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迫害法輪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5日】全國人大、河北省人大、唐山市人大:

我們是法輪大法弟子。自去年以來被拘、被抓、被迫害,為了衛護「真、善、忍」宇宙大法,我們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幾十名大法弟子在遭到一系列的手銬、腳鐐、電棍、嚴重限制人身自由(連犯人擁有的權利都被剝奪了)、不許學法,煉功等迫害之後,集體絕食、絕水以求向世人證實大法,向各級政府反映我們的真實修煉情況,讓法輪大法的真象大白於天下,給修煉者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但遭到的卻是強行被送往安康醫院,名為救治,實為更殘忍的迫害。

安康醫院為幾名大法弟子強行注射一種針劑。注射後人被折磨得痛苦難忍。醫院以各種藉口給他們注射了這種為戒毒人員及精神病患者才用的針劑後,幾個人反應遲鈍、語言障礙、口乾舌燥、嗜睡……(其痛苦程度遠遠超過6─13天不進食,不進水的狀況)持續幾天走路東倒西歪,行為失控,四肢無力等,但種種持發性反映又因人而不同:

梁志芹:由於反對強行輸液,被手腳綁在床上,兩次注射這種針劑後,都立即出現心臟極度痛苦至衰竭的程度。在床上綁著痛苦掙扎。(山東32歲的大法弟子工程師蘇剛就是這樣被殘害致死的)第二天忍受不了痛苦已進食的她,本應立即恢復正常狀態,卻連續幾天四肢無力,連簡單的搓洗能力都沒有了,像中樞神經不起作用了一樣。醫院的主任聽她反映不良情況後卻說:「你再不吃飯,我給你打比這更難受的針」。她還因向別人介紹大法被吊銬在大廳,由於只能腳尖著地,由兩手吊銬又變成一隻手後,昏死休克過去,出現瞳孔放大,小便失禁的現象。如果不是另一名被銬的大法弟子及時發現喊醫生搶救,後果不堪設想。自注射這種針劑後,她已出現心臟衰竭休克兩次的現象。

誰都知道,醫院應當是救死扶傷的,雖然安康醫院是公安局開的,專為戒毒及犯人治病的醫院,也應以此為宗旨。用藥是為了減輕痛苦。安康醫院也更清楚如何救治絕食絕水的人,而他們卻採用對付戒毒人員及精神病患者的辦法對待法輪大法弟子。這是人道主義嗎?如果是為了避免繼續絕食帶來的生命危險,輸液已足夠問題。可院方卻給學員注射毒劑,使人根本無法入睡,坐臥不寧,焦躁不安。

倪英琴:53歲。在床上坐著就被懷疑在煉功,被銬在醫院大廳幾個小時。大夫連打了她幾個耳光。另一大夫還威脅她:「你再煉功看我怎麼治你,你再不吃飯看我怎麼治你。」由於被注射了這種針劑,產生了嚴重的神經抽搐,心裏揪心得難受。持續幾天昏昏欲睡,走路失重。

董淑桂是在絕食幾天的情況下與趙惠霞一起被送進醫院的。她們清楚地聽見醫生說:「董淑桂、張淑娟兩人神經,先給她們打一針。」身體、精神狀態都很好的二人被打了針後立即出現了心裏焦躁、四肢抽搐、麻木,渾身無力只能挪動著走路。頭腦不清楚、睡不著覺,痛苦地在地上轉圈。絕食第14天董淑桂還因煉功被銬幾個小時。有這樣使病人康復的醫院嗎?對絕食這麼長時間的人這樣對待,醫德哪裏去了?他們還講人道嗎?

馬晉華、邵麗燕、張淑娟也都被注射了這種針劑,種種痛苦同樣折磨著她們。在床上一綁就是幾十個小時。使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

李麗農因為堅修法輪大法,被單位強行以精神病患者名義送往安康醫院達兩個月之久。每天被強迫服用治療精神病人及吸毒者的藥物,並被綁在床上三天三夜。身心受到極度摧殘,如果不是修煉人,在慘無人道的摧殘下早已成了他們期望的精神病患者了。據李麗農回憶,用了他們的藥物或被強行注射後,經常出現:意識不清、呆滯、心慌、走路需要人攙扶、說話不清等症狀。回到看守所已五個月了,說起當時被害情況還不寒而慄。大法弟子在唐山市安康醫院受到種種非人摧殘,我們作為真正的宇宙大法的修煉者,按照師父的教誨真、善、忍去做,用自己的言行向世人說清真相有甚麼錯。為甚麼要受到如此摧殘?難道當今社會還怕好人多嗎?

「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我們一定要讓世人知道這種肆意踐踏國際公約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讓真象大白於天下,還大法弟子一個合法公正的修煉環境。決不允許類似摧殘大法弟子事件再次發生,立即停止各種違法行為,停止對大法弟子一系列迫害,強烈要求儘快釋放被非法關押在安康醫院及所有其它地方的大法弟子。善惡終有報,否則天理不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