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政治觀和人權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25日】 江澤民大談三講,他談的是甚麼樣的政治呢?他所說的政治,不外乎是圍繞著政權的鬥爭,是奪權與反奪權,顛覆與反顛覆之類的東西。應該說,政治的內涵不止這些。比如,民主,自由,他就避而不談。江澤民政治內涵方面的重大缺陷在於把奪取政權,顛覆政權的概念和範圍無限制的放大和擴展,擴展到非政治的思想,宗教,信仰,鍛煉,修真養性,氣功,祛病健身,提高道德素質,人民受到不公正待遇,按照憲法規定,向政府反映情況,等等,全都作為反對政府,顛覆政權的行動予以鎮壓。這就改變了政治的含義,偷換了顛覆的內容,使鬥爭擴大化,把矛頭指向了人民內部,導致了思想理論的混亂,決策行動的謬誤和政治局勢的動盪,所以江澤民講的政治,行的政治成了社會不安定的源頭。

一般的講,顛覆政權的威脅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是國外武裝勢力的入侵;二是國內上層執掌大權的集團和人物的蛻變;三是國內的叛逆勢力。第一類的情況容易識別,可以動員人民的力量去抵抗。第二類的可能性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在於,經歷了幾千年的封建統治,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法西斯的思想在近代也有所滲透。這些東西雖曾批判,但餘毒遠未肅清,一有機會就會冒頭。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面積,十二億人口的中國實在太大,由於各種因緣際會,有的人登上統治寶座,思想,品格,道德,修養,才識都不到位,一坐上去就昏了頭。如果權力慾,物質欲,自私慾,役使欲無限制地發展,唯我獨尊,獨裁專橫,猜忌暴虐意識一旦佔據上風,就會無限制地擴大自己的特權,無休止地壓制人民百姓,從而使政權變質,人民政權名存實亡。這是未經轉手,同樣在一個人主掌國家大權形式下和平演變式的顛覆。要講政治,要防止這種顛覆,必須建立健全民主選舉,罷免,監督,制衡,檢舉揭發,彈劾,審判,懲辦等制度和機制,以及切實保證廣大人民檢舉,揭發,批評以及言論,出版,新聞等等自由,而不是壓制。

第三種顛覆的力量是來自國內的顛覆勢力。叛逆勢力搞顛覆起碼要有三個條件。一是顛覆的理論和綱領;二是顛覆的組織和武裝;三是顛覆的暴烈行動。

如果要指控法輪功反政府,搞顛覆,按理應該具備以上三條。但迄今為止,據中國政府公布的法輪功的材料來看,任何上述的證據都沒有。從思想上看,一個人想當皇帝,總會有所表露。比如,毛澤東表示「糞土當年萬戶侯」,「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與此相反,法輪功修煉者不想當官,沒有政治興趣的特點也特別清楚。他教人放下對名利自私心的執著,修真善忍,修成後去自己的樂園。對功名利祿毫無興趣,何談顛覆政權?可見江澤民在法輪功問題上大作文章是沒有任何道理的。

在人權問題上,江澤民說,自己作得很出色,目前是中國歷史上人權的最佳時期。這裏有沒有必要提出兩點質疑?

江澤民有沒有資格說自己養活了十二億人民?沒有人民終年的辛勤勞動,那裏有人能談得上生存和發展?人們不曾忘記三年自然災害期間,養活國家和人民的農民被活活餓死了三千萬,全國人民也在忍飢挨餓。前些日子,江澤民們購買農民的糧食,還打白條。白拿,白吃,白要,到底是誰養活了誰?江澤民們又是怎樣保證老百姓的生存權和發展權的呢?

在中國要談人權,政治權最為重要。因為江澤民只要給誰扣上反政府的政治帽子,政治權一旦被剝奪,財產權,勞動權,教育權,人身安全,生命權,生存權,發展權就一概被剝奪。

從一段時間來看,江澤民似乎主要是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但是他講的是泛政治化的顛覆理論,行的是隨意擴大化的政策。動輒說誰誰誰要搞顛覆,一懷疑到誰就整誰。一整誰,政治上的權利被剝奪,其他的權利都被剝奪。這樣的泛政治化的統治方式,隨時都可以像森林大火一樣,蔓延到其他人們的生活範圍。今天整法輪功,就是明天更多無辜百姓受整的前奏。所以江澤民無端地整治法輪功,是對所有人民人權的挑戰。維護人權,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大火蔓延,只有奮力撲滅,隔岸觀火已是差矣,火上澆油,參加縱火,更是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