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知識、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29日】 理解

以上是我成為一個修煉人的經過,都發生在一年多以前。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自身修煉和與別人分享這一大法,大道所學到和做的一些關鍵問題。

我們的老師告訴我們,「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但是我們允許你慢慢地提高」。面對我的健康問題,大約有幾個禮拜的時間,我繼續看正骨醫生和其他治療師。當時我沒有完全掌握老師所教的軀體症狀的真正涵義是甚麼。我無法想像我如何能終止七年之久,又是所謂永久性腰脊損傷的治療。但是當我的正骨醫生告訴我他五月份就要搬到其他州去了,這似乎暗示我應該停止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外求上,如營養補品和保健治療。所以在我開始修煉一個月內,我終止了所有治療,再也沒有回到那個診所。

老師講,「有人憑感覺煉功,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真正的演化過程在另外空間,極為複雜玄妙……」在過去的幾年中,我的思想完全集中在我的健康狀況上。修煉初期我獲得很大啟發之一就是,在整體修煉過程中,我的感覺並不重要。我們不是在這過著一種沒有痛苦、享樂和舒舒服服的生活。對一個不煉功的人來說,疼痛和不適是無情的,生老病死過程的一部份;對修煉者來講,我們感受到的疼痛和不適是身體內部演化,清除體內不良物質和得到整體調整的徵兆。現在我覺得疼痛和不適是好兆頭,或者也許是提示我應該去掉甚麼執著。

當了解我過去健康狀況的人問及我的健康時,我就說,「我感覺良好,我的確很好,雖然不是完美無缺,但我的健康沒有問題,我也不太留意它了」。當我有機會向別人講述修煉法輪大法的健身益處時,我告訴他們:「我真心的相信這是我能為我健康所做的最好的事情」。

通過閱讀《轉法輪》和老師其他書籍,我對人類行為和自然界有了全新的理解。我還不能完全掌握另外空間的概念,但我能理解當我們能看到所有的原子時,而不是更大的分子或更小的粒子,只看到原子的表面,那我們就看到了與我們肉眼所見完全不同的東西。此外,我過去知道在人體周圍有輝光,但現在我意識到輝光的大小和強度取決於周圍粒子的數量,密度和成分。這些成分有些是現有的儀器能測出來的,有些則需要還沒有發明出來的儀器來探測。

至於人類行為,大法包含了無數的真知灼見。在美國,我們可以通過發生在路上或高速公路上人與人的矛盾對人性有很多了解。人坐在方向盤後各種行為都會表現出來,為甚麼人在車裏是那麼爭先恐後做著既不替別人著想也很危險的事,一天我捫心自問,老師的話使我茅塞頓開。「為甚麼人們這樣做?因為他們自私!我們都很自私,這恰恰是為甚麼我們今生掉到了這個地球上!」

有多少人坐在方向盤後替別人著想呢?當我理解爭強好勝是開車人的心態時,我就比較容易調整自己在開車時變得放鬆,冷靜一些。作為一個修煉人我不該為個人利益爭鬥,我把它應用在我開車上。我把美國的公路看成一個放下自私心態、考驗自己和應付人際關係矛盾的主要場所。在開車時或與人交往時,我總是記住《轉法輪》中的這段話:

「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

我過去認為對別人發善很重要,但也要照顧好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在照顧雙方時必須有一個平衡。但現在我覺得把別人的利益放在首位更有價值。它會使人與人之間關係和睦;對修煉人來講,則能提高心性,這是修煉中一個有趣的駁論,在我們考慮別人最多的時候,我們自己得到也最多。

《轉法輪》對一些古老的問題做出了非常清晰,簡明而又深刻的回答,如「我從哪裏來?我為甚麼在這裏?我死後會發生甚麼?」讀了這本書以後,問題就變成「既然我在這裏,那我應該做甚麼?」在我成為修煉人之前,我總是琢磨和思考人生的目的到底是甚麼。我閱讀了所有有關人生使命宣言、讓世界更美好、尋找更崇高的職業等書籍。我也寫了和修改過許多人生目標、年度目標、季度目標、計劃、優先要做的事及個人誓言。在我的頭腦中充滿了成千上萬條哲理,語錄和思想,它們又都是如此複雜多變,不定和令人困惑。

法輪大法簡化了這一切。我盡一切所能在生活的每時每刻奉行和同化真善忍的原則。真善忍是宇宙,自然和每個人的根本屬性,是我生活的最高準則。它如此易懂和簡明,但又如此博大精深。

對我而言,生活要點只有短短的三條:

1. 修煉法輪大法,同化真善忍。
2. 與別人分享這一人生大道。
3. 在社會上盡可能做好我的工作。

當然這後兩條實際上屬於第一條,因為一切都是修煉。如此簡單,美妙。不管我做甚麼或遇到甚麼,它都能每時每刻指導我。我在社會的工作包括掙錢的和義務的,以及作為社會上一個好人應盡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