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苦肉計加現身說法」這種特務破壞新形式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6日】 去年7.20以來,在江澤民的親自主持和一次次死命令的催促下,中國各地公安逮捕了大批上訪說明事實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並對善良和平的學員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和「洗腦」,企圖逼迫法輪功學員背叛對真理的信仰。為了讓學員寫「悔過書」,他們用盡了卑鄙的手段。在「特務加假經文」的鬧劇在社會上瘋狂上演一陣之後,近來他們又開始採用專門針對被關押學員的「苦肉計加現身說法」的新形式,讓混在獄中的特務帶頭搞甚麼「轉化現身說法」,找一些人呼應,造成種種假象。在和外界隔絕、沒有條件學法煉功交流的環境中,這種特務形式帶有的迷惑性可能成為對學員的肉體和精神雙重酷刑,值得我們充份地警惕。

師父在新經文「理性」中指出:「被抓不是目的,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的。」經過一年的磨礪,很多學員已經置生死於度外,為了弘法和配合師父正法,隨時被抓也在所不惜。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珍惜大法的這批精英。為了更好地弘揚大法和助師世間行,我們要儘量不被邪惡抓走,不讓邪惡之徒控制我們自由的陰謀得逞。同時,萬一落入江澤民和其爪牙們的手中,對他們卑鄙的那一套要有個清醒認識。

「酷刑」和「心理戰」這套手法是他們在渣滓洞從戴X那裏學來的,歷次政治運動中經常使用,現在又把它拿來對付法輪功。最簡單的一招是:你要是投降了,就放你回家,你要是不從,那就搞得你身體精神痛苦不堪,無限期關押。目的只有一個:讓你屈服,讓你背叛。記得文革批鬥人時常說:「誰誰誰說過甚麼。他這不是宣揚『甚麼甚麼論』嗎?你還跟他走?」這套手法的現代翻版是「對法本身的執著也要放下」啦,「包括對看書、煉功的執著也要放下」啦,「已經圓滿啦,不用再修啦」等等,盡是偷換概念,胡攪蠻纏。為甚麼文革中批判文章一寫十年不斷?就是因為任何一句話都可以被人偷梁換柱、無限歪曲、上綱上線。

面對當前這種「苦肉計加現身說法」的特務破壞形式,若是對其言詞一句一句地進行品味,然後再決定是否拒絕或者進行糾正,那就已經上了邪惡勢力的當,就像假經文一看就受干擾一樣。對於邪惡勢力的陰謀破壞,我們必須堅決抵制,決不上當。

事實很清楚,這些崇尚暴力、權力,為了私利私慾可以出賣一切的打手、說客、特務和指使他們幹壞事的那些人都是邪惡勢力用來破壞大法和修煉的。舊勢力安排了這些註定要被銷毀的低層生命來在今天這個世上破壞大法,這些被舊勢力利用著的低層生命呆在監獄勞改所那些罪惡場所的目的就是破壞,並且為了達到破壞的目的他們是不擇手段的,這也是他們本身的惡劣本性決定的。修煉人要時刻保持善心,包括對給自己個人製造磨難的那些生命。然而,並不是所有的生命都是我們洪法的對像。如果專政機構中真有有緣人,那他首先應該自己識得眼前的正邪,才能擺正他自己的位置。

任何酷刑和詭辯最後無非是要達到它的邪惡目的:讓你背叛大法,寫「保證書」「悔過書」,而那是修煉的人絕對不能做的。我們這批修煉人最起碼也要做到「以法為師」「走向圓滿」,難道我們修煉正法、維護正法有甚麼值得悔過的嗎?現在中國社會的法律已經被江澤民這種對「真善忍」恨之入骨的邪惡之徒歪曲踐踏,失去了維持正義、維護社會穩定和為民做主的功能。難道把大法定成邪教的立法不是邪惡的嗎?而維護這個邪惡立法的法律規定不是需要糾正和找回尊嚴的嗎?我們修煉人能拿這些以敗壞的道德和變異的人類文化為基礎的規定作為自己的行為標準嗎?再者,修煉的人不是常人,修成的那一面是神的行為,神怎麼能給邪惡的低層生命寫甚麼保證呢?神怎麼能向即將被銷毀的生命為護法而悔過呢?

由於廣大學員堅定護法,在各種磨難中表現出異常的勇敢,邪惡勢力還可能想出一些更加毒辣的手段加劇迫害,讓我們記住師父的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多學法」,珍惜自己在歷史的長河中用生命的巨大付出換來的修煉機緣,珍惜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救度我們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做一個真正的神,未來宇宙的偉大保衛者。

警惕特務破壞,利用一切方便揭露鎮壓的陰謀,不讓任何破壞大法的邪惡手段得逞。

大法學員
2000年9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