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法中的一些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5日】 下面談一些我在一個社區中心弘法中的一些小故事。

在1998年秋,我到當時所住的社區中心,要求免費教法輪功。當我講明我們不收費,負責活動安排的人員開始有點面帶難色,並說明社區中心每年需要一定的維修費, 通常要從每個來學習的人的費用中提收25%。我重申我們不能收費,就提出我可以自己付給一定的費用。雖然活動安排的人員有點不太理解,但她還是好意地建議我租用一個練習跳舞的教室,租金不高,場地不錯。就這樣免費學習法輪功被加入了社區中心的活動安排,我開始每週一次,一個半小時的弘法修煉。

通常我放一個牌在教室外,上面寫著免費學習法輪功和一些煉功圖片。開始時,我常常去得比較早一點,在教室外的座位上打一會坐,也算讓人了解,第一次來了兩個人。幾乎總有新人來,有時來的人多,有時來的人少,前前後後有好幾十人,現在比較經常來煉功的有好幾個。

1。一群中學生

有一次我看見教室外站著一群年紀很輕的人,打扮很稀奇古怪,有兩個還染了一點頭髮,有個女孩身上畫了很多圖,讓人看起來有點不好受。當時就想干擾來了,還在這個空間。我定了定心神,走過去向他們打招呼,問他們來幹甚麼。他們的回答又使我吃一驚,他們說是來學煉法輪功。原來他們是附近一個中學的在校和剛畢業學生,有位同學告訴他們來的。不論是誰,也不管怎麼樣,只要是來學功的,我還得認真教他們。在煉功和教功時,我盡力排除雜念,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事實上他們都還不錯,只是擋不住這個社會大染缸。後來再來時,他們都穿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2。一個奇怪的「夢」

有一天煉完功,一位黑人女青年鼓足勇氣地過來問我。她說有一次煉功時,她做了一個「夢」,她是一個小女孩,在中國的某個地方,玩得很開心。最後她還加了一句,「你也在那兒。」 我沒有問我在那兒做甚麼,只是說也許我們很久很久以前認識,並對她說了中國人講的緣,大家碰到一起是一種緣。她還說,從小別人就說她像中國人。當時我立即意識到海外弘法的重要性。來學功的人不僅僅是一個有緣人,還很可能與我們自己有點緣。

3。從沒看過書的人

當我要求有一個來學功的中年人回家讀「中國法輪功」時,他告訴我:他是那種忙東忙西、靜不下心來讀書的人;從高中畢業後,沒看過任何一本書。我說學習法輪功一定得讀書,你可以拿回家試著慢慢看。他猶豫不決地接過書。過了一段時間,他終於很高興地告訴我,他讀完了「中國法輪功」。後來我讓他回家看九講錄像,他很快就看完了,不過看錄像時經常打瞌睡。他說在讀「轉法輪」前,他還得多讀「中國法輪功」。

還有許多故事,在此不必一一贅述。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善言辭的人,英文也不是特別的好,在有人說話的時候,一般默不作聲。獨自一人與不熟悉的人打交道並不很容易,好在來的人肯定是來了解或學習法輪功的,只需要打一聲招呼。教功也不需要說太多的話,簡單的幾句話幾個詞就行,然後借書給他們看,大家一起煉功,提醒他們要多看書,反覆地看。大多數人都能把「中國法輪功」讀完。

一年多在那個社區弘法對我的修煉有很大的幫助。有時心情起伏很多,人多就高興,人少就不太好,有時甚至不想去。作為一個修煉人,這樣的狀態是不該有的。通過一段時間努力,心情就平靜多了。同時,我注意到了一個現象,就是我自己修煉的狀態好時,來的人就多一些,修煉的狀態不好時,來的人就少一些。由此我想弘法與自己的修煉是有很大聯繫的。自己要修不好,弘法工作可能只是浮於表面,甚至產生不好的效果。

由於其他老學員都住得離此處較遠,第一年基本上就我一人去那兒煉功和教功,後來才找了另一位搬到附近的學員幫忙。現在社區的很多人都知道那兒可以免費學煉法輪功。我是在想,如果兩人一組,每週一次,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到一個社區中心,就美國就會有幾百上千的地方,成千上萬的人學煉法輪功,更多的人真正了解法輪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亞特蘭大學員
2000年5月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