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唐山開平勞教所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2日】開平勞教所關押著三百左右的大法女弟子。(男的全部轉往保定高陽勞教所)他們把我們修煉的人封閉式的管理。就是只有封閉在一個空間的人才能相見,其他的人一律見不到。而且家屬探視必須是他們認為改造的好的,既是符合他們的要求:不違反所規、所紀的,如果大法弟子在隊裏(所裏)絕食、煉功、學法等一律不允許探視。所以很多家屬往返多次只能是把東西留下,而見不上一面。留下的東西必須經過嚴格的檢查,棉被、褥拆開,衣服可疑之處拆開,連手紙都要抖摟散開。我們在十月份連續六次被突擊式人體搜查,同時進行物品、行李大搜查。後果可想而知,狼籍一片,物、主兩異。

在黑暗的十月裏,大法弟子只要煉功、背法就被吊到樹上,腳離地懸起,手被束縛帶綁到樹叉上,一直吊到深夜1點鐘,長期絕食的功友,因體力不夠,吊到樹上就暈死過去,連尿濕褲子都不知道。每天都有功友被打,用電棒擊、用橡膠棒打,隊長帶著學員(犯罪的勞教犯)們一齊動手。張家口的龔玉芝被打的一個月後臀部仍是青紫一片。青龍縣的張志彬臉被打的變形,腫的看不出模樣來,幾乎每天隊裏的柿子樹上,菜園的樹上都吊滿了大法弟子。

我們就是為了向世人講清真象,就是為了證實大法,讓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我們才拋棄了自己的一切走出來了,面對所裏、隊裏這些邪惡勢力,我們仍要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我們沒有犯罪,只是國家錯誤政策逼迫我們到勞教所裏來了。我們在圓滿之前就是一個修煉的人,就學法、煉功、修心,做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

由於隊裏絕食的人越來越多,插管、灌食對勞教所的大夫來說,勞動量就大,所以所裏與隊裏共同安排了由學員(犯罪的勞教人員)進行人工灌食,也就是隊長們所謂的餵飯。

先用束縛帶綁住手、腳,然後由一個學員一隻腳踩在大法弟子綁住的兩臂之間,腳踩在肚子上,一隻手捏住鼻子,另一隻手擠住嘴巴,另一個學員一隻手拿著金屬湯勺插到嘴裏壓住舌頭與牙,另一隻手端住飯盒往嘴裏倒,不讓功友有喘息之機,唐山市的何靜在勞教所關押了13個月,其中有10個月是在絕食中,最後一次絕食是7月15日──12月21日,她的氣力很弱。第一次灌食時給她灌了半個小時,她當時就只有出的氣,而沒有進的氣了,是功友和學員給她掏痰、捶背,折騰了半個小時才緩過氣來,在場的都流下了眼淚,而灌食者卻大笑著揚長而去!

另一個是秦皇島55歲的宋錫璜,從8月18日起絕食,體質比較弱。她們灌完後,這個人就抽筋起來,隨之失去知覺,是誰這麼使勁打我後背?隨著吐出了一口長氣,這才緩了過來,其實功友與學員這時早已把她扶坐、盤腿(當時給她盤腿的人說腿都發硬,盤不上),捶背已經折騰好長一陣子了。還有一位58歲的功友老周,因為她掙扎拒灌被打的腰都直不起來,很長時間總是大小便失禁,貓著腰走路,當我們把這些實際情況向管理處的李強處長反映時,他卻說:「應該一天灌三遍」。在以後的一段日子裏真的一天灌三遍。

更有甚者,每個功友一次要被灌2飯盆(約十來斤重),當她們被灌得痛苦呻吟時,灌食者:李俊青、孫秀媛卻罵著不堪入耳的下流話,用湯勺使勁往咽喉處搗,平時學員們吃飯六個人一桌,只有一盆稀飯,而何靜一次一個人就給灌了這麼一盆粥。當時她痛苦的流著淚,嚥不下去,灌食的李俊青用勺在她嘴裏一邊搗一邊罵,實是不堪入耳,不能啟齒。過後何靜說就覺得胃像個氣球一樣飄起來了。它們還往粥裏加大粒鹽,我們每天都胃酸,都浮腫。

12月6日女隊二中隊的大法弟子被迫搬到了男隊的小跨院,就是禁閉院,長期絕食的9個功友被關進了禁閉室住下。

為了開創環境,她們9個人利用站隊的機會在院裏煉靜功,被一個個扔回了禁閉室,帶動了全體功友的煉功與絕食。這使主管我們的管理處的趙處長與隊長們惱怒之下訓斥與加碼嚴管。不許我們出禁閉室,不許我們煉功,這9個人的管理隊長張文君開始了升級管理。

這9個長期絕食的人中有絕食十個月的何靜,有絕食四個月的朱有榮、王玉華、史玉茹、宋錫璜。她們的身體都很虛弱,說話的聲音都很小,其餘的也是絕食2、3個月的。就這樣的身體,管班隊長警察張文君早上7點就把她們一個一個扔到外間地上,坐不住的只能躺到地上,一坐就是半天,午休後仍給扔到地上,直到她下班揚長而去,我們才回到床上。有一次一個男隊隊長進來看見了,對張隊長說:「怎麼坐在地上,讓她們坐到床上去。」張文君說:「床架不住她們壓」。就這樣我們連續忍了3天。

我們不禁要問:「這是善待大法弟子嗎?我們沒有犯法,沒有犯罪,為甚麼遭到這非人待遇?我們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制止這些極不人道的邪惡行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