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進京護法的大娘的控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4日】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2001年1月1日早晨,我與幾位老功友一道進京去天安門正法。新世紀第一天,天氣灰暗、陰沉沉的。

我們步行來到天安門,突然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種慘無人道的場景:人民警察正在凶暴地抓人、打人。當我們想走進去看時,有幾個警察攔住了去路,硬是不讓我們靠近,一問才知道被抓、被打的是大法弟子。他們手無寸鐵,只是說了一句公道話,就被打得鮮血直流,有的被打昏在地。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麼善良、祥和,卻被如此地毆打,我們忍不住落下淚來,於是我與另一位老功友站出來。

我們倆一人一邊,向旗桿兩旁走去。那位老功友在旗桿旁邊拉出了黃色的橫幅,我看見很快出現很多便衣,上前暴打那位功友。她被打倒在地,嘴裏仍不停地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只見那位功友雙手抱著頭,痛苦不已。那些打手直到她不再動彈,才住了手。我也馬上迅速地拉出了橫幅,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這時它們又立即向我撲過來。跑在前面的一個打手離我有兩米遠的距離,就飛起一拳打在我的臉上,把我打翻向後栽倒在地,後腦勺猛地磕碰在天安門廣場的地磚上。我一隻手摸著頭上的大包,它又用腳使勁踢我的右胸。我拼命的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這時又上來幾個打手圍著我瘋狂暴打。在旁邊不遠處又出現幾位老功友,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於是打手又趕了過來。我慢慢爬起來,看見橫幅還在地上,於是我很快拾起橫幅,並舉了起來,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正喊著一個打手飛奔過來,飛起一腳,再次把我踢翻在地。接著又上來幾個打手,口中說「你的名堂還多」,說完又一陣狂打,並用腳踩我的雙手,踩得我雙手鮮血直冒,疼痛無比。這時,另外有幾個打手拉我上車,我不讓它們拉,一個打手用拳頭猛打我的頭,強行把我押上了車。

在車上,我看見有十幾位功友,多數是老年人,大家都被打得鼻青臉腫、傷痕累累。我們在車上繼續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惡狠狠地說:「你再喊,給你一警棍,再喊,就打死你們!」但我們還是發自肺腑地繼續高喊。不一會到了天安門公安局。

進門一看,門口有兩堆成山的黃色條幅和紅旗。最讓我難過的是:警察在踩一個躺在地上的男功友的臉,他的臉被踩得變了形,鮮血直流,但他還在喊著:「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們的淚水禁不住流了出來。然後,我們都站在過道兩邊,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聲音震撼雲霄,驚天動地。

不一會兒,警察來點人數上車,把我們拉到了昌平縣的一個監獄裏面。到了晚上,又拉來許多的大法弟子,於是關不下了,又用車把我們拉走。到延慶縣的一個監獄後,我們被放到一個小壩子裏挨凍,當時的天氣實在是冷極了,滴水成冰。這車一共拉來40位功友,只有幾位是年輕人,還有3位是小孩和嬰兒:一個12歲、一個1歲零4個月,一個才只有7、8個月,其餘的全是老年人,最大的有70多歲。後來我們一個接一個的被警察叫進一個小房間審問。表面上是審,其實一個個進來全是體罰、毆打,打得數名功友的臉、嘴腫得很高,有的口吐鮮血,有一位廣東的女功友被它們踢得屁股直冒鮮血。一會兒把我叫了進去,進去後把門關上,問我:「你是哪裏人?」我回答:「大法中來的人。」剛說完,它就上來打我,嘴裏罵罵咧咧。它先是給我一拳,然後,就是暴雨般的耳光在臉上抽打,還不停地用腳猛踢我的腿。後來它打累了,就拿起桌上的塑料硬殼本,問:「你在天安門上喊的甚麼?」我善意地勸它:「你家有沒有父母、姐妹呀!」這使它更加惱怒,氣急敗壞地又給了我幾拳。接著就用硬殼本搧我的臉,用硬殼本的稜邊砍我的臉,很快我的臉上、額頭上便被砍得鮮血直流。這時又上來兩個警察,一個對我當胸一拳,另一個則後退了兩步,飛起一腳踢向我的胸口,接著又是一腳踢來。它們問:「說,你是哪個地方的人!」我說:「我法輪大法弟子!打死我還是大法弟子。」氣得它們暴跳如雷,它們三個一起上來圍著毆打我,在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拳頭後,又抓住頭髮往牆上使勁撞我的頭,我眼冒金星。它們又用硬殼本砍我,我的臉被砍得全是血口子。其中一個還用雙手卡著我的脖子,使我不能呼吸,接著又把我的手反扣在背上,把我按在木板床上,把我的嘴在床板上狠狠地碰,碰得我嘴唇直冒鮮血。我還是堅定地承受著這一切迫害。我要不是大法弟子,要不是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早就被打死了。它們看實在沒有辦法,又罵了我很多髒話,有一個說:「這死老婆子,甚麼也審不出來,讓她滾!」一會兒就叫我出去。這時的我已經全身沒有了力氣。我托著被打傷的身體、滿身的鮮血慢慢的走到門口。突然它們中的一個,又從身後猛踢了我一腳,我一下栽倒在地上。然後又把我放到外面挨凍。後來快到晚上兩點了,它們也沒有從後面被叫進去的功友口中拷問出甚麼來。這時它們也要下班了,就把我們關進了監室。它們一邊毆打功友們,一邊搶大家包中的東西,搶完後就關上了牢門。

為了堅持正義,窒息邪惡,我們堅決不配合邪惡。不但不回答它們的問題,而且我們也不吃它們的飯、不喝它們的水。監獄的頭頭來後,我們還高喊:「我們無罪!放我們出去!」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們又被轉移到一個大概是孤兒院的地方。於是,我們準備衝出魔窟。結果奇蹟出現了:第一道門,鎖著兩把鎖,我們一起向前衝,門奇蹟般就打開了。我們又向前衝,第二道門,是用門叉叉著,輕推一下就打開了。我們又向前衝,外面還有一道門,仍然鎖著。我們先向左側的門衝,結果門沒有開(後來我們悟到應該一條筆直的大道往前走),正想走正門,這時警察已經來了,又把我們抓了回去。回去後,我們就把門關緊,插上門鎖,不讓它們進來,也不讓它們提審。各地駐京辦事處工作人員來認人時,我們都背對著窗口、或躺著。沒辦法,到第四天,它們又叫來解放軍,從房頂上下來,打開了上面的窗子,鑽了進來。把我和另外幾個老功友叫進去,說要放了我們。於是我們拖著受傷的身體,忍著飢餓(我們已經絕食四天了),走了出去。

我看著裏面的功友,不忍留下她們在魔窟裏繼續受折磨、被迫害。我又回去對它們說:「你們放了她們吧?法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們做好事,會有好報的。」它說:「你快逃命去吧!」我無奈的單獨走了。出來碰到一位老大爺,他告訴我們說:「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吧?現在查法輪功的人可兇了,到處是便衣,打人可狠了,別到這兒來,快回去吧。」於是我們坐著老人的木板車到了該車站。一路上碰到了許多好心人的幫助。

現在我已經回到家中。我要把這一切告訴世人,我要控訴江澤民及其爪牙們!連我這樣快60歲的老太婆都要這樣兇狠地毆打,對那些年輕人特別是男功友,又該是怎樣的殘暴呀?它們已經沒有人心、沒有正念,多少功友被它們傷害,上百名大法弟子被它們打死,還有一些女功友被它們凌辱……而最近的報紙還在造謠。邪惡的江澤民及其爪牙們罪該萬死呀!善良的人們啊,不要再麻木了。快採取行動,去幫助阻止、消除邪惡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