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我們一定會圓滿隨師還!

——澳洲正法行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1日】這次有幸參加澳洲法會,當時在布里斯本的正法活動中還沒有甚麼強烈體會。但是在回程的旅途上,幾天來一幕幕正法的情景象畫又像詩一般浮現在我面前!我明白了,這次的澳洲正法行將是我生命中永遠都不會磨滅的一次經歷。布里斯本那邊的人們真是太善良了。我們真的把希望與未來帶給了他們,所有善良的人們都應該得度。

這次的布里斯本正法行程中,最令我難忘的是遊行和正法圖片展。第一天,在幾百名大法弟子的遊行中,隊伍長而肅穆。在記者會上,由雪梨步行來的弟子們個個面容平和又神聖,他們的體會平實而又感人。而我個人在這莊嚴肅穆的神聖遊行中,本應是正念強大的,但身在其中卻雜念叢生,本應是意義重大的正法活動,卻比之我在台灣SOS步行時的正念差之千里,總覺得好像路人怎麼都不太看我們,也不太理解我們?後來晚上回去和同修交流,發現大家都覺得很好,那麼為何唯獨我會有不同的感受?向內找一找,仔細挖根後,發現了自己那隱蔽很深的求名之心,因為自己覺得遊行很神聖,難得參與,故而起了一顆心,想在遊行中拿個顯眼的橫幅,走在前面拿給大家看。看似為大法,實際上這是一顆為名的有求之心阿。「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阻礙」,我悟到了不能再這樣下去,我來澳洲是來正法的,絕不能被我的執著心帶動而有任何影響,我要在正法中去掉這些執著。

隔天,我們要做正法圖片展,我有幸拿到師父的法像,這時我心裏默默地想著:「師父,弟子今次一定會做好!」站在日正當中的太陽下,路上沒幾位行人,此時耳邊聽到一些同修說:「也沒人看,有些累了。」開始動來動去等等,我的心也漸漸隨著環境浮動了起來,彷彿真有些累了。就在此時,無意中低頭看到師父法像那莊嚴慈悲的面容,立刻渾身一震,一陣熱流通過全身,我知道了,另外空間中修好的我正轟轟烈烈地做著正法的事情呢!助師世間行,這邊的我又怎能說累?又怎能不嚴肅呢?憑著這強大的正念,整個下午的弘法、正法活動都不再有疲勞的感覺。在這過程中,我們由原本沒甚麼人的場地轉移到市政府中心的路上時,路人皆在注意著我們,更多的路人幫我們加油,鳴喇叭以示支持,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黑人小女孩一面從我們身旁走過一面指著我們手上的圖片直說:「這真好!(This is good)」。確實,修得多高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能時刻保持正念,讓自己配得上大法弟子的這個稱號。

這次澳洲行使我在修煉中還多了一個意外收穫──就是我可以用英文向外國人弘法與講清真相了!雖說仍只能以簡單的英文溝通,但我確實邁出一大步。台灣的英文教育使我一直也停在只會看不會說。一直以來也辦不到的事情,在這次的正法中我做到了!那麼身為高知識分子,我當然有義務要能以英文和外國人弘法與講清真相。這個念頭一出,馬上拿起身邊的英文簡介溫習一番,接下去的第二天我就立刻開始行動。然而,真等到面對外國人時,怕心又不自覺的反應出來:「我到底行不行?這樣會不會丟臉?」我又怯步了。而這時我腦中想到:「你喜歡別人說你好,你喜歡別人表揚你、誇你、尊敬你,任何有損於你形像的事你都怕。這你還怎麼配得上正法弟子的稱號呀?」牙一咬,走了上去,出乎意料之外,效果挺好,外國人們都很能接受,並不會聽不懂我的表達。之前覺得外國人說話快又難懂,現在竟然可以了解他們想表達的意思了。之後兩天我已經可以和他們溝通了,無怪乎一位北美同修說他覺得修了大法後自己是萬能的,這讓我再一次體認到正念的重要。

最後法會結束,在回程的路上反覆看了多次師父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對此,又有了一種全然不同的感受。經過這次國外正法我對「師父幾乎為你們承擔了歷史上的一切」這句話有了更深的了解,還有為何師父會說:「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更體悟到為何師父會讓我們:「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與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因為我們是在遙遠的史前甘冒天膽下來證實法、衛護法、助師世間行,我們的誓約感動了全宇宙的神。所以我們才會在幾乎沒有付出甚麼的情況下,卻得到了那麼多原本不該得到的一切,這是主佛的慈悲!

那麼既然弟子們是身為一個在高層空間有果位的佛國世界的主,師父又怎麼忍心讓這本意是要下來助師世間行的大覺者,卻反而迷在常人中毀了自己的果位呢?就在我體悟到的這一刻──我終於明白了師父為何要一等再等的原因了,我終於更加明白我現在身上被賦予的神聖使命了!

確實如師父所說:「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就因師父珍惜我們、珍惜眾生,所以師父一等再等,不願毀掉再造而選擇了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全宇宙的難以換取宇宙眾生的新生,想到這兒時,忍不住的熱淚沾濕了臉龐。如果說我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願請求形神全滅!

依稀記得在澳洲法會結束時的《壯歌一曲天上來》中,旁白好像這麼寫道(不記得完整的旁白):主佛說:「下去之後,你們一定要再修回來啊!」我們說:「師父,我們一定會圓滿隨師還!」當時會場全部的大法弟子幾乎皆是淚濕衣裳。最後恭錄師父的詩《高處不勝寒》結束此文,希望同修們共同勇猛精進,圓滿回升,以兌現自己的誓約,不負師父之苦心。

「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洪吟.高處不勝寒》)

這是我澳洲正法行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