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期望了解法輪功的真象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14日】 自從芝加哥法會回來,我和其他許多大法弟子一樣,內心發生了巨大的震動和變化。大家都在討論著同一個問題:怎樣向廣大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象來「助師世間行」。其實許多大法弟子早就開始這樣做了,他們默默無聞,超負荷地為大法做了許多事。現在大家都行動了起來,很快擬定了許多當前要做的事情,其中之一是去中國領事館門前散發大法真象的材料。

從6月27日起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去領事館側面的街道上散發材料。中文材料是法拉盛大法弟子趕印的<<法輪功的真實故事>>,厚厚的一本,34頁;英文材料一開始是全美通用的大法簡介,我們紐約當地的煉功日程和題為<<法輪功的真實故事>>的英文報紙。後來,有弟子為7月4日的活動編寫了一份傳單,名為<<停止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僅一頁紙,其中報導了大法弟子在中國的遭遇,還有被中國政府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單,<<華爾街時報>>上登載的陳子秀女士的悲慘事件,最近大陸弟子趙昕因在公園裏煉功而被殘暴地毆打至殘的遭遇,及告訴正義、善良的人們以何種方式可幫助我們(具體內容請參閱明慧網主頁右側「弘法參考」專欄)。我們把當地的煉功日程放在此頁紙的另一面,竟發現這一傳單大受歡迎,因只有一頁紙,讀起來方便,大部份人都樂意要。以至後來我們乾脆只用這一傳單做為英文材料,並把當地的煉功日程換成另一弟子編寫的《關於法輪功的經常問答》(材料上我們也提供了諮詢電話以便有心學功者可找到我們)。

華人大都聽說過法輪功,很關心,拿到冊子後,大部份都會讀。還有很多華人拿到我們的材料,當場就讀了起來,然後和我們交流,提出他們對電視報導的不解,我們就給他講大法的真象,破除他們的誤解。看著他們一個個拿著材料邊走邊讀,甚至停下來站在那裏讀,我想:又一個生命有希望了。

有一次,領事館裏一個人出來給我們拍照。我們的弟子看到後就朝他走了過去。照相的人自知無理躲在角落裏,後來乾脆跑回領事館了。也有個別人一見到「法輪功」幾個字,就趕緊躲開了。看到他們靈魂被扭曲的樣子,覺得真是可憐又可悲。

在散發材料期間,我們都不約而同地發現了一個驚人的變化:以往發材料時,拿到材料或聽我們講的人,雖也表示同情,但大都只把它當作一件事情了解而已,而現在,大多數人非常認真,似乎每個人拿到我們的材料後,一讀起來,就意識到了事情的重大。我看到剛才還在嬉笑的人們,接過傳單後,一讀起來,一下子嚴肅起來了。有些人我們給他材料時,他掏出放在兜裏的材料,說:"我有了"。好多人一拿到傳單,就停住了腳步,站在那兒讀了起來。有一位西方女士從我手裏接過傳單後,就站在我的旁邊,從頭讀到尾,正反兩面讀完後,非常嚴肅地對我說:「我要給中國領事館寫信。」我被她的正義感深深地打動了。其實,是師父,是大法的洪大慈悲,是在大法中修煉的大陸大法弟子同化於「真、善、忍」的壯舉深深地打動了每一個接觸到大法真象的人。同時,我們也感到自師父的新經文一篇篇地發表後,人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們似乎一下子被剝掉了一層堅硬的殼,只要我們去做,去告訴世人大法的真象,有善心的人們很容易就靠近了大法。

7月4日是美國的國慶節,白天有帆船表演,晚間有燄火。有學員提議白天、晚上都去發材料。白天我們在我們煉功點旁邊的河邊公園(Riverside Park)散發材料,要的人很多,4、5個小時後,我們6個人發了一千多份,期間有兩個小時我們3個人煉功,3個人發材料。令我驚奇的是有一位黑人小孩兒,幾歲的樣子,接過第一份材料後,竟又向我要好幾份,我一開始以為他貪玩兒,只是又給了他一份,他跑開了,喊著「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把傳單散發給遊人,然後又跑回來向我們要材料,又鑽進大人堆裏:「法輪大法,法輪大法!"

到了晚上,我們下了地鐵後,一路朝放燄火的碼頭走,一路散發著材料,到了碼頭,已是7點了。燄火在9點鐘開始。我們同樣帶去了一千多份材料。原以為會剩下,沒想到,不到9點,就全部發完了。好多人要,而且都認真地讀。遊人們本來坐著,站著,等著看燄火,結果,我們看到這樣一幅景象:許多人手中或身邊都有我們的材料,很多人在認真地讀著。有一位西方婦女認真地讀了我給她的材料,然後問我,「中國政府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學員?」我說:因為煉法輪功使人身心受益,而且免費,所以在中國學的人很多,中國政府就緊張了,他們想控制老百姓的思想,不允許他們有自己的信仰。她點了點頭,對她身邊年輕的女兒說:「知道嗎?正如當初耶穌的弟子們受難一樣。」我愕然了,覺得這位母親很了不起,她是這樣教育她的孩子的,而且她一下子明白了大陸大法弟子們的偉大之處。

7月4日之後的兩天,領事館附近的碼頭還有一些國慶節節目,遊玩的人很多。一些弟子拿著材料去碼頭髮送。事後,一位弟子形容當時的情況說:「幾百份,幾乎一瞬間都發完了。後來我們乾脆把材料捧在手裏,人們都過來拿。」

我們還到布園公園(Bryant Park)去發,中午那裏吃飯的人非常多。一開始,警察說沒有許可證不行,我們就打電話給公園的負責人,申請許可證。我們告訴他:我們只是發一頁紙的傳單,不是廣告,而是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實情況。他說,你們可以發,不需要許可證。

還有一些弘法的辦法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有一個複印商店,我常去那兒複印大法的材料,他們對我很友善。有一次我把師父的《靜觀》照片拿去貼上一層塑料保護膜時,他們對照片非常尊敬,並告訴我他們知道這位就是「李洪志先生」。我非常驚喜,我問,你們知道法輪功及中國大陸的情況?他們點了點頭。我又問,能否在你們的桌子上放一些我們的傳單?他們同意地點了點頭。過了一段時間,我又來到他們的店裏,發現傳單及傳單架都沒了,他們說傳單被人們拿光了。我又放了一個新的傳單架並放滿了傳單。第二天,我碰巧又去複印,傳單架裏空空的,店裏的人說,傳單又被拿光了……

受這件事的啟發,我去了我家附近的幾個超市和健康食品店。幾乎每個店裏都有放免費傳單的地方,我一跟店裏的負責人說明我們法輪功是免費教人,不收錢,只會使人受益,他們都同意放我們的傳單。書店、餐館也同意了……,這些,只要我們有一顆順應天象、慈悲眾生的心,都是舉手之勞就可以做到的。

看到地鐵裏等地鐵的那麼多人,我又萌發了給他們傳單的念頭。開始我有些猶豫,我總覺得紐約地鐵很髒,人們在這裏會不耐煩,但很令我吃驚的是大部份人都很樂意接受我給他們的傳單,而且拿起來就讀。看著他們站在那白白等地鐵的時間居然成了他們了解現在人世間最重大的一件事情的時刻──得知大法及大法的真象,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他們站在那兒嚴肅地讀著材料,這短短的幾分鐘顯得是那麼的永久。

再到後來,一同散發材料的一位弟子說,「我覺得太慢,我們得去聯繫媒體。」他的話觸動了我。我也覺得這樣一頁一頁地發還嫌太慢,快呀,快呀,現在我們有我們的電台,有我們的網頁,我們還應當做得更多。

當我寫完這篇文章時,突然明白了為甚麼說,向廣大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象,就是當前每一位大法弟子最重要的「助師世間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