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4日】今天,我們的電腦出了故障,根本開不了機了。大家圍著它鼓搗了半天,從技術的角度看,我們沒有一點辦法。這個電腦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很快,我們每個人都意識到這是舊的邪惡勢力對我們的正法大事進行的干擾破壞。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解決這一問題,破除干擾。

我們先檢查了自己,看到了一些毛病。如:使用電腦時太隨便,不夠愛惜;對接收電子郵件有執著。在這些小問題上長期不注意,不改,也容易被邪惡鑽空子。但是,無論我們有甚麼執著,都絕不允許邪惡利用它來破壞我們的正法進程。

有人不假思索的就要拿出去修理,認為即使糾正了我們自身的漏洞,但清除破壞,解決電腦的技術問題也必須走常人的修理形式,表面上修電腦也是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部份。他認為很簡單,有問題就去修唄。

多數學員不同意他的看法,認為這裏面有對大法的正信的程度的問題,目前我們處於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們現在所要做的事情,發生這樣的事情絕非偶然,是不是完完全全相信法的力量,相信法在制約一切,而不是總是放不淨人的觀念,以至於不能達到真正純淨的正信。

我們談起一些修煉中的關於正信的小故事。

1.有位老功友,警察要她交書。她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就信您一句話『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說完打坐煉功。不一會,幾個警察衝進來一看說:「老太太發功呢,不管她。」把書裝進袋子裏,回頭一看說:「老太太還發功呢,走,不管她。」到了門口,回頭看看說:「老太太還沒動,還發功呢。」這時情況變了,這個說有事先走了,那個說有事先走了,最後就剩警長一個人,心想,「我就不信能把我怎樣」,背著袋子就走。沒走幾步回頭又去看老太太,老人家還不動,警長一看說:「還發功呢,我可算了吧。」扔下袋子就走了。老人家起身把書、像都拿回來擺好。法的威力改變了一切。人之所以變的強硬,是因為背後有操縱他的邪惡。老人家憑著對法的正信,一個不動能制萬動,鏟除了邪惡。人間的表現就發生了變化。(明慧9月26日文章)

2. 三國時期康僧會在東吳傳法,被不信之徒抓住交到孫權面前處理,孫權讓其求來舍利,康請求七天,如不請來舍利,可任處置,然而七日過去,甚麼都沒有,他很傷心,覺得自己德行太淺,他又向孫權祈請再賜七天,孫權說再七日祈不來,將處死他。他毫不動搖又一心不亂又跪請七日,但還是沒有任何跡象,他傷痛至極。孫權在處死他之前,問其還有可說的麼。他卻仍然要再請七日,他仍然堅信佛法,仍然認為自己還未做到,說再七日還不成,其自盡。三個七日又要到頭,他的隨從已要崩潰,但他依然金剛不動,堅定正信,就在第21天將盡時分,閃閃的舍利豁然墜落。佛教大興於東吳。

師父說:「過不去,實質是他放不下執著心,或者對法不信。大多數不是放不下這個心,就是放不下那個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過不去。因為他退不了人的那一步,所以他就過不去。」(《悉尼講法》)

我們更清楚的認識到:正信的力量,沒有也不需要任何條件來支持,不有求於結果,也不為結果而來加強正信,更不因結果的成敗而有絲毫的動搖。

此時,一個學員提出,「發正念」,另一個學員立刻響應,「我贊成」,很快,大家就圍著電腦坐了下來,心念都很正。

有學員提議,咱們先除惡吧,有學員立刻贊同:對,不管我們自身有多少不足,邪惡是絕不允許存在的。還有一個學員說,我們連自身的不正的,不好的,不純的一塊除盡。這一次發正念,就是25分鐘,大家都感覺很好,很正。有學員說,我發正念時,剛開始還只是在清除造成電腦故障背後的因素,可是到後來明白了,我這是在正法,在正一切不正的東西。

隨後,大家各自做著自己的事去了。過了一會兒,一個學員打開了電腦,他驚喜地發現電腦一切正常,他笑聲朗朗地告訴了大家。可是修煉真不是簡單的事。有的學員就想,可能電腦本來就沒問題,只是電源沒插好罷了,也不一定是發正念的作用,還認為這是理智。

但是多數學員糾正了他的看法,這實質上是對大法的正信不徹底,不堅實,有疑心所致,思想業就會干擾,外來干擾就會無孔不入的利用一切機會破壞干擾你的正信,在其中造成裂縫,這其實又是一次勝利後的考驗。

事後,我們也總結了一些經驗、教訓:

1.整體中每個學員要充份為整體考慮,有整體意識,促成整體的更好狀態。
2.真正的正信對於成功的結果,不會產生人的歡喜、驚喜,因為在大法中,這一切都是平常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