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國訪美團華人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來自加州洛杉磯的大法弟子,今天,我帶來一份洛杉磯弟子在正法進程中的點滴修煉心得,與大家交流。

洛杉磯是美國華人最多的城市,又是離中國大陸最近的城市,每天,無數的大陸訪美團在這裏出出進進,也有大量的這些團體在這個城市住宿、購物、旅遊。

去年6月16日,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以後,洛杉磯的大法弟子們一致感到正法時間的緊迫,開始到飛機場以及中國訪美團常去的地方,比如旅館、購物中心、旅遊點、書店、超市、餐廳等派發法輪功真象資料,揭露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邪惡行為,面對面對訪美華人講清真象。

在機場,大家根據每個人不同的作息時間排好班,每天都有專人負責向搭乘中國航班回國的華人發真相資料。而在訪美華人集中的其他地方,也有學員每天下班後去發真相資料,至今已經一年多了。一年多來,發給這些中國訪美團的真相資料已有數萬份。這裏已經成了讓中國大陸民眾直接聽到法輪功聲音的重要地方。

洛杉磯弟子遵照師父所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以下是我們在這方面的一些體會。

用理智去證實法

江澤民犯罪集團在國內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欺騙了許多善良的百姓,開始階段,有的人一看是法輪功的報紙,就顯得很驚訝,甚至驚慌失措,趕快躲開。面對這些被矇蔽的群眾,我們感到十分痛心。大法造就了宇宙的眾生,如果一個生命對大法抱有偏見和敵意,他面臨的就是被淘汰、被銷毀的萬劫不復的可悲境地。他們多麼需要知道法輪功的真象啊,救度眾生,我們感到責任重大。

要清除人們頭腦中對法輪功的負面印象,學員認為,個人的形像很重要,所以,學員們在公共場所講真相,對個人的言行舉止,甚至衣著都很注意。學員每次出去都穿戴整齊,和去上班一樣。因為很多大陸民眾受邪惡的宣傳影響較深,對法輪功缺乏正常的認識。我們是他們親眼見到的真實法輪功學員,我們做得好壞,直接影響到大法的形像。這也是最直接的證實法。

這些訪美團體中各種心態的人都有。在剛開始講真象的時候,因為執著心,碰到言辭對立的人,學員免不了會去爭論。後來學員悟到,師父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的一點聲明》)作為大法修煉人,我們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這些人情緒激動,或許是對大法缺乏認識,或許是由於其他原因,更需要我們心平氣和去對待。以後碰到類似情況,學員總以微笑面對,並儘量告訴他們大法好、師父好。一次由於一位導遊態度惡劣,阻止大陸團員接資料,一位弟子沒能守住心性,和他爭執了起來。事後該弟子向內找,想起師父的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得流淚。」(《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第二天又見到這個導遊,導遊裝著沒看見,但弟子卻主動走向前道歉,這個導遊大為感動。後來,學員碰到導遊們,就像朋友一樣打招呼。

大陸訪美團能否接受了解大法真象,往往導遊、司機一句話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個司機說,有一次他帶的大陸團中,有人津津樂道地談到,在某地把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罵了。這位司機馬上制止了他,並告訴他們不可以這樣,在美國每個人都有信仰、言論自由;他們有發資料的自由,你們有接不接的自由,但絕不可以罵人。

一次,某弟子碰到一車子大陸考察團成員,微笑著嚮導遊遞去一份真相資料,此導遊向車上的人大喊:「法輪大法好!你們每個人都拿一份(資料)好好看看哦!」

我們在派發資料時,碰到餐廳、商店、不要影響商家做生意,注意維護商家的利益,有時買一點人家的東西,不去計較甚麼價錢。有時間,也與他們聊聊天。他們對我們挺友好,都很配合,都讓我們放報紙、資料。在機場,航班走了,學員會去收拾一下沒有被帶走的報紙,一來不給清潔工人造成麻煩,二來看看有多少人帶走了報紙。有的清潔工人會把收拾到的乾淨報紙裝在袋中,交給學員。

我們的一言一行都在證實著大法。

有些人雖然沒有接真相資料,但學員經常看到他們在用疑惑的目光觀察著學員,似乎意識到我們與江澤民描繪的法輪功對不起號來。

我們也常常懷著善心,把旅遊團的大陸同胞當朋友,跟他們講自己、講自己的家庭、親戚朋友修煉大法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講自己得益於大法的親身感受,讓他們明白法輪功學員其實是一群心地善良的好人,法輪功是正法,我們的師父是正派的,許多人都願意聽,能夠接受。

用智慧去講清真象

因為「華人是受害最深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旅美團體中,由於江澤民的造謠惑眾,有部份人對法輪功心懷疑惑。他們的疑問主要還是以下幾點:吃藥問題、豪宅、斂財、學員為何不顧家、參與政治、天安門自焚等,也被問到這樣的問題:「到這兒發一次報紙掙多少錢啊?」「誰派你來的?」。學員根據不同心態的人,採取不同的方式去講清真象,消除他們的腦子裏負面的東西。比如:對拿真象資料的人,學員說聲謝謝,就不多說話了;對不拿資料的人,學員就會說上幾句,建議他們看看,往往他們會接下。有個學員發報紙給一個小青年,這男孩說不相信報紙上講的,學員啟示他:你不是不信,而是不了解法輪功,對自己不了解的東西怎麼可以輕易說不信呢?這男孩覺得此話有道理,就高興地接下了真象資料。我們有個學員還發現,有時話說得多並不好。她碰到一位先生,那人問了很多問題,態度也不好,她不斷地回答。後來她想,這樣講到甚麼時候,就笑著建議對方拿資料,自己看。第二天,那人告訴學員,他明白了,法輪功其實是很好的。有的人受負面影響較深,非三言二語能說清問題,改變他們的觀念,但學員也不放棄機會,到最後,總微笑著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與每個人都有關係;李洪志老師是正派的;請記住:善惡有報是天理。讓這些良性的信息清除他們頭腦中的污染。

師父說:「對於邪惡的東西,那就是要清除,因為它是破壞宇宙、破壞眾生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對那些非常邪惡,自己不要報紙,也不讓別人拿,甚至攻擊大法的人,我們毫不留情,堅決制止。只有把邪惡抑制、清除掉,才能使善良的人們更好地了解法輪功真象。一天,一對看上去是夫婦的年輕人剛要接過報紙,旁邊一個人突然伸出手來擋住。發報紙的學員立即嚴肅地質問他:「你想幹甚麼?」他大聲說:「我要對朋友負責!」學員制止他:「看不看是他(她)們的權利,別人無權干涉。每個人只能對自己負責!」那人被學員的正氣鎮住,沒話說了,那對夫婦高興地接過了報紙。

我們還隨身帶著配合正法進程,學員印製的彩色圖片,如:邪惡迫害、海外洪法、天安門自焚、SOS緊急救援法輪功,等等,這些圖片說服力很強,許多人看得很仔細。當人們看到那些觸目驚心的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的圖片,看到天安門自焚分析圖片時都受到強烈的震撼,原先態度強硬的人也語塞了,顯得心情沉重,有人甚至叫出聲音來,想不到江澤民邪惡集團竟如此凶殘!

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等一系列經文發表後,學員使用功能,清除三界內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每次去發真象資料時,學員先發正念清理場地,很有效果。有時忘了先發正念,開始時,人們不接資料,還有人抵觸,學員一發正念,接下去發就很順利,而且原先感到很不舒服的場地,隨之變得平和了,也沒有人惡意地說對大法負面的話了。

學員也主動用功能制止搗亂的人。一天,在機場,一個人想阻攔學員發資料,學員與他辯論了幾句,那人仍然厲聲高叫,學員忽然一想,發正念,清除那背後的邪惡,那人急忙走開,坐下,再也沒吱聲。學員坦然地發完了資料。學員悟到,在當前正法的特殊時期,我們應該變被動為主動,運用動能,清除利用人去破壞大法的邪惡,去「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

很多對法輪功不了解、不關心的人,通過學員講真象,了解了法輪功的真象,了解了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邪惡用心及殘酷手段。有一個年輕人,不明白江澤民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並將法輪功定為反動組織,學員耐心向他介紹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個真善忍的好人的正法。他感歎道,法輪功其實是蠻好的嘛,這個XX黨,這個江澤民真的不好相信了。

大陸遊客中也不乏心存正念,對江澤民集團的鎮壓持懷疑態度的人。他們走出國門,都希望能聽到另一面的聲音,了解事情的真象。

有一次,一位十七、八歲的小青年一看是法輪功的報紙,興奮地高聲喊起來:「法輪功啊!」他不僅自己拿報紙,還叫來幾位同伴,每人都拿一份。小青年們邊拿邊說:「不怕他們(指江澤民集團)沒收,我們有辦法。」

還有一次,兩位先生走過,其中一位接過報紙,說:「我就覺得他們(江澤民邪惡集團)的宣傳有問題。跑了美國好多地方,找不到法輪功,今天最後一站,終於碰上了。」當他轉身去打電話時,和他同行的人告訴學員:「他是我們的書記呢。」

有一個中國政府高層機構訪美團,看了真象資料的人,找到我們學員談了很久,詳細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還有一個一百多人的團體,團長看了資料後,約了學員就討論,結果嘆息道:「我上當了!」類似的例子很多。

弟子們儘量發揮自身有利條件,運用智慧講清真相。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群眾對邪惡勢力的罪行逐漸有所了解,對大法抱著抵觸甚至敵對態度的人逐漸減少了,這種情況從報紙的派發數目可以看出來。如,在機場一般每個航班可發出80%至90%的報紙,在其他地方,也是絕大多數人會拿。有時一晚上碰到十幾個團體,報紙派發一百多份。人們拿了資料,很多人會仔細看。,通過揭露邪惡,講清真象,人們在覺醒。人們的表情也顯得較溫和了,有人如果不接報紙,往往還會解釋一下:已經看過了。

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

師父說:「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轉法輪》第三講)

洛杉磯國際機場是一個極為繁忙的航空港,周圍道路的交通也很擁擠。每次去發報紙,從開車、停車到進入候機室都要花費一些時間,加上發報紙的時間,一次需三至四個小時。偶爾去一次不算甚麼,堅持每天都去,就不容易了。有一位學員是負責中午航班的,每星期一至五都要到飛機場發報紙。對她來說,每天中午到飛機場發報紙成了最重要的工作,風雨不誤,準時「上班」。有一個航班是午夜零點的,對於第二天要早起上班的人來說,確實晚了一些。而到其他地方派資料的學員也都是下班後去做。有時為了趕時間,學員往往飯也顧不上吃飽,但是,學員「吃苦當成樂」,和國內同修所受的苦難相比,實在是算不了甚麼。把宇宙的真理告訴世人是最神聖的事,有機會做這件事是我們的幸運。這些大陸的民眾能到美國來,並能在我們這裏經過,就是他們的緣分,不能由於我們的懶惰而讓他們失去聞知佛法、聽到真相的機會。

當有人不接資料時,學員很為他們難過,當人們拿下資料時,學員很欣慰。學員越來越覺得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在督促著自己,有時因為其他活動而錯過了一個航班,心裏總會有一種牽掛:因為我們沒去,有一些人錯過了了解真象的機會,多可惜啊。表面上,那些人從我們手中接過去的只是幾張報紙,而實際上,對一個生命來說,這也許是千萬年的等待才等來的機緣啊。也因此,學員儘量把資料送到每個人面前。

有一天,一位學員在發報紙時遇到一位雙腿截肢、坐在輪椅中的老人。當她把真象資料遞過去,看到老人吃力地伸出顫抖的手接過報紙,又顫抖著捧到面前湊近報紙仔細閱讀的時候,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只覺得一種神聖的慈悲從心中升起,她多麼希望把宇宙大法告訴每一個人,使人人都能脫離苦海啊。她說,當我捧著大法的報紙站在候機大廳裏,看著那些提著大包小包,急急忙忙,川流不息的人流,我多麼想對他們大喊一聲:「人們啊,醒來吧!你們知道今天遇到的是甚麼嗎?是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只有得到了他,你們才能真正地幸福啊!」

師父說:「看上去我們把一個傳單給了一個常人,看上去我們把一個真象講給了常人,我告訴大家,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麼我們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因為在大家講清真象過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們的罪,同時還度了他。這不是說明你們做了更慈悲的事嗎?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嗎?」(《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學員深深體會到:一年多來向中國大陸訪美團華人發資料,講真相的過程,是一個很好的修煉慈悲心的過程。我們的心態非常重要。如果我們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對方比較容易接拿,也不太容易發生爭執或說出過激的話來。

迷途的生命等待著我們的救度,而唯有慈悲才能使我們能夠去救度他們。講清真象,其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蘊涵著很深層的法理與很偉大的意義。

我們在發資料的過程中,也在不斷地去掉自己身上人的東西,比如怕別人笑話,怕見到別人的白眼,怕不被人理解,怕人搗亂等等,在講清真相中昇華自己。

目前,邪惡勢力的垂死掙扎還很瘋狂。在洛杉磯,有些表面現象看似增加了講清真相的某些難度,但是,師父說:「難,才能修出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我們向世人,特別是向華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工作並沒有因此而停止,「難」恰恰給了我們昇華的好機會,我們只會做得更好。我們將更充份地發揮大法粒子的功能,按照師父的教導:「不要等,不要靠。」(《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繼續「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並進一步「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用實際行動去迎接法正人間這一輝煌而偉大時刻的到來!

(2001年10月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