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日內瓦經驗交流周

——日內瓦聯合國總部前三十年崗齡的警衛員所看到的最平和人權集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9日】 2000年3月20日,星期一,我和五百多位法輪大法同修平和地聚集在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草坪上,表演我們每天早上必煉的功法。我們從世界各地來,大約60人來自加拿大,更多的有來自美國,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法國,德國,瑞典,前捷克共和國,韓國,中國和日本。台灣擁有一個175人的代表團。當然,還有數百萬留在家的同修的心和我們在一起,因為我知道每當我不能參加某一經驗交流會時,我的心也和他們在一起。能參加瑞士的這次法會我感到非常幸運。

星期一和星期二的下午,我們一起來到具有六種語言同聲翻譯的國際會議中心正式的會場內交流我們的修煉體會。然後在晚飯後又在我們住的旅館或青年旅社裏的幾個地方的自由討論組裏進行了交流。

在早些時候,當日內瓦學員要預定國際會議中心的會議室時,剛好只有在聯合國人權會議開幕的星期一和星期二兩天是空閒的。這次會議美國提出了對中國人權的決議案。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

全世界的記者出席觀看了法輪大法學員的煉功。因為世界上大部份人注意到了中國正在鎮壓法輪大法,他們逮捕了成千的修煉者並無理地關押他們,所以歐洲記者注意到了我們在日內瓦的出現。日內瓦的中國政府代表以最滑稽的謊話公開指責我們的修煉,並誹謗我們。然而,在日內瓦的《論壇報》上,還報導了"反擊法輪功, 中國外交官自暴其醜", 和法輪功如何以其緩慢且有效的運動使人受益,如何淨化身體,使修煉者有一個穩定健康的生活,沒有緊張和情緒的突變。

從我個人角度講,1998年十月我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可以證明自從開始煉功以來沒有生過一分鐘的病。事實上,我以前背部的毛病消失了。我很容易地戒了煙,並且所有的相關的胸痛也消失了。我可以一氣跑四段樓梯並感到像羽毛那樣輕。這與過去形成鮮明的對比,那時我只要走上一段樓梯,就使我上氣不接下氣。

交流會上,我坐在那裏聽,不住地點頭,同意其他修煉者所講述的體會。開始修煉後在沒有看到誰對我們的身體作了任何動作的情況下,每個人都體驗到完全無病狀態。那些因為學大法很容易就丟掉了壞習慣的人,那些身體被奇蹟地調整和理順的人,這些是怎麼發生的呢?所有這些都是通過每天舒緩的煉功和閱讀法輪大法的書籍來實現的。

在晚上,吃過由幾個慷慨的女同修準備的簡單而可口的晚餐,我們參加了各種討論組。我遇到了英國和美國來的同修。我們用了一晚上的時間討論法輪大法書《轉法輪》的翻譯。我最初讀到這本書是1998年9月從渥太華公共圖書館中借閱的,那時我就決定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觀念,去理解「真、善、忍」的宇宙法理。經過較多的討論,我們一致認為,儘管有一些小的翻譯不準確,這本書應保持這樣。畢竟它首先是一本引導我們修煉法輪功的書。根據李洪志老師的講法,《轉法輪》至今被翻譯成了10種文字,所有這些都是學員們義務翻譯的。

整個一週,我們專注於關於大法的討論和交流。我遇到很多很好的人、老朋友和很多新朋友。當我和台灣來的MUNROE談論亞洲的形勢時,我了解到,如果亞洲小的國家不與中國政府合作打壓法輪功,中國政府就會威脅他們強制禁止通商,而所有這些僅僅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民選擇了一種能使自己身心和社會穩定的修煉方法。

星期四,我們最後一次在聯合國總部前的草坪上煉功,在那裏四百多法輪功修煉者又一次表演了我們平和的功法。有人問警衛,為甚麼允許這麼多人聚集,而只有幾個警察在這裏觀察他們的活動。回答是,我們知道這些法輪大法的人,他們是最平和的,他們不需要監視。


【編後】這篇文章使我們記起3月份日內瓦法會期間的另一幕:在聯合國,一位幾十年來一直負責為各國各類的遊行示威活動維持秩序的治安官員說:「這個工作我幹了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這麼靜(詳和)的。請你轉告這些遠方來的修煉者,他們會有好運氣的,他們一定會有好結果的。」

編輯部特借斯帝文先生的文章發表之際將日內瓦那位善良人的話翻譯、轉達。

(2000年4月7日譯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