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千年不遇的震撼

——2000年6月25日台灣法會發言選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8日】一.我如何開始學法

  我學煉法輪大法約有八個月。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是在國外做訪問研究時期。中共425中南海事件鎮壓法輪功在世界媒體報導後,引起我相當好奇,怎麼會有一個政權鎮壓一個煉功團體?到底這是個甚麼樣的煉功團體?為甚麼在大陸有上億人修煉?

  其實,自從父親於八年前病重,我在父親病床旁試圖勸慰卻為之語塞時,就覺悟到我雖然拿了博士學位,在著名的大學新聞研究所任教,但是,我並不知道如何面對生命的結束,我所專精的人世的學問在此時都失去意義。於是為了探索生命的意義和目的,我開始學佛,陸陸續續讀了一些佛經,也學了好幾種氣功。但多年來卻常感苦於找不到、或是無法判斷法門的真偽、修法的方式、以及如何辨別並接觸到真正的師父。於是東找西試,看了不少書,往往發現,對於修行過程語焉不詳,或是語多保留。基本上顯示,修行是很艱難的。自己要修行,看來沒甚麼門路,出家要捨棄家人孩子,責任上顯然不允許。於是只好抱定隨緣隨修,不知修幾世才有可能圓滿的無奈。

  內心常會祈願菩薩引領我一個修行的方向,為了更堅定自己修行的願望,於是我開始吃素,希望藉由身心靈的淨化,更接近佛緣。而吃素(生機素食)之後,身體雖有好轉反應,但仍然清瘦,氣色也很差,親友們都有點不以為然,也常告訴我有些人吃素和學佛也一樣病痛不斷的例子。而我自己的身體也似乎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走下坡,即使我極為注意養生保健,但仍然警訊不斷,自己開始有點擔心會不會甚麼時候也會倒下,常感到茫茫宇宙中孤獨無依的淒然。

  回國後,一位中華經濟院的老朋友請吃飯,告訴我他在學煉法輪功,因為我一向對修煉很有興趣,他就送我《轉法輪》一書,叫我回去看看。他說我亂修一通,身體都亂套了。回家後,我用了一個週末,一口氣就看完了,內心極為震撼,如果書上說的都是真的,我多年的修行願望、如何修行的疑惑、如何找到一位真修的師父、以及許多修行過程中的不解之密,書中全部都闡釋的極為清晰透徹,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當時我判斷,如果是假的,絕不可能說明得這麼清晰明白,馬上就可以接受任何挑戰;如果是真的,那我們不是太幸運了嗎?我第二天一早五點多一點就找到了住家附近的煉功點,開始學功讀法了。

  我的學法過程,其實就像師父說的,是從不知何處找真修的師父,到覺得師父把真正的大法送上了面前,覺得非常震撼、非常感動、非常珍貴。

二.過關考驗與身心改變

  一開始煉功,就像上了發條一樣,進入了早起煉功晚上讀法的規律生活。第一關就是靜功的考驗。常人都以逃避痛苦、追求享樂為生命目標,而且大家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但是修煉人卻要學習迎接痛苦,感謝痛苦。師父說要「難忍能忍」,要了解「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於是我每天走向煉功點的途中,就不斷地背誦「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的句子鼓勵自己,接受挑戰。雖然靜坐時,疼到某種程度確實很難再忍,但是,我學著忍受痛,甘願消業,不再閃躲抱怨。我發現,坦然迎接疼痛過後,似乎褪除了一層層的妄念慾望,身心就越輕鬆、越淡泊了。我逐漸領悟到,如果真的能夠完全接受疼痛,其實就是願意接受生活中任何逆境,不就超越了人生許多怕心與執著嗎?

  另一個頗具挑戰的難關,是得全面改變所有的言行思維。但是累積了數十年的觀念和習性,以及常人社會中的知識與原則,是相當根深蒂固的;法輪大法基本上徹底超越了這些科學知識、飲食健康、人際關係等常識。在逐漸讀法學法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幾乎必須在所有的起心動念之處都要做全面的反省及改變。這不僅是煉煉動作,讀讀書而已。這讓我十分震撼,甚至懷疑:我能夠完全接受德是白色物質、業力是黑色物質、師父的法身就看著我們一舉一動、法輪就跟著我們真心修煉而常轉不息嗎?我真的需要徹底轉變四十餘年的知識經驗與習性信念嗎?我還記得第一次參加師大的台灣地區弘法大會,看著四週掛著「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中的詩句,耳中聽著每個學員坦誠細膩的自我反省與改變提升的心路歷程,心中再次無比的震撼:雖然我看不到,摸不著,但是如果不是真正指導修煉的師父與大法,如何能有這麼大的力量,能讓這麼多凡人誠心地接受這套超常的道德標準檢驗自己所有的言行思維啊。

  於是,我開始更努力地與自己以及親人的各種觀念、習性、執著溝通,不斷深入地反省,要求自己實踐真善忍的修持。師父說,遇到任何逆境要「向內找」,於是開始放下自以為是的好辯習性,努力地讀法,讓自己法理通徹、慈悲柔和,觀念逐漸改變,心性也開始改變。首先明顯的轉變就是家人的關係。其實在大學教哲學的先生和我一向都十分淡泊名利、無慾則剛,而我自認是一個懂得反省,謙和而正直的人。但是,心裏卻仍有許多執著,面對脾性剛烈的先生,仍不免覺得一肚子委曲,於是仍常為瑣事衝突不斷,爭執不休。 
 
有一次,我計劃參加近三天的培訓,但是先生忽然發脾氣,認為我不關心孩子和家。面對先生一頓莫名的火氣,還來不及像往常一樣開始辯解,心裏就馬上意識到要如何達到一個「煉功人」的要求,如何超越常人之間的爭辯衝突;於是在反省自己的過程中,感受到出奇的清涼平靜,並決定以寫信的方式,懇切柔和地告訴先生,法輪大法也主張把自己該做的工作要作好,照顧及關心家人是理所當然的。我不會為了煉功,犧牲家庭;但是,我也把我為甚麼很想去的理由坦白說清楚,我告訴他,我煉功學法以來,獲得其他學員那麼多幫助,以及親身感受了大法那麼多好處,當然應該同樣盡力地幫助別人,解脫身心痛苦,做個更好的人。我發現,當我努力地圓融大法真善忍的精神時,似乎已讓我的先生有所感動;當然,這些日子來,我自己身體精神心性的變化,也同時發揮了親身實證的說服力量。於是一場風暴就此平息,反而更增進了我們之間的了解。

  不過,除了不再以怒氣對怒氣之外,對我來說,更大的考驗是:放下各種堅持,特別是希望先生也認識大法、修行大法的執著心。也許因為是自家人,總是更心切地希望丈夫也能學法,尤其是對照法理之後,更清楚地看到先生常人的固執與身體病痛不斷的問題。但是,每當我一心憂,話語稍為過於急切不耐,馬上就可以感到氣氛凝結了起來,吹起了山雨欲來的滿樓風聲。於是悟到:雖然我們要有引導人的善念,但是各人的路途不同,是不能用人為的意念勉強的。要是佛菩薩來對待這事,一定是隨緣而行,絕不會氣恨惱怒的。自己要隨時保持心性的真善忍,關心但不執著,隨緣而不動氣恨,否則,不過又是常人對常人罷了。

  這期間,身體確實進步很多,煉功後的表面變化,是有目共睹的,氣色變好了、黑斑消褪了、皺紋變少了、皮膚看來更細緻年輕而有光澤,不再那麼瘦削黑暗,而且八個月來沒有生病吃藥、心情也很好。病業偶爾是有,但確與生病不同。不管它,也就真的消失了。常年糾纏的鼻子過敏,也在症狀復起一陣子過後,奇蹟似地消失了。但是也有沒過去的關,剛煉功不久,就開始牙疼,實在有點擔心,忍不住去看了醫生,沒想到,一個小毛病卻總是引起其他問題,結果,看了十幾次,才解決了。後來悟到,該還的業力就該承受。身體其實不斷地有各種反應,學習著把一切看作是消業,心無所求地接受業力的發作,雖然從來不曾看到過甚麼法輪或法身,但是,親身經歷的這些消業的過程,身體一陣陣奇妙的變化,心理不斷覺悟的感受,就已經十分神奇了。這個圓融法的過程比任何學校的學習要求都來得更高、更徹底呢。

  同時,我也發覺自己的精力旺盛,寫報告看書效率大大提高,該交的論文報告都奇蹟似地順利完成;心境越來越平和,對於數年來令我氣憤不已的人事紛擾,已可以很淡然,不再憤怒,也不再自憐,並進一步告訴自己要坦然接受任何逆境,這樣不斷修心之後,心裏竟自然升起了平靜和喜悅之感。並且不斷讀法後,越能轉生慈悲之心。雖然,還沒有到完滿的境界,但我知道修煉已帶來明顯的進步。

  家人是越來越好,女兒越來越懂事上進,心性端正善良;小兒子向來不耐煩我的管教,時有衝突;我也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把丈夫孩子的各種情緒變化當成過關考試,任何當下的情境,都馬上警覺自己在過關,不要被師父考倒了。同時,我也儘量利用機會,把法輪大法的做人處事之理講給孩子聽,大家的共識比較接近。覺得有一種正面積極的力量在引導著全家往上提升。

  此外,我很高興我的七十歲母親也開始接受大法,上九天班後,她深切地感受到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分文不取、先他後我、慈悲善良、道德高超、健康無病的見證,比起她以前學過的任何氣功班,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因此,目前相當堅定的開始修煉,取消了所有看病的預約掛號,也停服了所有藥品,更停止了各種祛病健身器材的使用,全心投入大法修煉之中,令人驚嘆和敬佩。

三.對大陸迫害法輪大法情勢的反省

  中國大陸政權迫害法輪功,並經常誣蔑師父和扭曲修煉的事實,許多親朋好友也會問我如何看待。其實,這個法好不好,只要看看修煉的學員表現就勝過一切言語辯論了。我們所有的煉功團體都絕對分文不取、沒有階級、沒有名利。絕大多數的輔導員、學員都是純正善良、身體健康、犧牲奉獻,不斷地看法學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在常人社會中哪裏看得到這樣普遍的身心健全的好人呢?他/她們每一個人都親身證明了大陸政權的抹黑是違背事實的。

  大陸大法弟子正面臨人世間最嚴峻的考驗和試煉,每次上網都幾乎是紅著眼眶閱讀著一篇篇大陸學員平靜敘述的血淚和流血的受害事實,這些大法弟子在最大的磨難中難忍能忍,激發出弘揚真、善、忍的大法精神。他/她們原是渺小的個人血肉之驅,卻輝映出宏偉而高超的修煉者形像,為大法弘傳人間樹立了法的威嚴。如果不是法的超常和偉大,如何能讓常人超越萬古執迷的名利情的執著與框限呢?這一頁歷史已讓普世認識了大法,感悟折服於大法,同時,更為法正人間敲響了舉世可聞的洪鐘。

  比學比修,我們自己修煉環境中那一點點的痛苦和難關,實在不算甚麼。我們還在疑惑甚麼呢?我們何其幸運遇到真修的師父和大法,每當思及這種千載難逢的機緣,我仍然至今都感到震撼不已。寄望普天之下的有緣人:堅定專修、努力精進!

(發表於 2000年6月25日 台灣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