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8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8日】 【大陸】7月7日清晨,大陸某市的大街小巷、公共場所及車站也都張貼了許多"關於法輪功真象的簡單問答」,有些住家和商店一大早也收到了大法弟子派發的傳單。這是近日來大陸一些城市出現的新氣象。不久的將來,更多的人會有機會在法輪功真相面前做出自己的判斷和選擇。

亞洲自由電台:世界法輪大法電台向中國政府致公開信抗議干擾播音
2000-07-06
香港消息:由法輪功學員創辦的"世界法輪大法電台"星期四發出致中國國家主席的公開信,抗議中國政府無視國際公約及國際慣例,用強力噪音干擾該電台的播音。

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導說,"世界法輪大法電台"自7月1號向中國大陸首播後,收到聽眾的祝賀與好評;但從7月2號起,開始不斷受到強力噪音的干擾,而且干擾頻率與電台播音頻率相同,都是9點915兆赫。為此,"世界法輪大法電台"向中國政府發出抗議信。目前,該電台仍堅持在北京時間晚上10點至11點向中國大陸播音。


【北京】東城拘留所草菅人命--"001"的遭遇
她,64歲,未報姓名,編號001(無端被拘在東城分局拘留所),現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她是外地大法弟子,想上北京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功是正法""政府把大法定為邪教是錯的"。5月13日剛走到天安門,看到警察用腳猛踢倒在地上的大法弟子的肚子,就上前阻止道:"小伙子,有事好好說,不要打人,打人犯法。"警察問:"你是甚麼人?"老人答:"我是大法弟子。"警察二話不說就將老人反扭著胳膊推上警車,送到東城拘留所,無端的將其拘留。

001號在拘留所期間向預審現身說法: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高德大法,把我這個經常到醫院搶救的人變成健康的人……而且表示堅決要堅修大法,並要求無罪釋放。

001號要求無罪釋放未被允許,不得不採取獄中唯一的抗議辦法--絕水、絕食。一天半後,在被強行灌食之後,老人突然栽倒在地板上,喘著粗氣,脈搏越來越弱。管教視而不見,過了幾個小時之後才讓兩個犯人把奄奄一息的老人架走。這是梅玉蘭慘死之後,又一名大法弟子的遭遇。


【北京】房山派出所警察殘暴虐待大法弟子
6月24日晚在北京房山區丁各莊我們有9名大法弟子被公安幹警強行抓進房山派出所,當時我們正坐在屋裏吃飯,公安人員執法犯法私自闖入民宅,對我們學員實行打罵,強行把我們按倒在地帶手銬,其中兩名大法弟子被公安人員打得頭破血流,然後把村長、村民全部找來,當時我對村長說,你們這樣做是犯法,村長說我是這個村的土皇上、閻王,進了我的三分地,就得聽我的。我說你這樣是在做壞事。村長打了我一個耳光,還理直氣壯地說我就犯法了,能怎麼樣?

有一位弟子抱著三週歲的女兒,女兒也是小弟子,警察對她大喊大叫,小弟子卻表現非常勇敢,沒有一點怕心,她的舉動震動了每個弟子的心。

警察對這些大法弟子大喊大罵,對學員大打出手。當晚,把我們用手銬反銬(兩個人銬在一起)長達6個小時,審完後已後半夜2點,把我們塞進後車箱像裝貨物一樣送到房山保安局(也有說是保密局),我們進去後,就開始絕食,第2天早上讓我們說出姓名、地址,我們堅決不說,後來就把我強行按倒在地,兩個人把我從屋裏拖出十來米遠(沒穿鞋),然後又用手銬把我反銬將近2小時,後來我告訴他他在犯法,我說刑法第258條規定,禁止行刑逼供,然後他們才把我的手銬拿下來。我們在保安局呆了兩天,第二天晚上9點多,一個警察審我時,我甚麼都不說,他用腳踢我,還用蒼蠅拍猛打我臉。第二天把我們轉送到房山拘留所,每天接受審問之前,還得說「報告」,不說就打你或踢你。絕食到第4天上午,我們仍然不說姓名、地址,無奈他們就給我們帶上手銬、腳鐐,去醫院插鼻管,一位叫小佳的弟子不配合他們,並告訴他們學員梅玉蘭就是因插鼻管被插死的,他們說插死他們負責。剛要插管,小佳不惜用生命護法,於是警察就給她帶上手銬、腳鐐,捆綁固定在床上強行灌食,小佳的牙咬得緊緊的,用鉗子也沒撬開,只好又插鼻管,因為手銬、腳鐐都固定在床上,你想動也動不了,就這樣,給惡魔插了兩次,我去兩次,實際插了三次,第一次是插在右鼻孔,第二次再插在左鼻孔時就感覺裏面全是堵死的,管插不進去,護士還硬往裏插,當時我就感覺疼痛難忍,感覺管在往大腦裏插,實在難插,然後護士才把管拔出來,後來鼻孔出了很多血,到拘留所後,我的鼻子還一直出血。

第四天晚上我一宿也沒睡覺,晚11點多鐘,審完我之後,(因為每次審我,我就是三個字:不想說),他們沒有辦法,就把同號的4個犯人叫去,讓她們對我施加壓力,有的打我,有的罵我,讓我蹲著,用盡辦法,我還是不說,還把號裏的4名大法弟子也叫去,讓她們幫助我也像她們那樣去做(說出姓名、地址),我和4名大法弟子一起切磋,然後她們很快也悟到我這樣做非常對,凌晨3點多鐘,警察問犯人怎麼樣?她們氣勢洶洶的說,甚麼招都用了還是不說,一會就讓她開飛機,我看警察過來,立刻說這大熱天的,你們不讓她們睡覺,如果中暑或者出現任何差錯,你們警察就負全部責任,這是你們逼著不讓她們睡覺,至於我不想說這是我個人的事情,和她們沒有任何關係,她們聽完這句話,立刻告訴我,她們現在就睡覺,又開始繼續審我,我還是那三個字:「不想說」。最後,他笑著對我說,不想說,就不說,愛說不說。我回去已是早上4點多鐘了。


【北京】趙昕最近情況
法輪大法修煉者趙昕,在海澱分局被打成4~6節頸椎粉碎性骨折,左眼和頭部也有傷,目前在海澱醫院特別護理已近半月,用院方的話說:尚未脫離危險期。

趙昕因氣管被切開,還不能說話,但意識清醒。由於海澱分局單方推卸責任,拒付後期護理費用等原因,趙昕已表達並強調要出院的意向。費用等問題家屬還會向海澱分局繼續討一個公道。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女子,被無辜關押,以至折磨至此悲慘境地,分局理應承擔所有責任。

然而事情分明如鏡,可趙昕的家屬卻狀告無門,檢察部門推脫不予受理,難道當局真的是因為牽扯到法輪功而自覺理虧不敢正視嗎?趙昕父親因為女兒四處奔波喊冤,目前已病倒,住進了醫院,趙昕花甲的母親和日夜守候的妹妹也已累得憔悴不堪。一個弱女子遭到人面獸心的暴徒慘無人道的蹂躪,剎那間就毀壞了一個完美幸福的家庭!

國家領導人,你們就那麼視而不見嗎?


【北京】警察虐待法輪功,下崗職工打抱不平
今天,我們有幸在北京市永定門的國務院信訪局門口,遇見了一名下崗職工。他說他家就在附近住,下崗後沒事幹,從去年起幾乎每天在信訪局附近轉,他說他對這裏法輪功的事最清楚了。他對我們說:「你們要是法輪功就趕快離開這兒,被他們(指便衣警察)見了,拉到地下室能把你打成神經病!他還說最好別告狀,在這裏告狀越告越怨。

他說,去年來這裏告狀的法輪功特別多,以外地人為主,打人最厲害的要數山東和遼寧,由於警察打的太不像話了,激怒了他們附近的幾個下崗職工。有一次,一個警察借檢查大法資料為名,在一女學員身上亂摸,他們幾個上去把這個警察一頓打,圍觀了好幾層,那個警察說:「不要打了,我是警察。」他們說:「我們打的就是警察!看你以後還欺負不欺負人!」他說:「從那以後,警察打人行為有所收斂。」還有一次,去年冬天,說是檢查資料,警察讓一個男學員把褲子、褲頭都脫下,脫到腳跟。這時他走過去說:「把褲子穿上!」這個學員就把褲子穿上了,警察衝學員喊:「誰讓你穿褲子的?」他瞪了警察一眼說:「是我讓他穿的!」嚇的警察不敢說話了。我們在說話當中,看到有一便衣一一詢問信訪局門口的群眾,他說:「你們這是在跟我說話,要不他們也要問你們。總之,國家對法輪功的做法天譴人怨,遠離民心,他們的做法最終是要得到報應的!

【北京】"這麼背的地方,你們是怎麼找來的?!"

位於北京市永定門的國務院信訪局的大門和二門,地方之偏僻使人很難找到,去年7.20它的門東邊的一塊僅有的小牌子也被摘掉,直到如今,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的信訪機構,能使老百姓說理的最後地方,連個標牌都沒有,信訪局的工作人員在接待上訪的法輪功人員時,用的頻率最多的一句話是:「這麼背的地方,你們是怎麼找來的!」,即便如此,從去年7.20以來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在這裏被抓、被打......


【北京】法律何在?──警察、預審和管教執法犯法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2000年6月25日去天安門護法,被警察殘暴毒打後拽上警車,送往天安門派出所。由於大法弟子太多,下午被送往石景山體育場,當晚在體育場露宿一夜,第二天又在40度的高溫下被曝曬一整天,傍晚又被送往朝陽看守所。6月27日早6點30分左右被預審員叫去提審。我沒報姓名,預審員就氣急敗壞的打了我三個耳光。8點左右,我又被另一名預審員叫去提審。我告訴他預審員打人之事,他說他們有規定,預審員不許打人,那很顯然預審員是執法犯法。回監所後,警察教唆犯人體罰我,而監所明文規定不許體罰、打罵,這不是執法犯法又是甚麼?


【湖北】湖北省武穴市自3月以來,從未停止對法輪大法弟子的監控抓捕。地方採取屬地管理單位、家庭。社會分別以職務、2000-5000元的保證金或工作籍作擔保,嚴防大法弟子外出上訪,至今已有兩批單位主管領導因學員上訪或集體煉功而誡免3個月。渡口過往的客人被迫罵師父才能放行。其中以青林派出所最甚。弟子親屬對其副所長孔令分怨聲載道。目前已有34人行政拘留,13人刑事拘留,長者達2個月。拘留期滿不罵師父者將由公安繼續延期。


【四川】成都市成華區保和鄉繆其珍等五名大法學員因到京上訪護法,6月24日被成都公安從北京帶回後,在未辦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把他們5人(未分男女)非法關押在保和鄉政府一間小屋內,現以達14天,說是要管到7月底以後,再送拘留所。他們的家屬被要求交納5000元罰款。繆其珍去年曾因上訪護法被罰款一萬元,其所開設的診所(價值近20萬元)亦被封閉沒收。

又訊成都彭州市大法學員王昌洪因上訪護法,拘留15天期滿後,又被關押在利安鄉政府達兩天,政府人員說,如果不交納罰款,就送去勞教,家人無奈,只得交納了5000元罰款。


【北京】7月6日天安門護法記實
連續兩天的大暴雨過後,7月6日的天安門廣場的顯得遊人比平時多了許多。今天,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用他們各自悟到的方式來維護和證實大法。他們以祥和對待恐怖,又一次在這世界上最大的廣場上演繹了一場大善與大惡的鮮明對照。

圖1圖2

8點57分,一中年男子打坐廣場正中央,手持兩個法輪圖,幾秒鐘便被便衣奪去,他即結印開始煉第五套功法(見圖1)警車開來便被扔進警車。至此開始,拉開護法序幕,煉功和拉橫幅便不再間斷,以下其中的幾個鏡頭:

9點55分,十幾名大法弟子簇擁一「法輪常轉」的橫幅(圖2)持續了十幾分鐘,任憑警察和便衣扯、拽、打、罵,他們擠在一起,抱住橫幅不放,並高呼「法輪大法好」,一30歲左右的女學員被警察抓住頭髮後一下子被拽到在地,起來後她仍向遊客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她的行為使善心猶存的圍觀者落下了淚水。

在這群人中,還有一個81歲的老太太,扯拽中被推倒,當別人被一一抓上警車時,她也要上,但被警察拽了回來,警察說:「你層次不夠,……」

10點33分,一位面帶祥和之意的男子,帶著一個6、7歲的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小女孩騎在他的脖子上,好像他們父女二人去看正月十五的花燈一樣,但不一樣的是小女孩雙手高高舉起雙面繡的法輪圖!迅速趕來的便衣要奪小女孩手中的法輪圖時,小女孩機敏而乖巧的把法輪圖背在身後,並對著警察微笑,隨著父親一轉身,又把神聖的法輪圖高高舉起展向世人,警車過來後,便衣狠狠地一腳把他們踢進警車。

11點20分兩名老年女學員拿著自己寫的白色橫幅「大法好」出現在天安門廣場,她們一邊打著橫幅轉圈,一邊向遊人說:「法輪大法好」,不一會兒便被抓。


圖3
圖4


12點整,7、8個學員圍成一圈打坐在廣場中央(圖3)這種壯觀的場面使我想起原來的煉功點,兩輛警車來後,他們被抓上警車,去過更大的關......

學員被抓後陸續被首先送到廣場東側的天安門分局(圖4)

這次護法不像原來的以20-30歲的女學員人數為多,各個年齡的都有,從7、8歲的小孩到80多歲的老人都不少,許多都是第一次走出來。雖然他們這麼長時間沒有經過交流,但他們面對警察的提問都是一樣的,誰也不說是從哪兒來的。


【北京】6月25日,我親眼見到警察在天安門廣場毆打大法弟子
我在6月25日親眼看到法輪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用生命捍衛大法的壯觀場面,護法行動持續達60分鐘之久。場面非常壯觀,圍觀群眾近千人,都目睹了這一場面,也看到了便衣警察殘暴的毆打大法弟子的行為。

上午9點,廣場中央突然出現了一條6、7米長的橫幅,上書"法輪大法是正法"。與此同時,廣場上所有的橫幅都打開了,分別寫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橫幅剛一打開,潛伏在廣場四週的便衣警察就瘋狂撲向大法弟子,這些便衣大部份都是20多歲的小伙子,留著小平頭,身著藍色衣服,其中也有一些女便衣,甚至還有雇來的流氓。這些敗類衝擊打橫幅的弟子,妄圖把橫幅奪過去,但都被大法弟子用身體擋住,這些傢伙們就拳打腳踢,像瘋子一樣,完全失去了理智。有的弟子被打倒在地上,有的被打出血,但是弟子們沒有一個害怕的,誓死保護橫幅。有的橫幅剛被搶走,很快就被奪回來重新打開。警察和便衣把大法弟子拖上車,大法弟子又跳下車來,再次衝進護法隊伍中。我看到有一個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這些傢伙還不罷休,竟然用腳猛踩弟子的頭部,直至弟子昏過去,隨後被抬上車。

雖然大法弟子被野蠻毆打,但沒有一個還手的。我還看到一個可笑的場面,一個警察和一個便衣鬧誤會了,自己打了起來。

在這次偉大的護法中我看到有60多歲的老人,也有10幾歲的小孩,其中還有挺著大肚子的孕婦,但這些人同樣遭到了野蠻毆打,有的弟子眼鏡被打碎,有的弟子滿臉是血。最後這些大法弟子在野蠻的鎮壓下,被強迫抬上警車,送往天安門公安分局。在送往分局的路上,大法弟子在車裏高呼"法輪大法好!",有的則把橫幅掛在車外,警察對此驚慌失措。

之後,便衣和雇來的流氓又都逐漸分散到廣場四週,像遊人一樣坐在一旁。廣場上只剩下幾十個弟子和警察相持,弟子們都坐在地上堅決不上警車,警察就一個一個往上抬。隨後又開來一輛清掃車,把廣場上的血和碎鏡片、大法弟子丟失的鞋都清走了。剛才還在殘暴鎮壓大法弟子的廣場隨之又恢復了平靜,似乎甚麼都沒發生過。我一看錶,已快十點了。


【北京】高校法輪功學員第三次被非法扣留
據悉,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原在職碩士生,下崗法輪功學員莫海淘先生本週一從老家探親回來,剛到所報到便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秘密帶走,自今未歸。莫先生被帶走時,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未向單位和莫先生家屬說明任何理由。

這是莫先生第三次被非法扣留。為此,莫先生的親友和群眾及許多高校的法輪功學員表示了極大的憤慨。

莫先生第一次被拘留是在去年八月底和新婚妻子及其他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到香山遊玩被非法拘補的。他們沒有攜帶任何東西。警方稱他們是"非法聚集"。一個多月後莫先生被釋放。迫於壓力他的導師只好讓他下崗。莫先生的妻子也是下崗法輪功學員,他們生活困難。今年年初莫先生被第二次非法拘留。

據悉,因莫先生去年7月前曾擔任過法輪功學員的輔導員,被認為是骨幹,還多次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德外派出所的拷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