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都不能抑制人們的純淨的心靈

——在加拿大一所大學內的洪法經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3日】我是一名西人學員,就讀於加拿大的一所大學。

近來,有許多發生在我們學校的感人的洪法經歷,我願意和大家分享一下。

聖誕節過後,我一返回學校就來到學生會索取一份申請表,申請在校園內辦一個法輪大法俱樂部並請求學生會的幫助以能夠接觸學生和教授們。學生會副會長和另一位成員都樂於幫助,他們說:「我們知道你們還沒有俱樂部,但明、後天是「俱樂部日」,你為甚麼不在主廳裏和其他俱樂部一起布置一個展位,讓人們來簽你的請願書呢?」於是我這樣做了。那兩天非常成功。目前我暫時是我們學校裏唯一的大法學員,我們城市也暫時只有另一名學員,但他白天要工作,所以我只能一個人做。我布置了一個展台,放了一塊展板和許多資料。因我要上課,所以有時無人照看展位。我不停地走動,讓人們來簽請願書。

─ 幾乎每個人都簽了字─

現在好像沒有甚麼能阻礙住人們接觸法輪大法了。我旁邊一個展位的年輕人非常感興趣,想來學。後來,我知道他與我選了同一門課,我們成了朋友,俱樂部成立之時,他也想加入進來。

一位簽過請願書的女士又來找我。她告訴我,她是我們學校一個叫做安大略公共興趣研究組俱樂部的成員,此俱樂部的性質有點像「社會公正」俱樂部。她告訴我想把我的請願書粘貼到她們辦公室外面的黑板上。我一聽,馬上離開展位去辦。當我們正找地方釘請願書時,另一位女士從他們的辦公室出來問是否能幫忙。我解釋了我正在做的事,她也想來幫忙。另一個在辦公室裏的女士大聲衝我說:「你們正在談論那個被關在中國勞教所的加拿大人嗎?」我進了他們的辦公室。學生會裏的一個人已經告訴了他們張教授那件事的經過。他們也想幫忙,其中的一個女孩想馬上開始學功。他們讓我準備一套資料給她們,於二月份在她們的國際特赦會議上舉行功法演示,並且,為了喚醒人們的認識及傳播大法,她們現在正在籌備一個法輪大法的示範和介紹會。

其中一位女士幫我聯繫上一位學校記者,為的是在下週的學校校報上寫一篇關於當前形勢的文章。這週我去看望他們的時候,一位女士說她和她的丈夫在爭論這套功法是叫法輪功還是法輪大法,我笑了,給她們解釋這二個名字是一回事。這也令我非常高興,因為她甚至把大法告訴了她的丈夫。

學生會的成員們還邀請我在上星期五召開的理事會上做功法示範。我準備了一篇講話,並帶了一些大法的活動表到那裏散發。大約有三十人出席了這個會,包括每個系的一名代表。在我演講結束時,我解釋了我剛剛是一年級的學生,需要他們的幫助和建議,以找到最好的方法向學生和教授們呼籲。這樣,他們就會想辦法幫助大法,這對他們也是有好處的。學生會主席願意提供幫助,這真是太好了。平時做這樣的演講,我會覺得緊張,但這次我強制自己克服緊張,隨其自然。然而這次我感到非常平靜。

今天,在我結束一節課時,我去向我的教授介紹法輪大法。我請她在一份「呼籲和平」的卡片上簽字來幫助在中國的學員,她馬上睜大眼睛,點點頭說:「當然,你是否也想讓我告訴學生們做這件事?」我謝了她說那太好了。以前當我問另一個教授我是否能在他的班上講述在中國的情況時,他告訴我利用上課時間做那樣的事違反學校的規定,但今天這個教授在我沒請求的情況下主動提出向她的學生講述。我所在的班非常大,她將把法輪大法介紹給成百的學生,從她的內心深處,她想給予幫助。我和我市的另一個學員最近出席市議會的一次會議時上了電視,我們代表法輪大法接受了二項褒獎,因為我們在城市聖誕遊行中做了最好的彩車。接著他們讓我們講話,我們向他們介紹了法輪大法,告訴他們中國的情況。我們將大法書和煉功帶捐獻給當地圖書館。

同時,我們城市的那一名學員與食品雜貨店聯繫,看是否能讓我們布置一個展位,徵集簽名。他們說總部規定他們不能做那樣的事。他聯繫了另一個大商場的雜貨店。他們說:「可以,當然行。」這個經理非常支持,他說我們甚至可以接觸顧客,不論甚麼方式,只要能幫我們得到更多簽名。他自己也簽了請願書,還拿了許多資料。

從這些經歷中,我的理解是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如果我們想到了能做甚麼,我們就應該去做。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他人,為了子孫後代。

歡迎您的意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