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夏令營側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28日】 原定去芝加哥法會的飛機被取消(天氣緣故),我被陰差陽錯的帶到一位馬裏蘭州弟子家裏,恰逢這裏的法輪大法夏令營開營。在那裏我與二十多位5-16歲不等的小弟子以及幾位工作人員一起摸爬滾打度過了九天,大家同吃同住,一起學法煉功,修心提高。側記如下:

背書的故事

夏令營一天日程很簡單,早上煉功,看老師講法錄像,下午,晚上學背「論語」,「洪吟」,聽故事。

第一天教大家背「苦其心志」和「做人」。小傢伙們多數英文比中文流利,中文字不識幾個,只能依靠拼音。集體領讀後的休息時間,8歲的T過來說「阿姨,我需要一些幫助。」於是坐下來一個字一個字地跟我學念,其他小朋友在身邊跑、鬧、玩、笑,他並不為所動,神情很專注,大嗓門地念得很帶勁。幾乎一小時後,T終於能背下來了。這時別的小朋友才注意到,過來問我:「阿姨,我也要背嗎?」「我背不出,怎麼辦?」「我不算在內,是吧?」當聽我說每人都要背時才傻了眼,趕快去找來書念。儘管後來背的小弟子似乎反應快,記性也好,但畢竟是拖到飯後才背出。還有一位小朋友挺有意思,總是很熱心的幫忙做這做那,但一看錄像就說他看過了,不想再看。背書時,看一遍就捂上眼睛,絞盡腦汁地想重複出來,總記不對時就嘆氣說「TOO HARD(太難了)!」後來發現他在集體反覆朗讀時也能背得出,可見並非不聰明,只是腦子裏原先沒有這些東西,幹想是想不出的呀。(當然,這話也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論語」對於六、七歲不太懂中文的小弟子來講是有難度。我宣布背不出相應段落第二天不能去參觀中國藝術博物館,以期他們能夠加把勁。結果未曾想當晚給背哭了兩個,他們眼淚汪汪地說:「背不出不能去MUSEUM,嗚嗚嗚……」其實哭鼻子的這兩個都是相當肯學、學得也不錯的。T在一邊很懂事地安慰他們:「阿姨只是在催我們啊。」言下之意是別擔心太多嘛。於是大家又跟T一起搖頭晃腦地背了起來。這件事提醒我:教育孩子時不能只注重方法,還是要讓孩子充份體會到大人的善心。

佛光普照

夏令營第二天來了一位5歲的C,頑劣異常,一不順心就打人,從上到下幾乎都打一遍,包括阿姨。而且有一些五歲稚齡不該有的壞習慣,如撒謊、報復等。他的父母也對他很頭疼。

9天結束時,每人都要挨個回答三個問題。當問到「這些天你學到些甚麼?」時,幾乎眾口一詞都提到一點:學會忍讓,打不還手。14歲的W說得最詳細:「第一次他(C)打我時,我揍了他屁股;第二次他打我時,我拍了他;第三次他打我時,我用軟枕頭丟過去;第四次他打我時,我沒還手;第五次他打我時,我說『你能再給我些德嗎?』」

C的變化也是不小的。有一次他破天荒地坐在小朋友中間,安靜地聽大家念「論語」。幾遍後他忽然舉手說:「我有一個QUESTION(問題)。」我很好笑,不知他能有甚麼問題。他問:「阿姨為甚麼不看我?」原來背誦時我會挨個盯住他們的眼睛,示意他們跟上我的口型,而我卻沒注意到C也在跟著背了。

還有兩次我中午獨自學法時,C悄悄溜進來,靜靜地坐在我身邊聽。我不禁想起了小J講的在北京辦的類似的夏令營的事:有個四歲的小男孩實在太搗亂,影響大家聽法,輔導員只好把他「請」到門口去了。結果小傢伙大哭不止,問他為甚麼哭啊,他說,「不讓我聽法……!」真的,小孩狀態跟大人不一樣,而且每個能來的小孩都不知是怎樣的緣份啊。其實我們大人看這些小孩,而師父看我們又是甚麼樣哪?我們也曾經不懂事,犯了那麼多錯,幹了那麼多不好的事,可是師父卻原諒我們那麼多,費盡心機地度我們,一直在管我們。每想到這,我都禁不住地流淚。一次C聽我念書時見我哭了,就悄悄地跑開,找來一隻玩具虎,放在一邊。等我抬頭望他時,指著那只小老虎說:「你看它是不是很FUNNY(好玩)?」哈哈地拍手笑,想逗我高興。

每次C要被家人接走時都特別不樂意。第二次被送回時,他父母都很驚訝於他的變化,連聲說「大法的威力!大法的威力!」

大孩子們

TEENAGERS(10歲以上的大孩子)是對我的一大挑戰。他們有一定的自己的思想,不會像小孩子那樣滿足於唱兒歌一樣的背書(不過,大法的確不同一般,有兩次他們真的念得很開心,儘管仍不太懂那些個中文的意思);也不會纏著你講故事,可以讓我趁機開講「孔融讓梨」,「韓信受辱於胯下」或其他小弟子修煉的故事;當然煉功學法更無法強求他們做到自覺,因為他們並不完全了解大法(好幾個都還沒讀完一遍《轉法輪》),而且可能由於家長急於求成,忘記了向子女弘法也是自己的修煉,方法上忽視了圓融法,結果造成一定的逆反心理。加之他們中文不太好,直接看大法的書有困難。

於是我儘量坐下跟他們聊天,聽他們講對「CHINESE MOM(中國媽媽)」專製作風的抱怨,聽他們講他們對大法的理解(他們都很喜歡德和業呀等道理,自己也想作個NICE GUY(好人)),聽他們講對中國目前發生的事情的看法。然後我儘量告訴他們我的一些經歷、感受和理解,心裏面把他們當成朋友,畢竟大家在師父眼中也只不過是眾生,只是我比他們稍長幾歲,因此也多走過一些彎路而已。第一次談完後他們覺得這是夏令營中最有趣的談話。之後我儘量抽時間跟他們交流,跟他們一起東奔西跑地玩「CAPTURE THE FLAG」(抓旗子),然後充當「CHINESE MOM」的角色,跟他們一起背書,念英文的經文。以下是這些大孩子們問的一些問題,寫下來只是希望更多的家長能從法上想一想答案:

1)我媽打我給不給我德?
2)父母為甚麼總是對我期望那麼高,甚至說我STUPID(蠢)?
3)為甚麼我媽把我當小孩,煉功表現乖時就給TREAT(請吃東西)?
4)我煉功一年,為甚麼臉上還有小痘痘?

夏令營結束時我給他們的建議是:多讀《轉法輪》,你會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

與正法聯繫起來

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我們覺得自己無權剝奪這些小弟子們與正法聯繫起來的機會。其實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參加了過去一年中弘法護法的活動,但他們絕大多數都對目前中國發生的事不甚了解。

夏令營最後挨個回答的三個問題之一就是「你知道中國發生了甚麼事嗎?作為美國的小弟子,你應該怎麼做?」他們對於在中國被抓的小弟子都很感興趣,也很想像他們一樣能幫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有的小弟子說可以打電話給國內的警察;有的說自己要做到「實修」中講的那樣,別人就會看到法輪功好;還有的說可以跟同學、老師講,讓他們也知道真相。有的大孩子們很有思想,與我討論了很久為甚麼會出現這種魔難以及怎樣做好。

「不是工作是修煉」

夏令營所有工作人員都很不容易,不僅要悉心照顧二十多位小弟子的飲食起居,還要抓緊學法,以便在小弟子之間各種各樣的心性摩擦中更好的言傳身教。除小J和我之外,他們都是家長,這樣就更要求他們能做到放下執著,守住心性,真正的把每個孩子都當成修煉中的人來對待。畢竟大家也都明白,在人中,你是他們的父母,但在修煉中,佛性的那一面,你並不真是,大家有緣來在一起都是為了在法中修煉的。

開始的一兩天似乎還有點手忙腳亂,但到後來大家都覺得越來越簡單,越容易,因為都已經學會立足法的一面去做,而不是用人的一面去對付。

最後牽扯到伙食費用問題時,大人們著實過了一次關:主辦的家長堅持不肯收多,其他家長堅持要多給(可能知道他們家專門為此次夏令營花了大筆錢)。結果一桌人講來講去,與旁邊靜靜打坐的小孩們成了鮮明對比。後來大家悟到,可能這樣一筆「糊塗帳」就是來給我們去對錢的執著的,於是不再多說了。我也就此擱筆吧。

費城學員 肖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