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比鄰,咫尺天涯

——善心說明真相,層層突破屏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13日】 這是一對相互信任的朋友之間的越洋書信、傳真、電子信件對話。國內朋友尚不了解法輪功,但知道海外朋友是煉功人。

(一)詢問和介紹鎮壓情況

國內朋友:怎麼好久沒有你的消息了?忙甚麼呢?法輪功又怎麼啦?電視上又開始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批了,好像還抓起來一大堆人。為甚麼?

海外學員:好久沒有寫信給你了,一切可好?最近事情較多,先是工作忙,加上修煉中的事情也多些。中國政府在這兒的華人中也一再地散布謠言攻擊法輪功,我們這些煉功的人當然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每一個人都不應該錯過的,所以我們從網上下載了許多各方面澄清事實真象以及國內學員遭受殘酷迫害的文章,希望這兒的華人對法輪功有個正確認識,也希望政府能和法輪功學員直接對話。

我想你還不知道,自去年7/20政府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抓捕法輪功學員後,至今已有29人被害死,其中有18歲的少女,也有七旬老翁。很多人是在押期間被活活打死的,比如山東省的煉法輪功的趙金華,在田間幹活兒時被抓走,警察打一通,停下來問問她是不是還煉?她說「煉」;再打一通,再停下來問,她還說「煉」,就這麼給打死了。陳子秀,被警察逼著光著腳在雪地裏走,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天,當警察逼著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時,這位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與趙金華關在一起的學員出獄後將這些事情告訴了海外的學員,結果講出真象的學員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被判三年徒刑。想一想,政府運用國家機器將自己的百姓毆打致死,這可是「國家機密」呢?!公安部門在通知家屬時,都說是死於心臟病。死於「心臟病」的這些人都是遍體鱗傷。

陳子秀的女兒不煉法輪功,她只知道自己的母親生前美麗健康善良,她要為自己的母親討個公道,也被當地地方官抓起來拘留。6月底,32歲的大學教師趙昕在紫竹院煉功時被抓,第四、五、六節頸椎被打成粉碎性骨折,現在還在醫院。

這些殘酷的事實恐怕你聽到後,信都不敢信。然而這就是法輪功學員親身遭受的折磨。為甚麼?就因為他們希望有一塊地方可以給他們煉煉功,有一本他們心愛的書《轉法輪》可以在社會上合法出版,僅此而已。自從去年政府宣布取締法輪功後,天安門前從來都沒有間斷過法輪功學員去上訪。他們去那裏不是為了反對政府,只是為了告訴政府和所有的人:法輪大法好!希望政府糾正所做的錯誤決定。

你想想,如果法輪功真象政府宣傳的那樣不好,當警察用電棍電,用竹籤穿十指,上老虎凳,脫光了衣服打……時,法輪功群眾是不是有一個算一個,早就不煉了?可是為甚麼遭受了如此非人待遇,他們就是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呢?鎮壓再殘酷壓不倒人心啊!人們從心裏受益的事,你如何讓他放棄?政府若真是為了人民好,為甚麼會對其子民採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拒絕聽他們講的任何一句話,就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回答說「是」,接踵而至的就是各種各樣的酷刑?

希望你一直都在堅持看《轉法輪》這本書,既然已經得了法了,就不要錯過。


--------------------------------------------------------------------------------

(二)不想相信真相
國內朋友:真高興終於收到你的信了。不過你的情緒好像很激動。你說的那些事情這邊當然不可能報導。不過好像是天安門一直就沒消停過,總是今天抓幾個,明天抓幾個,但是好像關幾天也就放了。我覺得你說的有些過了,現在不應該會有打人致死的。真是不懂那邊鬧得很兇麼?我覺得你也不要只聽一方的,嗨!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海外學員--當我看到上面的回信時,心裏真是說不出來的滋味。心裏面不平靜,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就甚麼都沒說,從「明慧」上選了一篇西方學員的文章給國內的朋友寄了過去。

--------------------------------------------------------------------------------

(三)疑惑和更多的事實真相
國內朋友:我真是不懂,為甚麼兩方面說的差得那麼遠?肯定有一方在說謊,但我不知道是誰。也許這麼說你會覺得我不開竅,但我確實覺得不知道該信誰的。上封信你告訴我是死了29人,這次又說是24人。我問了一下相關的人,據說是不會在關押期間致人於死地的。看那本書時我確實覺得是本不錯的書,教人磨煉心性,教人真善忍,但是我真的不喜歡它參與政治。我剪下來兩篇關於法輪功的報導,若有可能給你帶過去。還是不參與政治吧。我覺得有些事不要弄得太極端了。我不是跟你扳槓,只是覺得那位學員的話太偏激了些。

海外學員:從明慧網上copy了兩篇文章給你看看。那篇西方學員的文章是前些時候寫的,當時被迫害致死的是24人,我給你寫e-mail時已上升為29人,其實事隔幾天,已升到33人了。

我想,有一點你還沒搞清楚:法輪功學員的這些做法,去上訪也好,去天安門也好,利用各種渠道向大家說明事實真象,等等等等,為的是讓政府和廣大民眾知道:大法是好的,政府鎮壓是錯的,希望政府了解了真實情況後能撤銷鎮壓政策,給大法學員合法的煉功環境,釋放所有在押法輪功學員。沒有人要政府中的任何一個人下台,也沒有人想要換一換政府,之類的事情。

XX,書你是看了,可是遠遠地不夠。當你的心情恬淡無爭時,說真的,就算有人把那個政權的大權擺在你的面前,你的心都不會為之所動的。政治中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與修煉人要達到的祥和安寧是何等的天壤之別。無怪有學員說:我們要的無非是有《轉法輪》這本書讀,有個地方可以煉功;現在連這些最基本的權利都沒有了,我們不得不去向政府反映情況。可是這麼長時間了,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與政治攪在一起是恥辱,那決不是修煉人所要的。

美國著名的「華爾街時報」頭版頭條報導了陳子秀女士被迫害之死的經過。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仍然說:修煉法輪功是我的一種權利。

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沒有做甚麼,為甚麼世界各國政府、各國際組織對法輪功學員在大陸所遭到的各種各樣的迫害都表示了極大的關注,也一再地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人權的踐踏。去年十月,三十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附近舉行了外國記者招待會,將他們被抓被打被虐待的事實向媒體公布。之後,與會學員被抓並被判長期徒刑;與會的外國記者受到騷擾,有的被迫離開中國。

一位懷孕七個月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流產,因為當地警察要多關押她一段時間。懷孕的法輪功學員被打的事例也是屢見不鮮的。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因為要帶小孫女、照顧老伴兒,所以一直是自己在家煉功、看書的。自政府取締法輪功後,她領著小孫女開始到外面煉功,因為她想通過自己的行動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政府的決定是錯的。因為在外煉功,她被抓起來,戴上了「地牢」這種給死囚戴的刑具。幾乎無法行走,管教教給她怎麼走路,其實她只能一寸一寸地移。六十米的路她「走」了四十分鐘,連犯人看了都止不住地哭。

XX,我不是強迫你相信以上的這些事,我只是把這些事實告訴你。我過去所能做的也無非是告訴你這本書好,把這大法擺在你面前,然而是不是接受還得看你自己;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把這些煉功人被迫害的事實告訴你,是非曲直還得你自己決定。我過去、現在、將來所能做的,就是告訴我身邊的認識、不認識的人:法輪大法好!

我用我最真的心,希望所有有緣的人都能來讀一讀《轉法輪》。(與這封信一起,我又從「明慧」上選了幾篇學員受迫害的文章寄了過去。)

--------------------------------------------------------------------------------

(四)不敢相信真相
國內朋友:收到你的信,我實在是太驚訝了,以致於我真的不相信。我要再看看,再想想。有些事情我還是覺得不可能發生的,尤其是在北京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你都信麼?太恐怖了!

海外學員: 我沒有回朋友的信,又繼續選了幾篇文章寄了過去。

--------------------------------------------------------------------------------

(五)仍希望事實不是真的
國內朋友:你發的信我都看了,從一開始的一點兒也不信到現在的將信將疑,警察打犯人好像是眾所周知的,但絕對不會傷人性命。現在的中國還是有敢於站出來說話的,所以他們不會太過份。我看了你的報導,陳子秀的……我知道確實一到敏感的日子就把他們抓起來,但過了風聲肯定就放。外地來京人員也是遣送回原籍。你說這些人裏就一定都是好人麼?有沒有趁機搗亂的?我問得愚蠢麼?天,到底事實是甚麼?我突然有一種文革時期的感受,根本就不知道甚麼是對的。

海外學員──除了寄學員受迫害的文章外,又寄了些各國政府、各國際組織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譴責。

--------------------------------------------------------------------------------

(六)希望被說服,以便接受事實真相
國內朋友: 我把你給我寫的信都考貝了一份兒,準備打出來仔細研究。我受了三十年的教育,一時改不過來。我會慢慢看,好好想的。我還是在問別人,大家都認為罵人、打人都有可能,但是致死,確實有些難以相信。我算頑固不化麼?

海外學員: 你有沒有想一想:你問的那些人,他們了解真相嗎?即使了解的話,這樣的酷刑他們能輕易告訴別人嗎?要是對外人講了的話,他們的飯碗會不會不保?對一件事情相信與不相信的理由不在於你問了誰甚麼,而是看事實本身。你說是嗎?你換個角度想:如果我告訴你的這些事情是發生在中國以外的國家,比如說,美國,你會不會相信這些事情的發生?

你再看看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寫的那封公開信吧。一位痛失母親的女兒(那是相依為命的母女倆啊),一位親眼目睹了親生母親被虐死慘狀的女兒,那種痛是痛徹心肺的。這只是眾多悲劇中的一幕。誰沒有父母兄弟,誰沒有親朋好友,一個人遭到酷刑,痛的是多少人的心啊!

這樣的殘忍,無論誰知道了都會有讓人難以置信的感覺的。我告訴你這些,不是為了在你面前爭一個孰是孰非,我沒有這份「爭」的心。我只是想讓你明白:這樣的酷刑、這樣的慘無人道必須停止!我告訴你這些的目的不是讓你在信與不信之間做一個選擇,這是血淋淋的事實,你信與不信,它都在這兒。當你面對這些事實的時候,三十年的教育和你善良的本性應該使你清楚地認識到:這樣的酷刑、這樣的慘無人道必須停止。

有一個需要提醒的事實是:如果一個社會發生了這樣殘忍的事情,人們不去譴責、調查、追究兇手,反而百般懷疑、否定受害者──的申訴,那這個社會就已經是殘忍的了,而誰又能說滋養這種社會殘忍的每一個個體不殘忍的呢?至少是對邪惡隨波逐流、推波助瀾吧。

你再去看看有關陳子秀的那些文章,「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你有沒有想過:一位老人,一位經歷了滄桑到了安度晚年的老人,是甚麼,給予了她巨大的內在力量,使她面對殘酷竟是如此地金鋼不可奪其志?!是法輪大法。

(隨此信,我又將最近的一些消息寄給了國內的朋友)

一海外學員,2000年8月1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