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承受一些,再承受一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20日】 我所熟悉的幾位外地功友因為上訪被關押在看守所已8個月了,每日的伙食是兩頓麩子。警方說:只要寫保證不再上訪就可開釋。然而她們至今堅持不寫。不知為甚麼,每當想到她們時,我除了敬佩之外,內心深處總有一種類似歉疚的感覺。進而思考了「只要」的問題:難道她們僅僅是在吃苦消業建立自己的威德嗎?不,她們的行為已遠遠超越了個人修煉的框框,事實上她們在為護法正法而承受著魔難,換言之,也在為你我他而承受。或許這就是使我感到歉疚的深層原因吧。

大法告訴我們:物質是不滅的。在正法過程中,各層空間的魔不會束手就擒,另外空間黑色物質也不會自行消亡。佛與魔、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從未像今天這樣尖銳激烈。然而這種較量表現在我們這層空間,絕不是像人類戰爭那樣「以血還血,以命抵命」。展現給世人的是以善制惡,修煉者懷著大善大忍之心去承受一切魔難。想想耶穌,他正是以一種承受苦難的形式完成了正義戰勝邪惡的英勇壯舉,在他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瞬間,那些繫在他身上的無數被救度的人們所欠的業債全部償還了。承受是大忍之心的突出表現,是轉化業力的重要途徑,也是我們今天配合師父法正乾坤的過程中捨盡、付出的重要形式。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無數大法弟子面對謾罵、侮辱、被抓、被打、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拘禁、勞教、判刑、甚至被剝奪生命時,他們只是默默地承受著,無悔無怨地承受著,樂呵呵地承受著。可是,也有一些學員躲在人這層殼中不去承受本該自己承受的魔難,不肯站出來證實大法。同修啊!我們不要忘記,物質是不滅的。比方說,一億斤重擔壓在一億人肩上,每人只承擔一斤;倘若壓在一萬個人身上,每人就要承擔一萬斤。那麼對這一萬人來說難就要加大,對整體來說魔難時間就要延長。倘若都不去承擔,只有讓已經為我們承受了太多的師父去承受,事實上師父現在每時每刻都在為我們承受著。想想這些我們不愧嗎?

既然我們的修煉是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的,那麼每個人修的如何就不僅僅是個人的問題,而是關係到整個正法的進程。有的學員總是發問:「這場魔難何時了?」那麼我們不妨反問:「我們為此究竟承受了多少?」「何時了」取決於你我他。我們不是說要修出無私無我的正覺嗎?可是由於執著於怕心或者自己的甚麼人的東西不放而找藉口掩蓋、不敢承受本該自己承受的難,那麼魔難可能就要壓在別人身上。然而新宇宙中未來的覺者一定是無私無我、正氣浩然、善德巨大的,修煉是非常嚴肅的,能否達到標準要靠自己的真修。讓我們真正無愧於大法弟子的稱謂吧!

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 你試一試, 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是千真萬確的。很多在魔難中闖關過來的學員都有一種體驗,只要你保持著正信和正悟,那麼修成的神的那一面就會出來正法,那時你會驚訝的發現自己竟會有如此大的承受力,甚至出現常人所無法理解的超常現象,從而體悟到「修煉本身並不苦」和「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的深切含義。其實到這時,承受已不成其為承受了,簡直是悠哉悠哉了。

師父告誡我們:「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無論我們承受得再多,相比我們的恩師是何等的微不足道,相對於我們所得到的又是何等的渺小。一個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但是我們為大法勇於承受的這顆心卻是無限的。讓我們常常審視一下自己:我究竟為自己的修煉承受了甚麼?我的心是不是隨時準備為大法付出?能不能通過學法修心,比學比修,再增大一些心的容量,再提高一點承受能力。在承受中吃苦還業,在承受中洗淨名利情的污垢,在承受中建立自己的威德,在承受中體悟更深的法理。億萬大法弟子一起去承受,將會體現出法正乾坤的無比威力,他將蕩盡一切污泥濁水,迎來天清體透的光明未來。

北京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