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艱難的歲月裏

——記靜靜地坐在領館門前的澳洲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26日】 去年7月20日掀開了歷史最黑暗的序幕,在中國法輪大法遭踐踏、師父被污衊、學員被迫害,澳洲與中國雖遠隔重洋,但我們卻感到這場浩劫與我們息息相關,所以自那天起我們澳洲弟子投入了特殊的護法修煉行列。

悉尼領事館是中國在海外的窗口,它座落在悉尼市中,前面有一條繁忙的交通要道,每天成千上萬的車輛要從領館門前駛過,有幾百人要到此辦理公務及簽證手續。自去年7月20日至今一直有法輪功學員堅持靜坐在那裏,這一行為代表著我們海外學員的護法心聲,同時也使世人了解著法輪大法的真相。在這期間也發生了許多動人的故事。

一直堅持坐在領館門前的學員,他們與中國政府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是宇宙大法修煉者的慈悲胸懷,使他們來到這裏,告訴中國政府:你們逆天叛道,應立即停止造業。這是對宇宙真理的維護!

對於每一個邁出這一步的學員來說,都是進入了特殊的修煉環境。澳洲的太陽光以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強烈而著稱。因此也成為世界上皮膚癌發病率最高的國家,學員們在烈日炎炎的陽光下坐了一天又一天,臉上、胳膊上的皮被曬的也脫去了一層又一層,可學員還以苦為樂地說:修煉就是要一層一層地去掉人的殼嘛,學員們每天面對著千姿百態的世人,心裏飽嘗著甜、酸、苦、辣、麻的五味,面對領館人員由於懼怕而對他們的驅趕,他們不動心;面對悟法不同學員的一個個勸阻,他們堅持自己的觀點;面對不明真相的過路人的冷嘲熱諷,他們升起了憐憫之心;面對市民對他們的頑強不屈精神的讚許及過路司機豎起大拇指時的鳴笛,他們受到鼓舞;面對許多人從這裏得知大法及了解到真相,他們感到欣慰;領館人員多次對學員用威逼、嘲諷、恐嚇等方式讓他們撤離,學員說我們是無組織的,沒有任何人號召我們來,也無人能使我們撤。待到還大法清白之日就是我們撤離之時。

領館還採取各種方式驅趕學員,一次居然以洗車為名,將水澆到使館外學員們的身上,恰巧一輛警車路經此處,警察問明學員們一個個被澆的濕漉漉的原因,就進去找領館的人。我們同警察打過多次交道,因為以前領館曾多次試圖借警察驅趕我們,警察每次被召來這裏都很同情地說:我們是迫於壓力來這裏,我們所知道的只是你們受欺負,我們了解你們。你們可以繼續打著橫幅在這裏。有的警官還留下24小時的聯繫電話以便急需時可給以幫助。

事發當日一位路經此處的西人女士主動留下聯繫電話願為作證,事後學員與她聯繫向她弘法,她說:我經常從這裏經過,為你們這默默的不屈不撓的精神所感動,因時間關係無機會與你們交談,今天我親眼目睹一個代表國家的政府機構這樣對待和平請願的人,這還是在澳洲的國土上我已領略到在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會是多麼不公正的對待。儘管他們這樣無故地挑起事端,學員們對領館人員也無怨無恨,更不會退怯。還是一如既往,以實際行動向世人說明著法輪功在中國的真相。

瑞士人權會後領館人員又一次驅趕學員,洋洋得意地說:你們想借助外國勢力,你們坐這裏也沒有用,我們勝利了!

我們沒有敵人,當然也就無勝利、失敗而言,人權會議的結果是讓全世界知道了中國政府鎮壓善良民眾的暴行,向全世界展示了法輪大法的真相,用實際行動給那些沉迷不醒的世人創造了一次聽聞大法機會,是海外弟子助師正法,在護法中提高、昇華的一次絕好的機會。

領館門前學員的行動引來了世人好奇的詢問;善良的相助;也使國內遊人感到驚訝。經常有過路人來詢問在中國發生了甚麼?自然他們由此會聞法,更有正義感的人,伸出援助的手問:能為你們做甚麼?有的人從網上看到消息,特意找到領館門前的學員,主動要為給人權會議的呼籲簽名。一次曾經做過記者的西人看病路經這裏,好奇地問明緣由,他為學員的精神所感動,第二天又拖著不便的身體帶著專業相機,特意給學員拍照,這也給了他聞法的機緣。近一年中像這樣從這裏了解大法的事例太多太多。

每天多少遊人從領館門前經過我們不太清楚。有一天,我們一個學員帶著中國局級領導的旅遊團從這裏經過,看到學員們靜坐看書和「法輪大法」的橫幅,感到吃驚。這時做導遊的學員就順勢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的真相,事後還送給他們一些有關資料,這樣的信息傳遞回國不就是對大陸學員的聲援嘛!何況每天到領館簽證去中國的人有多少,他們會目睹「法輪大法」的橫幅及學員靜坐在這裏,這一信息國內學員知道了會受到鼓舞,不明真相的市民知道了會對政府的作法產生疑問,邪惡之徒會因真相的曝光而膽戰心驚。學員們以不屈不撓的精神在維護著宇宙真理,懷著慈悲胸懷弘揚著宇宙大法,以實際行動在「助師世間行」。

一開始去領館門前的學員很多,漸漸越來越少,在我們去瑞士那段時間裏只有一位古稀老人,他一人天天堅持來這裏。他的老伴由於受中國政府的反面宣傳,極力反對他,而且還打他。但這擋不住老伯伯要讓世人知道真相這顆護法之心,他一人在這裏,標語又不能帶回家讓老伴看見。他就花錢寄存在附近的店裏。一天他在領館前靜靜地看書,不知何時他的車輪被人紮了穿釘,這點兒事怎能令老人家動心呢?中國政府對大法的鎮壓才深深刺痛老人的心呢?他感到每天來領事館門前這是他唯一能為大法做的事了。大法在蒙冤、國內的同修捨生忘死地護法,我豈能坐在家裏「靜」修?

還有一位年過花甲的老阿姨從一開始至今一直堅持坐在領館門前,她覺得自己年齡大了,又不會英文,可大法遭到踐踏,怎能無動於衷呢?她就用唯一能表達護法心聲的方式----每天到領館前靜坐,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有一段時間還沒想出更好的辦法展示標語,他們就用手舉著站在那裏一天天堅持下來。

在去年12月法會上真正得法的朱先生從香港回來就投入到護法行列中,他悟到修煉要像運動員身體力行地護法,聲援大陸學員,而不能像裁判員,評判別人如何,到領館門前他看到屈指可數的幾個學員都辛苦地舉著標語一天一天地站著,他深知對修煉人來講這「勞身不算苦」,但若能有一固定標語的方法不更好嗎?他就與一同修煉的太太利用幾個通宵的時間製做了能把標語固定的裝置,還做了兩條適用的新標語。這樣領館前的學員就不用每天站在那裏也可多看一些書了。他熱心一切護法工作,為其出錢出力,他經常是白天在領館,晚上去上班。

還有一位年過古稀的劉婆婆,每天步履蹣跚地來到領館門前,人家問她,老人家這麼大歲數你每天還來這裏,她說:大法在中國遭到這樣的迫害,我在家坐不住啊!樸素的話語,誠摯的心!

還有小章,她在澳洲期間每天堅持去領館,後來回中國護法去了。她原是患類風濕關節炎,幾乎癱在床上的病人,是大法使她獲得了新生,大法在中國遭到浩劫,她心如刀割,她用樸實無華的語言寫出題為:「法蒙難時,你在哪裏?」的文章,激勵大家走出來。她寫到,「在芝加哥法會上有學員問:『當耶穌基督受難時,他的弟子都在哪裏?』台下的人都笑了,可現師父在蒙冤,大法在遭難時,我哭了,我們都問問自己,你在哪裏啊?」她以實際行動聲援大陸弟子維護真理而捨棄自己的一切。本來她身體康復後一直在找工作,恰巧法難不久她盼望的工作機會來了,這時她猶豫了。按生活條件她恨不得馬上上班,因家裏還有房屋貸款的債務,且上有老下有小,以前身體不好都是丈夫工作,現自己也應分擔一部份,可若每人都放不下自己,誰去護法?她的丈夫小周也是修煉人,看出了她的猶豫,說:法難這麼嚴峻,你別要這份工作了,我一人多幹點兒,你每天要坐在領館門前,我每天開出租一定要從領館門前過,只要看到有「法輪大法」的橫幅,我就欣慰了。就這樣這對夫妻直接、間接地投身到了護法的行列。小章堅持坐在領館門前,有一次汽車玻璃被砸了。還有一次她坐在那裏看書,不知何時她車的整個輪胎都被扎了,更有一次她車的三個固定轂轤的螺帽被人偷偷鬆掉,其中右前胎的螺帽還被拿下,稍有點兒常識的人即知這將會引起的後果是甚麼,可這怎能嚇住小章那顆堅如磐石的護法之心呢?

還有的學員工作之餘抽空就來幾個小時,哪怕一會兒,有的由於工作來不了,但對他們表示欽佩。就經常把明慧網上文章拿下來給他們以示對這種堅忍不拔的護法行動表示支持。

以上只是我一個人的所見所聞,我深知這平凡中孕育著偉大的事蹟還有許多許多。

合十

悉尼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