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棄舊從新的轉折點(譯文)

——芝加哥法會發言選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20日】 大家好!

我叫喬.培恩,來自芝加哥地區。我35歲,是軟件顧問,有一太太和三個孩子。生活在美國的我,在去年七月煉大法前對氣功和大法知之甚少。以下是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一個正在發生著的故事。

平生第一次接觸法輪大法時,我的生活正處在一片混亂。我和太太的關係幾年來一直不穩定而且那時還在不斷惡化著。在幾年裏我的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從胃腸道問題到焦慮和抑鬱消沉。不久前針對陣發性的焦慮和恐慌,醫生開了大劑量的XANAX(相吶斯),讓我每天服用。

在精神生活方面,我基督徒的生活也掉到了低潮。思想被生命的諸多不解困擾著,譬如死亡,生活的目的,我為甚麼存在及其意義等。依我基督徒的背景,我對「靈魂」這一概念無法理解。靈魂是在人生下來時才有還是在母體懷孕時就有了?在人的一生中它也成長嗎,人死後它還繼續活著嗎?我無法理解一切,一直渴求答案。

醫生建議我試試打坐。我自己略微試了試,沒甚麼用。後來另一軟件個顧問將法輪大法介紹到辦公室,向同事們展示。這是我生命中棄舊從新的轉折點。

在最初來試試法輪大法的人中,現在包括我在內有5人每天在午餐時間煉功。煉功伊始我就開始體驗到我無法解釋的東西了。一開始,我的手腳在煉功時變得特別熱。就在午飯前,我還覺得懶惰懈怠,懷疑自己今天煉功能否吃的消;但煉功後,我又奇妙地充滿了活力。同時,煉第五套功法時,我開始看到圖象了。它像夢境一般,但一切卻非常清晰生動。我非常清楚地記得第一個景象。我盤著腿在打坐中在一望無限的空間中漂浮著。在我面前同樣漂浮著一個中國男子,也盤腿打坐著。然後他嘴唇動了,說起中文。我聽不懂中文,但不要緊,因為我心裏一切都明白。他說我正在承受一些很容易就調整好的病痛。他讓我去見醫生,更換一下用藥,因為目前用的藥正傷害著我。他還告我去看牙醫。總之,我照做了。

服用XANAX我的焦慮症得到了控制,但我的循環系統卻變得很糟。我的腿總是痛。見了醫生後,他給我換了另一種藥,愛提凡(ATIVAN)。馬上,我覺得好多了,很多疼痛消失了。

我也去見牙醫作了檢查。我自覺牙齒沒問題,但檢查後卻吃驚地發現一個臼齒有大洞。牙醫很奇怪我居然不覺得疼,但他說有時會這樣。我作了牙根管填充手術,治癒了感染,馬上好多了。

於是,我對法輪大法非常感興趣了!要知道先前我對氣功和法輪大法一無所知,我無法想像會有這樣的經歷,但這卻是實實在在的!

我記得接下來,手腳的發熱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煉功時一種電流通過的感覺。接著,最奇妙的是,作第四套功法時,當手移過面部時,閉著眼我卻看到了我的手!只是不是我那肉手,而是像白光。是一片手形的白光。我以為我在做夢,所以我緊閉雙眼,但沒有用,我仍然能看到。我手臂的輪廓及頭前的任何部份的身體都像美麗的白光,似乎我的身體全是能量。

當時我每天學<<轉法輪>>並煉功。突然有一天,我覺得自己變了,我不再覺得焦慮不安了。我覺得比以前冷靜,心中充滿了內在的祥和與智慧。我對生命的疑問得到了解答。每天的矛盾和問題對我不再是負擔,而是一種挑戰和體驗。我又重新升起了對生活的興趣。

今年一月時,當我煉功時,我感到像是身上有黑暗的東西在把我往下拉。我開始大出汗。然後,突然間,這種東西放開了我的身體,好像他掉到地板上了。我馬上覺得輕如羽毛,似乎自己可以飄出屋去。我現在每次煉功還有同樣的體驗,變得發輕和放鬆。從那次體驗後,我不再需要服藥了。我降低了藥量,覺得還挺好,再減,再減直至停藥。不服藥也根本不會有問題了。

精神方面,我也有了改善。有時人們問我你怎麼能又煉法輪大法又當基督徒。我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大法後,我比以前更像基督徒。儘管法輪大法是一種修煉,基督教卻是宗教,但我個人覺得都指向同一條路,所以我個人沒有發現有甚麼衝突。唯一不同的是,我由於煉了法輪大法,我比一年前發現了更多的基督徒生活的內涵。

有時我難以置信,自己還和一年前是同一個人。我不再有焦慮症和胃痛了,不再服藥,身體充滿活力,思想平靜祥和。我用不同的態度對待生活了。我又開始做多年前喜歡做而由於某種原因不做的事了。我現在和太太,孩子及其他人關係融洽。

我現在幫著介紹法輪大法給像我一樣不知道大法卻渴望改善生活的西方人。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幫助一些人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喬.培恩
2000年6月17日 發表於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