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15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5日】
1. 邯鄲市大法弟子海禪生命垂危下落不明
2. 羅幹親自策劃行動迫害中國大陸弟子與明慧網的聯繫
3. 2001年10月12日大陸弟子二十餘人走上了天安門廣場
4. 正念正行
5. 我和北京某看守所管教的幾句對話
6. 我所遇到的一位大法弟子
7. 海南大法弟子震懾邪惡
8. 國慶期間 承德羅漢山出現十九米大法條幅
9. 揭露牡丹江臨口縣公安的邪惡
10. 山東臨沂一大法弟子發正念、用智慧逃離魔窟
11. 唐山市公安局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12. 河北省邯鄲市大法弟子受迫害部份情況
13. 鏟除邪惡的宣傳欄
14. 北京市延慶縣十一前夕開始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抓捕行動
15. 長春大法弟子鄭煒東夫婦被抓
16. 正念故事一則

邯鄲市大法弟子海禪生命垂危下落不明

邯鄲市大法弟子海禪(姓氏不詳),女,42歲,邯鄲市財政局副局長,2000年12月份被領導以談話為名騙到石家莊勞教所,2001年4月上旬被送至高陽勞教所「洗腦班」,在高陽遭到殘酷迫害。由於不配合邪惡,他們便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從腳心開始逐漸向上移動,直到全身傷痕累累。在這種酷刑的折磨下,他們見仍達不到目的,然後又讓海禪無休止地蹲著(兩腿半蹲,兩臂左右分開,各戴一副手銬與地上固定鐵環銬在一起,讓人站又站不成),後又強迫她吞下一鐵球。他們怕她死了承擔責任,就把她送進醫院,現海禪生死不明。

此事發生後勞教所主管及施刑人員失蹤多日,待風頭過後重又出現。
望善良、正義的人們調查此事,關注海禪的生死。


羅幹親自策劃行動迫害中國大陸弟子與明慧網的聯繫

10月1日前,由曾慶紅、羅幹親自組織、策劃代號「3號風暴行動」,又有一批大法弟子被抓。

「3號風暴」大致行動主要是國家向各省、市派遣計算機網絡專業人員,破壞與明慧網的聯繫。各主要公共場所、街道和居民區都有警察和雇佣無業青年,24小時不間斷蹲坑,部份大法弟子被抓,有的甚至是從家裏半夜被警察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望所有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正念對待此事,全面破除邪惡勢力的干擾破壞,讓他們的垂死掙扎從各方面落空。無論是低靈鬼魅還是其他註定銷毀的低層生命,無論在背後操縱它們的是哪些邪惡舊勢力,它們在大法弟子純淨、堅定的正念面前其實甚麼也不是。


2001年10月12日大陸弟子二十餘人走上了天安門廣場

2001年10月12日大陸弟子至少二十餘人走上了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橫幅,從心中高聲向宇宙眾神、眾生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李洪志老師清白」,有力地清除了邪惡。有至少9名同修被抓,其中有的同修遭到了毒打,餘者安全返回。在金水橋前,有兩名弟子被抓,其中一名年輕的男弟子當時被特務抓住時,後者狠狠地毒打他的臉,可他忘記了一切侮辱和痛苦,腦中空空,繼續高舉橫幅,並高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使整個天安門前及過路的數目非常眾多的中外遊人和團體都清清楚楚的目睹了邪惡的醜陋。很多世人被大法弟子的壯舉所震驚,愣愣地看著悲壯的場面,直至大法弟子被抓進天安門前的一排小房子中。

大法弟子牢記師父講的不配合邪惡,對邪惡的盤問不做任何配合只是勸善,及洪法和救度迷中眾生,後被送往天安門分局派出所,六名弟子都不配合邪惡的盤問,不說姓名地址、年齡、學歷。在鐵籠子裏,大家進行切磋交流,互不過問地址姓名,相互間互相鼓勵加勁,堅定強大正念和對師父和法的強大堅信、恆心,並在那裏集體打坐發正念,鏟除邪惡,滅盡天安門及天安門分局的所有邪惡及舊勢力。

後來六名弟子被分別送往北京的兩個派出所。其中兩名男弟子在那個派出所只呆了一個晚上和一個半天,第二日中午便在師父的幫助下,從險中有險的魔窟裏安全走脫,回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在此,此次進京正法後安全走脫的大法弟子向我們至尊至敬的最最偉大的師父道一聲:感謝我們偉大的師父,您的偉大,慈悲,苦度,為宇宙一切眾生耗盡一切的承受,弟子淺淺的才體會到一小點。我們會做的更好,請師父放心,把最美好的祝願帶給我們偉大的師父!

祝海外及所有的同修都做的更好,走好我們自己那輝煌,偉大,神聖最後的圓滿之路!


正念正行

8月30日,攀枝花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攀枝花市礦務局大法弟子陳祥芝,扣押的理由為「你太堅定了」。9月中旬,攀枝花市東區公安局又以同樣荒唐的藉口從家中非法帶走大法弟子羅玲珍,但她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正念,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從思想深處徹底抵制邪惡,用生命護法。

陳祥芝絕食8天,最後公安局以「取保候審」的名義,自己找了個台階而釋放了她。大法弟子羅玲珍在東區拘留所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命令、指使和要求,遭到女惡警田萍的殘酷毒打。但仍未改變大法弟子堅不可摧的正信,最後被它們非法判以勞教兩年。由三個警察押送,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辦理移交手續之際,羅玲珍用強大的正念衝破了邪惡勢力的安排,再次溶入到正法洪流中。

現兩位弟子都已流離失所,但仍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她們的正念正行極大的鼓舞了當地的學員。再一次體現了大法的威嚴、師父的慈悲。有力的打擊了邪惡的囂張氣燄。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送羅玲珍去勞教所的當天,當地所有知道此消息的功友多次整點發正念,幫助她走出魔窟。體現了大法弟子無堅不摧的整體力量。


我和北京某看守所管教的幾句對話

2001年我去北京正法,被抓後送到一個看守所裏,看守所管教把我叫去,問我:「你是從哪裏來的?」我說:「從宇宙中來的。」又問:「你叫甚麼名字?」我說:「大法弟子。」他說:「你還挺專業,進來幾次了吧?」我說:「以前沒進來過。」他笑笑說:「你不用給我宣傳法輪功了,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已經接觸你們煉法輪功的有上百人了。」然後他又說:「幫幫我的忙做做犯人的思想工作,讓他們也做一個好人,我對他們也沒甚麼辦法。以前的法輪功弟子走的時候,犯人們都給他們開歡送會,我希望你也這樣。以後有甚麼事你就找我。」這從一個側面表明,不管甚麼人,只要多和大法弟子多接觸就會知道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好人。


我所遇到的一位大法弟子

2001年元月,我去北京正法被關進了北京的某看守所裏。在那裏我遇到了一位黑龍江的大法弟子,下面是關於他的一點故事。

通過交談我知道他得法比較晚,但是在99年7月22日以後他想到的就是正法,然後他就去北京上訪。之後被押回當地,因不寫「三書」被非法勞教一年。他說:在勞教所裏犯人們都很尊敬他,可是看守們對待大法弟子卻很兇狠。他絕食以示抗議,看守們用啤酒瓶子給他灌食,他的牙都被灌得掉了半拉。看守所裏面的犯人被看守們叫來給他灌食,幾次之後犯人們都不願意來了,看到他受苦,他們都有點受不了了,他們被這個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給感動了;然後武警戰士被叫來給他灌食,幾次之後武警戰士也被感動得做不下去了,他們都在想:就因為人家堅持修煉大法就應該受到這樣的折磨嗎?

因為他不放棄煉功,看守們叫犯人打他,犯人們打過他之後,看他還是修煉法輪大法不動搖,就對他說:以後我不打你了,只要我在這兒,就不讓你受欺負。

這個大法弟子出來後,又去北京證實大法,發傳單、掛條幅。有一次掛條幅被警察抓去,出來後又繼續做大法工作。

這一次他進來是因為發放真相光盤。這裏的犯人都管他叫「法輪」,也很尊敬他,佩服他。這裏的惡警曾用電棍打他,逼他說出真相資料的來源及其他大法弟子,可他不屈邪惡的迫害,曾絕食五天,絕食期間他被關在一個小屋裏,帶著手銬腳鐐,手銬和腳鐐是連在一起的,手和腳離得很近。像這樣的折磨他經歷了很多次,每當邪惡的警察打他,折磨他,到了他承受的極限時,突然之間警察就不打他了、不折磨他了,他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保護他。

我們屋裏的犯人『老大』對他很好,經常和他交談。有一次『老大』對他說:「我出去開公司一定帶著你,我最相信你。怎麼樣?跟我一塊兒掙大錢吧。」這個大法弟子卻說:「你要是能對大法好,比對我好還讓我高興。」

這就是一個普通而又無比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不知他現在在哪裏做著正法的工作。


海南大法弟子震懾邪惡

「十一」期間,海南省某市,正當邪惡電台大放厥詞,說本地大法弟子已被惡警全部控制如何如何,餘音未了,大法弟子集體走出來,一夜之間,市內、進出市區的五條幹道上橫幅飄舞、熠熠生輝,令邪惡驚恐萬狀,有力地打擊了邪惡的囂張氣燄。


國慶期間 承德羅漢山出現十九米大法條幅

十月六日,河北承德羅漢山的山頂垂下十九米長的條幅,黃底紅字寫著「法輪大法救度一切眾生」。條幅正對著市公安局及政府機構,有效的窒息了邪惡,震撼了世人。


揭露牡丹江臨口縣公安的邪惡

1、牡丹江臨口縣三道通鎮派出所副所長張世強,把大法弟子韓玉霞的胳膊給打折了還不給治療。當上面來人調查時,張為了逃脫罪責讓韓玉霞作偽證,並騙韓說給治打折的胳膊。結果調查的人走後,張並沒有給韓治胳膊,還把韓又非法關押了三個月。

2、臨口縣第一看守所於元月五日把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馮世玉(女45歲)、谷廣厚(男53歲)、艾鳳蘭(女57歲)、陳玉蘭(女51歲)抓進監獄,結果這四個大法弟子們由於學法不深,再加上高壓強迫,就違心地寫了「保證書」。但看守所並沒有放人。後來又抓進去一個大法弟子,在此弟子的帶動下,馮等四名弟子才醒悟過來。在十一前,臨口縣第一看守所將這四名大法弟子進行了公審並給判刑。臨口縣法院都不滿意第一看守所的作法,但看守所的人說是縣長下令讓判刑的。

臨口縣公安局局長:杜乃新
臨口縣610負責人:張世傑


山東臨沂一大法弟子發正念、用智慧逃離魔窟

張XX等三名大法弟子在租賃的房子裏正面放著師父的法像,被臨沂市銀雀山派出所惡警夜間查房時發現後抓捕,在派出所由以王明光為首的四名邪變的人對大法弟子張XX輪番洗腦,並不讓張睡覺,進行精神和肉體摧殘折磨。張時刻發正念並不為邪惡所動,幾天後在利用去廁所的機會,帶著手銬赤著腳逃脫了邪惡的控制,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其他兩名女大法弟子據說進行絕食抗議,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但至今仍被非法關押、下落不明。

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發正念、鏟除邪惡,助她們早日逃離魔窟,投入正法行列。


唐山市公安局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最近,唐山市公安局以及唐山市新區公安分局、唐山市路南區公安分局、唐山市路北區公安分局、唐山市開平區公安分局雇佣社會閒散人員來監視大法弟子的行蹤並利用各種卑鄙手段瘋狂抓捕大法學員,僅最近幾個月就已經有幾十名大法弟子被抓,目前,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市第一拘留所和唐山市第二拘留所,望全體唐山市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同時提高警惕不給邪惡之徒可乘之機,認真作好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


河北省邯鄲市大法弟子受迫害部份情況

1,邯鄲市原大法輔導站副站長、原邯鄲市公安局六處副處長栗叢春,男,55歲,2000年3月因與大法弟子交流被捕,2001年夏天被邯鄲市法院判5年徒刑,而且是秘密開庭,秘密審判。現已服刑。

2,邯鄲市邯山區一對年輕夫婦大法弟子,20多歲,2001年9月1日夜裏被邯鄲市公安局一處抓走,抓走時只穿著內衣內褲,至今下落不明,家屬想送衣服,一直不知往哪兒送。

3,2001年8月30日至9月2~3日,邯鄲市僅叢台區、邯山區兩個區就抓捕60多名大法弟子,理由僅僅因為煉法輪功,有的是從家中直接抓走的,有的是被騙走的,逼迫人人寫「保證」。不管寫沒寫的,要想被放出來,家屬都必須交5000元錢,寫了「保證」的也得交。

4,邯鄲市叢台區,一名女大法弟子,姓名不詳,50多歲,家住邯鄲市叢台區聯彷路,2001年初在邯鄲市第一看守所死亡。警方對外稱患心臟病。從看守所送火葬場火化時,一路戒嚴。另一學員說了一句「她的死因得查一查」,立即被轉到其他縣看守所。此事發生後,市第一、第二看守所來了個同時大查體(體檢),之後由於心虛,放了十幾個年齡大的大法弟子。


鏟除邪惡的宣傳欄

2001年國慶前夕,北京市延慶縣科技中心的宣傳欄展出了大量污衊、誹謗大法的文字與圖片。為了清除這些邪惡的宣傳材料的毒害,當地大法弟子便在宣傳欄附近貼了很多真相材料。曾幾次被邪惡之徒撕毀,後來大法弟子用彩色噴漆,將「法輪大法好」等大字醒目地噴在了宣傳欄的玻璃上,並齊發正念鏟除邪惡。第二天一早,招來很多人駐足觀看。警察們聞訊趕來,但也很難將其擦掉。於是宣傳欄馬上便去掉了那些害人的東西,代之以自然讀物,令群眾拍手稱快。


北京市延慶縣十一前夕開始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抓捕行動

2001年國慶前夕,邪惡勢力又一次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其中延慶縣從610辦、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到各村「積極分子」,助紂為虐,大範圍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進看守所或農技校洗腦班。只要沒寫過保證或認為還在修煉就對其抓捕,已知大法弟子孫志剛、劉俊被關在縣看守所,鄭貴傑等5人被送至北京團河勞教所,致使很多家庭難以收秋、老人孩子無人照管,害得很多大法弟子家中秋月圓人不圓。陳家營村因發現有大法資料,於是全村大法弟子便全部被抓。據可靠消息說,現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的人數約在50人左右。


長春大法弟子鄭煒東夫婦被抓

鄭煒東,吉林省電子信息高級技校教師,2001年初與其他幾位大法弟子做大法工作時被警察抓去,關進長春鐵北看守所,至今情況不明。

其妻子,吉林大學教師,數學專業碩士。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開除黨籍,今年3月2日學校領導將她及4歲女兒欺騙到學校後,強行將其母女2人送到南關區辦的「洗腦班」,與「洗腦班」的頭目據理力爭,證實大法的正確性,並且不承認邪惡的安排,當天夜裏母女二人在多名警察24小時看守的情況下走出虎口,現流離失所在外。


正念故事一則

我在發正念的過程中除一次有強光在眼前閃耀外,平時幾乎沒有感覺。但昨天的事實卻使我感到了正念的威力。前一段時間,我在上海某金貿大廈的餐廳就餐時,看見其過道上有大量宣傳海報,其中有數張由大樓保安部、黨團組織和入黨積極分子撰寫的文章惡毒攻擊大法。由於其粘貼較緊我無法用手扯下,就拔出隨身攜帶的小刀將其中一份劃破,並在別人注視下弄壞另一張。但我在一個月後發現,邪惡任其毀壞也不撤下,繼續讓其毒害過往排隊就餐的群眾。我覺得不能任其下去,該消滅在其後面的邪惡,就對其發了兩三分鐘的正念。二三天後,我再次去那裏,看見那些惡毒攻擊大法的海報包括沒有被毀壞的都被撤下,而周圍與此無關的文章沒有一個更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