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巴西的親朋洪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31日】 修煉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大法使我對修煉有了重新的認識,對人生有明確的目標,我慶幸能踏入法輪大法修煉之路,成為一個真修弟子。

身為第三代基督徒,一直以基督教的信仰為我一生中唯一的選擇,但是當我看到《轉法輪》這本寶書以後,我從理性方面選擇了他,因為我發現這本書中所寫的修煉方法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過去在聖經裏找不到的答案,李老師在《轉法輪》裏面都說得清清楚楚,幾乎洩盡天機。

我得法是因為我先生在偶然的機會裏,同事介紹他去學法輪功,他上了九天課以後,發現這才是他一輩子所追求的真理,覺得太好了,於是決定要一修到底,每天煉功、聽法不斷,專心修煉法輪大法。起初,我們全家都是基督徒,對他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覺得莫名奇妙,因為聽說是佛法,以為是佛教。他以前學了許多氣功,但都是為了健身,與信仰無關,不過這次他為了專心修煉,不再上教會作禮拜了,讓我們全家都很擔心。我看他也不想多解釋,只拿一本《法輪功》及《轉法輪》的書要我看。我想知道到底是甚麼力量吸引他改變,使他放棄這一輩子所奠定的基督教信仰,於是我一方面看書一方面觀察,結果我發現他在改變著,因為他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徹底地把長久以來的火爆脾氣改掉了,不再處處嘮叨、專挑我的毛病。

我看了書以後,從心裏體悟到這真是一部宇宙大法,正如老師在<<精進要旨>>「博大」裏面說的:「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這是宇宙的理,是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過去也不允許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會從古到今的學術及倫理。過去宗教中所傳的和人們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現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從書中確實使我更加明瞭做人和修煉的道理,我告訴我自己終於找到了一條更完美的修煉道路---性命雙修的法輪大法。李老師在《何為修煉》裏明確告訴我們:「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地修煉。」。

 回想我在剛得法後與老師非常有緣,1996年10月份第一次到北京參加國際交流會於11月2日就見到老師,老師美好的形像一直深深印在我腦海中,當時很多學員都擠到老師身邊要跟他握手,我也不例外,但因個子小被擠到人群中,只能摸到老師的衣服。但1997年11月老師來台時,我和我先生有幸一起陪同老師繞台灣一週,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和老師在一起的那段時光。

我當時學法不久真是傻呼呼的,我告訴老師我甚麼都不會,甚麼都不知道,都沒有感覺。出乎我預料,老師對我說沒有感覺才學得快。我當時想老師是在安慰我,我覺得老師真是太慈悲了。我們第一天到達台灣東部的花蓮,晚上住花蓮中信大飯店,第二天經台東、屏東、高雄由西部往南投,晚上住日月潭。隔天早上老師叫我們起床,不過我們已讀完書在煉功了。早飯前,老師把剛寫好的一首詩拿給我看,也就是洪吟裏的《遊日月潭》。在老師離開台灣前的當天上午,我們陪同老師登上台北新光摩天大樓,老師說天上眾神都出來向他致敬,我努力看還是看不到。老師用手指著我兩眉之間往上一點的天目說從這邊看,也叫身旁的一位學員教我看,但是我實在是根基太差了,還是看不見。我不配跟老師在一起,然而我喜歡見老師的執著心還是很強,因此每次國外交流會我幾乎都參加了,我非常慶幸又跟老師多見幾次面,因為如今機會已經不再。每當回想這段往事,我就淚流滿面,痛哭流涕,我此生到底何德何能竟然有這種福氣,我太珍惜了。

得法後一直有個心願,我想也應是使命,那就是要向遠在三十年前即已移民到巴西的親友們洪法。我在巴西共有三個堂哥、兩個堂姐(一個已過世)和一個堂弟。我知道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項挑戰,但是我相信大法的威力。因為他們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早期時移民到一個人生地不熟而且語言又不通的國家裏開發農場,他們靠著信仰和勇氣,在一個艱難困苦的環境中奮鬥,三十多年來,教會是他們的精神支柱及凝聚的力量。但是如今宗教已失去了往日的莊嚴與神聖,我必須把我的得法經歷告訴他們,但始終久久未能成行。這次感謝老師的安排,我先生三月份開始退休,有時間到各地去走一走。三月份到瑞士參加交流會後再到歐洲八個國家與各地學員交流,隨時抓住機會洪法,四月份到紐約參加法會後又到華盛頓、北卡、亞特蘭大、休士頓、芝加哥等參加各地的交流與洪法,之後回到紐約轉至加拿大參加多倫多「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及感人的法會後,再繞到洛杉磯與當地學員交流並對電台、電視、及新聞媒體等洪法作正面報導。五月二十日我們搭機經過邁阿密前往巴西的聖保羅。

堂哥很熱情地來接機,巴西的親戚們早就對我們煉法輪功之事有所耳聞,覺得很不可思議。因巴西與台灣沒有邦交,他們對法輪功的訊息知道得很少,只看到中共打壓及捏造事實的報導。我把我們修煉的心得體會告訴他們,告訴他們因為看了《轉法輪》這部宇宙大法,使我們更加能夠領會做人和修煉的真理,更讓我們找到人生中很多不得其解的答案。

我們到巴西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為了向更多人洪法隨堂哥到教堂,以便找機會介紹法輪大法。到教堂經堂哥介紹又認識許多從台灣故鄉移民到巴西的基督徒。下午在聖保羅UMC大學剛好有一個華人運動會的活動競賽,也有氣功活動,於是我們就抓住機會到運動場,見機請有興趣學法輪功的人過來,當場先教了兩套功法,大約有三十幾個人參加。有很多人問:「為甚麼中共要禁止法輪功?」我們抓住機會向更多的人洪法,助師世間行。我們真高興,真是不虛此行。能讓從來沒有機會接觸大法的南美洲人直接聞到大法,是非常有意義的,於是我們又宣布想再繼續學功的人明天下午四點到我堂哥附近的籃球場上學。第二天住在我堂哥附近的人有十幾個人來學,我們並叮嚀他們除了煉功外最重要的是要看『轉法輪』!讀書比煉功重要!但是很可惜三十七歲以下在當地出生的年青人都不會國語,他們從小都是說台灣話和葡萄牙語,只有台灣移民過來的中老年人才能看懂國語,經過多倫多學員的協助,在聖保羅找到一個白人新學員,他是葡萄牙人,只會葡萄牙語和英語,我們也請他一起來煉功,他剛學不久,第五套功法都尚未學,於是我先生趕緊教他,並送他加州功友送的英文教功帶,希望他以後抽空來把這個煉功點帶起來,我們把沿途送剩下的幾本《轉法輪》和修煉故事都送給他們,並從電腦上下載、打印五套功法,再打電話請台灣的兒子寄來「法輪功的真實故事」和法輪大法在台灣的錄影帶;看他們真有興趣學,利用與台灣學員聯絡之便,請她順便寄教功錄影帶、煉功音樂帶和講法錄音帶等。我們拿「法輪功的真實故事」錄影帶到聖保羅店裏拷貝,老闆是台灣人,是一個年青的小伙子,他一邊錄一邊看後也非常喜歡,自己又多錄了一套,並上網查詢法輪大法的網頁,他說很早就想學,而且也有很多人在問法輪功的書籍要去哪裏買。我們請他先從電腦上下載印下來看,並介紹他與巴西那位白人學員聯絡。只要是有緣得法的人,都不會落下。

 在第四天我們搭機前往另一個大城市---裏約,參觀世界有名的風景區麵包山和耶穌山〈耶穌山位於裏約最高的山上,山頂上有一尊很大的耶穌像〉。因為我們都隨身攜帶大法簡介,隨時隨地向人介紹法輪功,看到巴西也有那麼多好人,期望巴西有更多的有緣人得法。這裏的風景真是太美了。

次日我們回到聖保羅堂哥的住處已是晚上,隔天早上堂哥要我們教巴西工人煉功,他們個個看起來心地善良、單純。堂哥的香菇農場大概請了二十個巴西工人。五月二十七日我們要離開此地到亞馬遜河的一個小鎮叫嗎哪於斯,我堂弟在那裏開店做生意。堂哥們依依不捨,一直勸我們多留幾天或住下來最好不要回去,繼續輔導他們走上修煉之路,我們勉勵他們既然有緣得法就要珍惜,勸他們以法為師,多讀《轉法輪》。

堂弟也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公司的名字就是依《聖經》取的,招牌上面還寫著聖經章節,他開兩個店請了二十多個巴西工人,每天早上開店門就開始唱詩讀經禱告,因大部份巴西人都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我們中午到達嗎哪於斯,堂弟和他教會的牧師和師母一齊到機場接我們,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堂弟先介紹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就三句不離本行的說到修煉法輪功的親身體驗,牧師,師母聽了也感興趣。第二天是禮拜天,堂弟帶我們到教會去,禮拜結束前牧師當眾宣布我們是煉法輪功的,願意義務教大家,有興趣學的可以跟我們切磋,果然散會後有很多人圍著我們問,他們想學功但是又怕違背上帝的名。因為他們認為只有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基督徒要突破這個殼跳出這個框框就真不容易,也是阻礙基督徒得法的一堵牆,我們只能請他們先看看《轉法輪》。因我們只剩下一套書留給堂弟,有一個長老很感興趣先向堂弟借書看,我們告訴他從電腦上可以打印下來,他果真全部印下,看了以後三番兩次約我們談,我們還是請他多看書,他的所有問題書中都有答案。

堂弟跟我們相處兩天,對法輪功也有所了解,請他們夫妻一起看「法輪功真實故事」的錄影帶,抓住機會把五套功法教給他們全家,每天晚上睡覺前陪他們一齊讀《轉法輪》,他們也願意學。但他認為最不能接受的是,為甚麼我們煉了法輪功就不再到教會去,他希望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們告訴他並沒有反對你去教會,因轉法輪是一部宇宙大法,他對任何宗教都有指導作用,修煉到一定層次之後就知道自己該如何做。堂弟學功後也希望我們教巴西工人,他們也願意學,我們在早上開店前教了他們一次,以後堂弟可以自己教。我們把法輪大法簡介給有緣的人,並請他們從電腦網頁上免費下載。六月一日我們又要搭機回聖保羅,堂弟為了挽留我們住下來,帶我們到處參觀工廠,希望我們在那邊做生意,但我們覺得這並不重要,我們最大的願望是大法的種子在此能夠萌芽。

六月一日早上回到聖保羅,回台灣的飛機是晚上十點,因此還有時間。我們去拜訪兩個親戚,其中一個是堂姐,她也有一個大農場,另再拜訪一些新學員,叮囑他們要學法煉功,並要求他們成立讀書會定期學法。晚上就搭機回紐約,轉了兩趟機回到台灣。

此行一路上雖然辛苦,但是也很順利而且非常溫馨,我們看到美國地區大法學員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精神,使我們從中找到差距。雖然有的煉功點有些矛盾產生,但是我們相信這都是師父為了提高學員的心性而設的考驗,如果人人遇事都能向內找,那麼就足以過關。在大法遭受迫害之時,我們只有更積極洪法,把大法的種子撒到世界各地,才不致辜負師父的大恩大德,不是我們能為大法做甚麼,而是大法在造就著我們。

最後我想以《洪吟》中的兩首詩與大家共勉:

《助法》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緣歸聖果》

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
得法往回修,
圓滿隨師還。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