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如磐石方圓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29日】 在前一段時間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弟子實施取締鎮壓、嚴厲打擊及強大輿論攻勢下,大法弟子經受了嚴峻考驗,每個人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有堅定實修不動心的,也有弟子在切身利益面前迷失方向,寫了所謂「檢討」、「悔過書」、「保證」一類東西。正如師父在《轉法輪》210頁中說:「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218頁中還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當你一表態,或者公開亮相,其實就已經掉下來了。

這其中有許多學員很快醒悟到自己是煉功人,不應該屈服於壓力,隨和常人,馬上重新申訴、上訪,要求收回所謂的保證,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他們又回到修煉的路上。但也有些學員從此屈服邪惡勢力,不敢公開表示自己是法輪大法弟子,甚至於走到了對立面上,罵大法,怨師父,走向反面。也有些學員寫了「保證」,用了一些模稜兩可的語言,但還想偷偷煉功,以為可以蒙混過關,說甚麼「叫寫保證就寫吧,反正師父不就要那顆心嗎?」

其實這是在用大法,用師父的話在掩蓋自己的怕心,已經偏離法了。為甚麼隨和常人寫「保證」,還不是放不下自己在常人中的利益而屈服於壓力嗎?師父在《大曝光》中說:「甚麼是修?你說好,我說好,大家都說好,那能看出人心嗎?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有些心不去連佛都敢出賣的,這是小問題嗎?」師父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煉的大法弟子的心,那是最純正的,堅如磐石的心,決不會要那顆執著不去的黑乎乎的「怕心」。

我自己也曾走過一段彎路,有過沉重的教訓。我曾寫過上訪信,被關起來,後來感到政府反正聽不進不同意見,上訪也沒用,就寫了不『上訪』的保證。之後我得到了「自由」,可這時發現自己已經掉進了一個黑暗的泥潭中難以自拔。整天心慌無主,精神幾乎面臨崩潰境地。而且自身出現了可怕的變化:看書看不懂了,法也聽不進了。為甚麼呢?我掉下去了!師父不管我,我已經不能修了,這時魔就上來了,它不會放過我的。

「修煉可是極其嚴肅的,人無論做了甚麼都得去承擔,」想騙人,騙佛?其實只能騙自己。又怕失去常人中的利益又說想修煉,沒那麼容易!一旦做了背離大法的事師父還能管你嗎?師父不管魔就來管,不就上了魔道嗎?在這種情況下就最容易被魔帶著走。不是最近有些人就被所謂假「經文」帶著走,癲癲狂狂,到處傳播,以為自己悟到了更高「法理」。

這時,我讀了師父的《道法》:「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師父在《轉法輪》第210頁中說:「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

我悟到,在修煉路上,做錯了決不能掩蓋,更不能用大法來掩蓋,要敢於給自己「曝光」。於是我勇敢地向同修們敞開了心扉,承認自己沒過關,寫了「保證」。師父就借他們的口點化我,鼓勵我站起來,說還有機會。我明白了,寫「保證」就是背離大法,沒有中間路線,師父不管你,掉下來就再不能修了。我放下對常人利益的執著,重新寫信申明:我是大法修煉者,宣告「保證書」無效,要求收回。這時,明知會產生震撼力,會危及個人利益,也體會到在過一次「生死關」。「恒心舉足萬斤腿」(《登泰山》),一旦邁出,果然震撼不小,同時發現眼前豁然開朗,又能靜心修煉,精進不止了。師父在《轉法輪》最後說:「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把自己摔了跟頭爬起來的經歷講出來,望同修以此為誡。只有在修煉法輪大法的路上,堅定地緊跟師父,抱定一顆堅如磐石的心,才能排除一切干擾,走向圓滿!

大陸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