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12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2日】
  • 山東某市洪法情況

  • 發生在長春火車站的一幕

  • 一位密雲看守所出來的大法弟子經歷

  • 武漢弟子被秘密判刑

  • 成都簡訊

  • 黑龍江省富裕縣大法弟子被勞教名單

  • 介紹一種洪法方法

  • 惡有惡報

  • 山東某市洪法情況

    近來山東某市大街小巷貼滿了真相材料,電線桿上、居民小區、大馬路兩邊的牆上、樹上,等等等等,到處是「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橫幅、噴漆、傳單、氣球。公安、街辦們已經筋疲力盡,撕不盡,塗不盡,有很多人已經習慣於走在到處都是「真善忍」標語的街上。很多地方的噴漆和不乾膠10多天了竟然完好如初。

    11月末的一天晚上,我們成功地集體走出來掛橫幅,數量達400多個。在行動的前一個小時,突然下起了罕見的大霧,兩米之外看不見人。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散霧。橫幅掛滿了市區,早上上班的市民人人皆知。功友全部都安全返回。

    元旦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又成功地集體活動了一次。街上到處是噴漆和不乾膠,樹上掛滿了橫幅。還有些功友到農村去掛了很多橫幅,令世人即驚嘆又佩服。

    深圳市福田區派出所將6名大法女弟子扒光了衣服,在光天化日之下扔在院子裏。這6名弟子從未婚到老太太都有。邪惡到了如此沒有人性的地步了。


    發生在長春火車站的一幕

    2000年12月中旬,我和幾位女功友想去北京為法輪大法及李老師所蒙受的不白之冤說句真話,在長春火車站等車,有幾位警察逐個查票,發現我們的票是上北京的,便強行把我們帶到二樓值班室。又來兩位中年男子,是長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把我們單個拽到一個黑糊糊的屋子裏,裏邊有各種刑具。關上門便大打出手,其中一個飛起一腳把我踹到那邊,另一個又飛起一腳把我踹倒在地,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又揪住我的頭髮打我的臉,邊打邊罵,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親眼目睹這兇狠猙獰的面孔、邪惡的目光、低級下流的語言,覺得他們比地痞流氓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我還是勸他們說:「請你們別這樣對待我,你們也有妻兒老小,別人這樣對待她們,你們的心情會是甚麼樣呢?況且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甚麼壞事都不做的煉功人。」他們聽我這樣一說便大吼起來:「殺人放火我們不管,我們就專門打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於是變本加厲打得更兇了。帶手銬、過電、用啤酒瓶子打。他們還把七八個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讓她們光著腳站在大廳內,警察們圍著這幾個女學員一邊看一邊說著下流的語言取笑。在大庭廣眾之下惡警們充份暴露了它們無比骯髒醜惡的心靈。

    以上是我在長春火車站親身經歷的慘痛的一幕。善惡有報是宇宙真理,有很多警察暴打法輪功學員之後自己暴病而死、或遭橫禍,這都是宇宙法理的制約。

    再次奉勸所有的警察,為了自己的未來,請你三思而行,不要再充當助紂為虐的劊子手!清除壞人的時刻已經到來,人類美好的明天即將到來,給法輪功平反昭雪的時刻即將到來。

    王華(化名),女,45歲,家住黑龍江某廠,於2000年12月23日因散發法輪大法宣傳資料,被公安機關拘留審查,在審查期間慘遭毒打和迫害。

    下面是王華口述她遭受毒打、迫害的事實經過:

    我是2000年12月23日晚半夜被公安派出所審查,據說是富裕縣公安局來的兩名幹警,名叫陳良軍、張英。我自從被他們抓去後,過一段時間遭一次毒打,他們開始用手打我的臉,用拳頭打我的前胸。後來,他們把書捲成卷,往我的臉上抽打很長時間,嘴裏還不停地罵著難以啟齒的髒話,把我的臉打得紅腫,眼睛充血,視線不清。它們拿書往我的身上抽打,我的兩隻胳膊被打得抬不起來,多處青紫。接著它們又變本加厲,用捲成卷的書放在我的前胸,用拳頭猛擊書,說這樣能打成內傷,我真的感到胸內劇烈疼痛。緊接著還往我的頸部、淋巴結處猛打,使我呼吸困難。他們真是用盡了心機。打完了我的上身,又把我打坐下,把腿分開,陳良軍穿著皮鞋,用最流氓的手段往我大腿根內側,猛踢猛踩,我疼得死去活來,他們還不肯罷休,直到踩夠為止,我的兩胯骨被掰得像變了位一樣,超前來了月經。半天站不起來,每走一步都很艱難。他們又想出了更惡狠的招數折磨我,在我冷不防的情況下,兩位惡警用手使勁在我的腋窩處猛勁掐,他們好像還不解恨,又把手伸向我的乳房猛擊,然後把我的鞋脫掉,用皮帶猛抽,腳腫得不敢著地。我被打得遍體鱗傷,心靈也受到從未有過的創傷。我做夢也想不到,人民警察怎麼會對人民這麼狠毒,我究竟錯在那裏?我宣傳法輪大法材料,是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好。讓更多的人來做更好的人,怎麼會遭受如此的殘酷折磨。儘管如此,我還是忍著劇痛,堅持到他們審完我,時間長達12小時。當回到監號裏,這一夜,恍恍惚惚,閉上眼睛就做惡夢,無法安睡。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心靈創傷,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為此,我從內心深處呼籲上級主管部門依法認真處理這一事件,嚴懲打人兇手。

    去年12月,廣東省公安廳為阻止省內大法弟子到珠海洪法,在12月14日晚及15日早上,省內各區街公安大肆拘捕曾走出來而他們認為沒有轉變的大法弟子,然後交給轄內的「綜治辦」人員負責,拘禁於各街內附近的招待所,並由各區的「610辦公室」人員總管,各街道派公安、保安及「綜治辦」人員24小時輪班看守。

    從12月14日至現在,被拘禁的大法弟子大部份尚未被放回家。為了抗議無理的關押,有一部份弟子已開始絕食。其中廣州市海珠區赤崗街的8名弟子已於8日開始絕食。

    另:廣州市海珠區拘禁大法弟子的部份地點:
    1、龍鳳街:廣東省公路局招待所
    2、赤崗街:海洋局南海分局招待所
    3、新港街:廣東省輕工學校招待所
    4、素社街:金匯花苑


    一位密雲看守所出來的大法弟子經歷

    我們一行是12月31日到天安門廣場護法。來到廣場,看到許多學員陸續打開橫幅,隨即便被連拖帶打的抓進警車。有一個老太太和一個中年男子因拒絕上車,被幾個警察圍著打。學員被拉到車裏,在外面隔著車窗都能看見他們狠命的打學員。我同三個同修轉了幾圈,看到有一個女學員被警察盤問,因拒絕,便被毆打。我們兩個學員打開橫幅「法正人間」高高舉起,另一個學員則散發傳單。

    來到分局,裏面已經有很多學員,有位阿姨頭上鮮血直流,有的學員手上淌著鮮血。我們集體抗議,要求不許打學員。後來我們被陸續分流到密雲,編號、拍照。我不配合他們拍照,他們就摁倒我,讓我仰面。五六個人分別踩著我的手腳、胸部,抓著我的頭髮,還打我的臉。後來大家陸續進了密雲看守所。只剩下我和另一個學員,晚上被帶到派出所。我們不說姓名地址,警察就用電棍打我們,因電棍沒電,改用鐵棍打。然後警察又將寫有老師壞話的紙貼在我胸前,我撕掉,繼續遭到毒打。接著警察又將我拉到屋外站在冰上凍,並把我的外衣脫掉,全身打。我心裏想打死也不能說,決不配合邪惡。後來他們把我拉回屋裏,我還是不配合,他們就又將我拉出去凍。我想逃走,但心態不穩,放棄了。晚上12點被押回關押,第二天繼續提審。他們用很多謊話騙我,又說給我書,給材料看,又給食物、水,我都拒絕了。他們見我還是不肯說,又拉我到冰地裏凍,用手銬銬著,還左右選地方,生怕被人看見。我就想,我一定要闖出去,揭露他們,叫世人知道他們的邪惡。

    在牢房時,有一個老太太,50多歲。因煉功被警察用水澆濕全身,大家都幫她換上衣服。每當有人被提審,我們大家都站起來集體窒息邪惡,不配合他們。他們就兇惡地進來打我們,拖我們出去。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們屋的學員因集體絕食,陸陸續續被放了出去。當我絕食進入第七天時,也被他們放了。我又回到了家鄉,繼續回去做一個大法粒子該做的事去了。

    據可靠消息哈爾濱市道裏區公安分局在安發橋蹲坑,前幾天有四名哈工大學生夜間在掛橫幅時被抓。還有些警察假扮出租車司機和乘客嘮法輪大法的事情,來判斷你是否是大法弟子。希望大家在講清真象、掛橫幅時注意安全,不要被邪惡鑽空子。

    郭文琦,女,24歲,新加坡國立大學工商管理系碩士研究生,新加坡法輪功學員。11月中旬回國度假期間,在西藏向世人介紹法輪功時被捕,至今仍在西藏關押。家人打聽到她非常堅定,公安部門不予釋放。現在學校已經開學,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來關心和幫助,使她能夠早日重返校園。


    武漢弟子被秘密判刑

    1月6日四名武漢弟子在公園煉功洪法,被派出所抓走送到應城一看守所,去北京上訪的兩名弟子陳金枝、黃文英、(女)從北京送回廠裏派車把她們從武漢接回送到應城一看守所,聽司機講她倆被北京公安毒打,打得整個人都變了形,陳明,萬志強(男)汪建榮(女)被密秘判刑,家人都不知道,陳明因堅持修煉不配合他們,就被毒打得站不起來。陳金枝是廠子弟學校老師,學生們很喜歡她,因她書教的好,對孩子們非常好。黃文英廠職工,她們對大法都很堅定。


    成都簡訊

    四川資陽大堰勞教所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行為仍在繼續。元月2日,因合法上訪被無辜勞教的大法學員鄭方軍按勞教所的有關規定應該到期釋放,但是,由於鄭方軍從來沒有寫過悔過書、決裂書等,因此被取消了他參加勞動的獎分,到期仍不釋放。現在他仍在入所隊參加勞動。鄭方軍是遂寧市的農民,平時在成都市收舊家具、報紙、破爛等賺點錢補貼家用,樸實、勤勞、憨厚,深得成都一些煉功點上熟悉他的功友們的敬重。不知鄭方軍功友何時才能離開魔窟。

    目前大堰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全部從前段時間悟偏的狀態中醒悟過來,把自己歸正到正法的立場上來了,紛紛向勞教所表明了自己鮮明的態度,不但堅修大法心不動 ,而且積極、主動地正法。但他們的行為遭到了勞教所的迫害。大法弟子王習偉要求煉功被分到集訓隊進行嚴管。王海乾被分到6中隊幹重體力活。在這之前更早一些時候,機械廠中隊的吳榮耀和羅振貴因為要求撤回以前違心寫的悔過書也遭到了迫害。羅振貴被調到集訓隊。特別是吳榮耀,他被調到以嚴厲的紀律和磚廠沉重、殘酷的重體力活而被稱為「魔鬼中隊」的四中隊,白天幹完沉重的體力活後,晚上回去還要學習、還要卷鞭炮筒,一般的勞教學員卷200根,吳榮耀卻必須上交600根,後又漲到800、1000根。

    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剩下的180餘名大法學員目前有百分之八十的學員已經從前短時間的不正確狀態中醒悟過來,回到了正法立場上,並在不斷跟上正法進程。


    黑龍江省富裕縣大法弟子被勞教名單

    趙志剛,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2年;
    崔勛建,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2年;
    劉純富,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1年半;
    國慶,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1年;
    鄧青山,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1年;
    國燕,99年11月份因進京上訪被勞教1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況,被加期7個月;
    崔麗輝,因上訪被勞教一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況,被加期7個月;
    徐全風,因上訪被勞教一年,因堅持反映情況被迫害,於2000年12月28日送齊齊哈爾市治病,自入拘留所以後,一直不准其家人接見,並對其進行人身摧殘;
    張玉紅,被勞教一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況,被加期3個月;
    陶紅燕,因上訪被勞教一年,後加期3個月;
    劉同,因上訪被勞教一年;
    馬慧賢、漂仁鳳,各被勞教一年;
    劉豔波,勞教2年;
    王紹輝、張興余、馬風歧、馬良峰等6人各被勞教一年;
    張洪合,勞教2年;
    高青格,勞教一年。

    大慶大法弟子楊國慶,因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拘留15天,後因不寫保證被秘密轉走加期2個月,其父找其單位領導保釋,但其單位領導因怕楊國慶再次上訪而下崗沒有保釋。據派出所公安人員說,如果楊國慶2個月後再不寫保證,直接進行勞教。


    介紹一種洪法方法

    材料:一塊三合板與標語的大小一樣, 同樣大小一塊8-10毫米厚的可吸水的海綿,事先刻好的鏤空字的透明塑料(略硬,可到文具店去購買一種簡易的文件夾)

    方法:在海綿上面灌滿印油,將事先刻好的鏤空字的透明塑料(和海綿、三合板的長度一樣,寬度略寬)蒙在海綿上,用三合板做底,放上海綿,四週用膠帶將灌滿印油的海綿、三合板一起封好,以防印油流出,三合板最好也用寬膠帶封嚴以免浪費印油。使用:直接在牆上或其他合適的地方一按,一副標語就成功了,注意開始使用時印油多,操作時要輕,否則字不清楚,也浪費印油。這種方法很方便、安全,也適合農村洪法。


    惡有惡報

    黑龍江省富裕縣公安幹警李貴仁,在審問法輪功學員時,口出髒話,侮辱人格,連老年人也不放過,許多煉功人都挨過他的打。在最近的一次車禍中,李貴仁腦袋被撞掉一半,腿被撞折。知情人說這是報應,真是蒼天有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