著異味。普通的號裏都有刑事犯和叛徒們看著她們,不許學法、煉功。每天只有三次上廁所的時候才可以出來。用水也受到限制。刑事犯一旦看到大法弟子不符合幹警的要求就去告密。

2001年7月份,直屬隊來了一個叫肖洪文的學員因堅持學法煉功遭到嚴管,便開始絕食要求無罪釋放。絕食到第五天時開始被強行野蠻灌食,每天三次。實在不行又改靜脈輸液。每天點兩次,把人固定在床上,一邊手一個手銬,銬成大字形,有尿也只能躺著順褲子流。每天早晨早飯開始直到晚上回來。幾天後再灌。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她已瘦得皮包骨。然後勞教所給她母親打電話勒索所謂的灌食費,高達七、八千元。在她之前有個叫宋翠玲的學員因為煉功,被上大掛。被掛成大字形,在空中懸著。惡人李亞萍還嚷,我叫你煉,看你怎麼煉。一掛就是幾個小時。學員只要在裏面煉功都會遭到毒刑。

幹警們不僅對堅定的學員殘酷折磨,就是對那些叛徒們也毫不放鬆。讓她們之間互相監視,一旦有人提出疑問,就向管教告密,隨後就是隔離。同一個室內都不許去別人的床邊,說話也受到監視。為了達到徹底給學員洗腦的目的,寫了「保證」 的人也遲遲不放,必須得過了三個月的所謂「考驗期」,五個月的所謂「穩定期」,才可以回家(無論勞教幾年)。還有的學員家裏有重病人,如孫宇的奶奶得腦出血全身癱瘓無人照顧(她媽媽也被非法關在這裏),她爸爸來信要求所裏放人,結果根本無人管。學員高樹昆家裏有個殘疾人無人照料,所裏說給研究研究,結果還是到期才放人。

本來按上級的規定法輪功學員沒有勞動任務,可大隊長王岩公開叫囂:「你們既要思想改造,又要勞動改造」。而且口口聲聲說甚麼我們糊藥盒也就是磨磨我們的手指頭,一天幹的活,還不夠我們的吃飯錢。直屬隊不但有室內勞動任務還要到室外種地、鏟地、秋收。如果和大隊長王岩出去幹活,連休息一會兒都不行。(參加地裏勞動的學員平均年齡50多歲)王岩還說如果不參加勞動就不算服刑,也就是等於加期。管學習的李幹警還把管理刑事犯的條文拿出來念,並宣稱減期不能超過一半的天數。當學員要求按規定減期時,他們表面應付,背後趙隊長卻說:她們都走了這活誰幹,誰給掙錢呀。

這裏的惡警不僅榨取學員們的勞動成果,還巧立名目收學員的錢。甚麼集資買衛生用具(條帚、托布、撮子等)、買甩乾桶。收了三、四百元錢後根本就沒買,還用原來大法弟子留下來的。還有勞教所蓋樓也要這些人集資,多則上百元,少則幾十元。他們利用學員的善,利用他們的逆來順受故意鑽空子。而且他們還強迫學員買床單、被罩、枕巾、凳子等,沒錢自己想辦法。

這裏的幹警除了盤剝就是享受。晚上值班找幾個信得過的人替他們看著,一旦所裏來檢查的他們就趕緊出來。另外他們的生活起居都逼迫學員侍候,連洗腳水都得給打來。外出種地得給幹警拿傘和凳子,幹警既怕曬著,又怕累著。就是這樣趙隊長還不滿意,還說:「你們照刑事犯差遠去了,過去刑事犯得把床給抬到地裏去。」而學員們卻在烈火日下累得汗流浹背,而曹淑榮(58歲)幹累了喝口水當時就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十多分鐘才醒過來。

幹警們每天盡情享受,而學員們每天只能吃黑麵和玉米麵合在一起蒸的饅頭,有時面都發霉了。早飯還有玉米糊、鹹菜(一片黃瓜能吃一天),晚上一個茄子湯(一盆裏有六七塊茄子,十個人吃)或大頭菜湯(甚麼便宜就做甚麼湯)。湯裏連點油都沒有,長期食用導致學員嚴重營養不良。他們還弄虛作假,一有上面來檢查工作的,就專門做一盆白麵饅頭和幾樣炒菜,並告訴做飯的,如果檢查的要問就說是給法輪功吃這個,而且頓頓有肉、有菜。平時他們還拉來一些西瓜、西紅柿等高價出售給學員。而學員們自己親手種出來的菜收回來後也高價賣給學員。

每天晚上勞動回來已經很累了,可幹警還逼迫學員陪他們跳舞,如不服從就給扣分(實行百分制,做不好扣分,按分加期);行李要疊得如刀切一樣,做不好扣分;白天休息時不許上床,只能在凳子上或地上坐著。直屬隊趙隊長公開說:「不願呆可以花錢往出辦。」

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乾脆就不放。如果家屬拿著司法部下發的有關「如何處理法輪功」的文件去要人,那就是誰去要就放誰。別人問起就說是局長特批,他們管不著。省裏的人下來調查,人沒到聲先到,等下邊都準備好了他來走過場。上午到勞教所喝得紅頭脹臉,等學員四點多從地裏幹活回來到學員中轉一圈說這些人衣著不整,時至三伏還問甚麼學員晚上冷不冷。其中有一個學員提出有些人已經放棄修煉很長時間了,為甚麼還不放人,反倒被他喝斥說沒禮貌。其實這位領導已撈得兜滿肚圓,當然不能為這些受難的做主。勞教所把在學員身上盤剝的送給上司,自己又不搭啥,豈不是兩全其美嗎?

中國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禮儀之邦。可自從開始迫害法輪功,文明禮貌蕩然無存。來雙合勞教所探視的家屬必須得按照他們所寫的小紙單念一遍罵法輪功和師父的話,如不念就不讓見。這麼大個國家,視法輪功這麼一群和平、善良的人為大敵,極盡世界上最殘酷的刑罰鎮壓他們,強迫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宇宙大法豈容隨意踐踏!善惡有報乃天理,所有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兇手都將落得可悲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