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村大法弟子的故事

——河北大法弟子梁馨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7日】善,人人願與之同道;惡,人人避而唯恐不及。人間自古善惡同存,人人皆知。自去年7.20少數人利用手中權力打擊法輪功修煉者開始,我就清醒地看到法輪功修煉者是人間真正善的體現,他(她)們都敢講真話,剛正不阿的品格,尤為震撼人心,這些大法弟子為我們積鬱許久的中國老百姓出了一口氣,他們甘冒生命的危險,手無寸鐵,敢於向惡勢力宣戰。惡的在善的光芒面前暴露得沒了一絲偽善,扯下了它們的偽裝,政府、公安人員中的流氓惡棍更加無賴凶暴地鎮壓,在新舊世紀交替的今天,在善與惡的碰撞與較量中,迸發出無數可歌可泣、催人淚下的動人故事,將激勵未來的人--留下來的好人,人們將更加珍惜大法弟子用生命鋪就的將來得之不易的那份機緣,這正是法輪功真相為甚麼與現在我們每個人生命息息相關的原因所在了。

我今天講給大家的是一位我熟悉的大法弟子在獄中飽受苦難的一段親身經歷,讓人心酸的真實故事。

她叫梁馨,今年46歲,家住某縣農村。她96年得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就得時時嚴格按"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不知不覺中,她的性格變好了,心性提高了,原來要破碎的家庭和睦了,她身體多年的疾病也消失了,一家人和和氣氣,其樂融融。

但好景不長,當大法給人間帶來真正善的表現時,惡就再也坐不住了,急急地跳出來反抗--99年7月,中國少數人開始造謠、污陷,採用各種辦法動員全社會力量來打壓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正直的大法弟子當然不能容忍惡勢力破壞大法,紛紛起來護法,採用各種方式向當局與人民講清法輪功真相。在這過程中,大法弟子沒有絲毫過激的言行,只是用自己的善心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

1999年12月3日,梁馨與另一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相。剛下火車,就被公安追問多次是否是煉法輪功的,當時她沒多想就回答他們:"我是。"就這樣還沒反映成就被非法抓了起來,送到某地。12月4日在某地公安局,公安說她影響他們休息了,無理搶走她九百多元錢。到了看守所,又因她煉功,幹警給她戴背銬長達115個小時,幹警問她還煉不煉功時,她只說了一個字"煉",就被判兩年勞教。這就叫中國的法律,想怎麼判就怎麼判,想怎樣治人就怎樣治人。

今年初,梁馨從看守所進到石市勞教所。每天從早6點30分一直到凌晨1點,都在不停地幹活,這麼大的勞動強度,存心是想累死人,於是她就給勞教所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字不多,就20來字,要求八小時工作制。過了幾天沒人回答,後來,某政委來到該大隊,她就問政委信收到沒有,隊長們就說她攔政委的車了,從小隊長一直到大隊長把她推到一間空屋子裏上繩,對她拳打腳踢,打完了,帶手銬站牆根。然後,科長叫她承認錯誤,她說:"我沒錯。"經他們這麼一折騰,梁馨渾身骨頭象酥了一樣,2、3天都沒緩過勁來,也沒讓她休息,但她卻爭得了八小時工作時間。其實就是這樣,你越放任惡的行為,惡就越猖狂。本來嘛,她們根本無罪,是無辜的,怎麼能跟真正的犯人一樣被勞教呢?她們後來在勞教所也認識到了這一點,於是就行動起來,不再服從錯誤的決定,為此她們被集體罰站,從3月11日早6點30分一直到夜裏11、12點,有時更晚,她們只要煉功就被犯人痛打一通,她們吃飯、喝水、上廁所都受到嚴厲的監控。3月20日左右,梁馨和隊長請示想寫反映人權的事,隊長當然不允,也不讓說。中隊長不高興了,把她痛打了一頓,叫她去牆根站著,她就小聲背《論語》,另一個中隊長帶著幾個男隊長過來就煽她臉,耳光像雨點一樣,還不解氣,又兇狠地用電棍電她脖子、後背,手段極其殘忍。

後來,勞教所又改變手法來懲制她們,從3月底開始每天拿出八小時練隊,做廣播操,以糾正動作為由,讓她們單腿站著,站不住就被打罵。她們當中最大年齡的58歲,最小22歲,在練隊那段日子,隨時都有人被叫到辦公室,用警棍打她們屁股,有的用板子打臉,用皮帶抽,上繩等,毫無人性可言。往往在正義面前,兇惡更激發出善良人正直的覺悟,4月28日,在勞教所的52名大法弟子脫下了"區別服",拒絕吃飯、喝水,3天後他們被強行灌食。5月13日梁馨出去煉功又遭到隊長與犯人們的打罵,她就以絕食抗爭,這次絕食長達20天,以後每天就吃一頓飯。就這樣到6月9日,把她與另外幾名大法弟子送到第三大隊,在第三大隊,打罵、帶銬罰站、吊暖氣管等手段更是家常便飯,只要一煉功,一背法就遭到殘暴的虐待。有一次被人高馬大的科長用蠻力打了七、八個耳光;一個姓劉的男隊長更甚,讓梁馨光著腳,用農村最卑鄙的手法整治她。幹警打犯人都犯法,何況打無辜被害的大法弟子,可他們就是這樣知法犯法。

後來,梁馨的親人來勞教所探視,開始勞教所說她表現不好,不讓探視。梁馨的二姐就失聲痛哭,隊長說同情孩子讓她們相見,但必須帶手銬。當她們親人相見時,看見梁馨被折磨的那個樣子,哭成一團,家人問她有甚麼本事和政府作對,她說:"我不和任何人作對,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修煉人,我是佛法修煉。"接見完後,一名監控在滿屋子裏有30多名監控、還有科長在場的情況下,無恥地把她的下身衣服扒光,一直到腳脖子,簡直就是一群流氓,他們做為執法者,敗壞國家形象,真是傷天害理,罄竹難書啊!!

後來,她們又被送回勞教大隊,迫害仍在繼續,甚至變本加厲。有一次由於她們背書,過去侵華日軍用辣椒水灌地下黨,現在人民政府的管教用辣椒粉塞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的嘴,有個人甚至被抹到眼睛裏,痛得她在地上打滾,接著監控又用毛巾堵、勒她們的嘴,有的大法弟子嘴都被勒破了,毛巾上沾滿了血。九個小時過去了,隊長終於推門進來了,說:你們不要鬧了。這場磨難才算過去了。

其實,要想把梁馨在勞教所這八個月的親身遭遇都寫出來,能寫整整一本書,但我想就此罷筆,因為我的目的是想讓世人知道一個問題---那就是善良的大法弟子在邪惡面前沒有絲毫邪念,一身正氣、不畏殘暴,而邪惡之徒在正義與善良面前顯得那麼無能,真可謂善的力量無所不摧。"善惡皆有報",這是宇宙的理,我真誠地希望普天下善良的人,都站在善良的大法弟子這一邊,發自內心地支持他們的正義之舉,這才是明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