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的「4.25」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24日】 時隔一年,回首遠眺「4.25」,尤為強烈地感受到它那燦爛光輝。去年的今日,身在其中,一切都是那麼平平常常,理所應當。沒想到這平常的一天成了以後這一年發生的所有事件的焦點,而令世人矚目,永遠地載入了史冊。

那天早晨煉完動功,輔導員走過來向大家詳細地介紹了天津發生事情的起因和現況。至今被拘捕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還沒有放出來,大家準備去上訪。這時輔導員多次強調上訪是自願的,輔導站對大家沒有這個要求,要「以法為師」,你覺得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我想上訪可以直接和政府溝通,和平地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以求政府在調查核實的基礎上公正地解決矛盾。當時天津的事情已持續五天了,又爆發了天津警察公開毆打、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情況很緊急,靠寫信上書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奏效(因為這幾年大家一直都在上書也一直沒有下落)。而且國家政府是會有政策水平的,不會像某些地方政府那樣。於是我和其他功友相約上路了。

107電車一過北海橋,路邊的人漸漸多起來,車至府右街北口,一眼望去,府右街西側的人行道上已站滿了人,向東至北海,向西至丁字街延伸也已有許多人,心裏不由地慚愧:我們來晚了。下車來,只見路口有學員在自動維持秩序,疏通道路,一遍遍地重複:請自行車和行人不要在此停留!不要在此停留!看得出來,許多學員是從外地趕來的,一夜行路,風塵僕僕。還有一些是郊縣的農民,在路邊打坐。此情此景,心中一陣翻騰,眼淚不由得湧上來:修煉真是不容易,除了自己本身的業力阻礙,還有外在的世人不理解帶來的重重阻力和麻煩。也正因為此,才使人能夠得到徹底的淨化,從而超越了世間的一切,鑄成了它那殊勝和偉大的內涵。我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趕快去找一個能站的位置。

府右街上是站不進去了,我們就沿西安門大街向東走。路邊的學員肩挨著肩,在人行道的裏側,緊貼著站了三、四排,空開了三分之二的寬度,所以自始至終都沒有影響路人和自行車的順利通行。我們向前走了一百多米,在一個單位的門前,隊伍讓開了門口,自動斷開了,於是有了一點空擋,我們就硬擠著站了進去。當時是上午八點半。

大家靜立著,微笑而平和。不交談也不紮堆 ,也不和路人搭話。有人好奇,會停下來問:這是怎麼回事啊?大家只是微笑,友好地勸他不要停留。因為一句兩句說不清楚,如果一個人交談就會圍上來一大堆,事情就會起變化。我們都明白,煉功人不想管世上的事,只想為修煉正名,求得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不會反對政府,也不會參與政治。一句說不清楚就容易被壞人利用。事情這樣緊急,不能再有漏。一點兒做得不正就會使事情更加複雜,給大法帶來麻煩,給修煉者帶來更多的魔難。

人越來越多了,南北約兩公里長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長安街,北口和西安門大街交叉向東快到了北海,向西也望不到頭,但緊靠中南海圍牆的人行道上沒有學員,
只有警衛和警察。(如圖)

示意圖說明:* 代表學員所站位置。
(北)
------------------------------------------------------
******************************************************
******************************************************
西 安 門 大 街
*******************
*******************
------------------------*          --------------------------------
                        |*  府    |
                        |*        |
                        |*        -                      中
                        |*        國務院西門
                        |*  右    -
(西)                    |*        |                      南 (東)
                        |*        |
                        |*        -
                        |*        國務院西門              海
                        |*  街    -
                        |*        |
-------------------------*        ---------|新華門|---------------

                        長   安   街

--------------------------          ----------------------------
                          | (南)|

聽功友講,朱鎔基總理九點四十五分就出來了,自己點名隊伍裏的法輪功學員作代表進去交談。一批代表出來,又一批代表進去。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大家靜候著,沒有急躁,沒有不安,沒有抱怨,沒有鬆懈。只有相互關照和理解,相互鼓勵和提醒。放眼望去,我們的隊伍整齊而乾淨。

前排的學員站久了,後排的學員主動要求換位,讓前面的學員到後面稍微放鬆一會兒,年紀大的可以在最後面坐一會兒。我們這裏後邊是一塊草地的鐵欄杆,大家要坐就坐在地上,不坐欄杆,以免損壞了公物。有的學員始終站在前面沒有換位。吃飯的時間,需要的就輪流去買,不影響隊伍的整體風貌。府右街西側是一片居民居住的小胡同,相距幾百米就會有公用廁所,人多就排隊,沒有擁擠和爭執。大家吃東西都很注意地把廢棄物裝在塑料袋裏,一會兒就會有一學員提著塑料袋沿路收垃圾,馬路上始終是乾淨的。

聽功友講,府右街上路窄人多,學員們前後左右挨得很緊,兩棵樹中間的距離內就站了一百多人,只要兩腳一挪,就再也插不進來,所以那裏的學員從清晨站到夜晚(有的外地學員凌晨四點多就趕到了)沒有吃沒有喝,也沒有上廁所,包括一個三歲的小孩,不哭不鬧和他母親一起也這樣一直站了十幾個小時。

這是一個多麼特殊的人群!衣著整潔,面帶微笑,兩手空空,互不相識。我身邊站著的小伙子是從石家莊來的,身著西服,紮著領帶,一身輕鬆地站在那裏。在世人的概念裏,上訪者必有滿腹冤屈,多是情緒沮喪,渾身疲憊,或拖兒帶女,衣冠襤褸。而我們今天大法弟子在人間修煉,也用人間的形式,卻是完全不同於常人的內涵。在這裏,這博大的「真善忍」的內涵瀰漫在中南海的空間,持續著「4。25」的整天,以至於周圍的一切都在變化。警察漸漸消除了戒備的心理,開始在警車上閒聊或打盹,垃圾工人拉著車沿途走過來配合大家把垃圾扔上車,我們的祥和帶來了一片寧靜。

晚上十點多鐘,前面傳來消息:最後一批代表出來了,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也都放出來了,問題得到了妥善的解決,大家高高興興準備回家。大家隨即清理了周圍的環境,把所有的垃圾包裝好放在垃圾桶邊,有的騎自行車,有的向車站走去。那天公共汽車公司真配合,很快調來了許多107和103無軌電車,一輛接一輛,公司幹部出來組織大家上車。我們站在最後讓遠道來的功友先走。車裏擠得很滿,前面的人向中間再擠一下,讓後面的功友再上一些。也就半個小時左右,所有的學員都離開了。放眼望去,馬路上空空蕩蕩,乾乾淨淨,就像從來沒有這麼多人在這裏待過一樣。

第二天去公園煉功,聽見一遊客在身邊說:瞧人家法輪功多棒,政府也開明,問題都解決了。之後電視台出了通知說:從來沒有禁止過大家煉功,煉功是自由的。又傳達了27號文件。一切又都和原來一樣,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週末出去弘法。

轉眼一年過去了。這一年裏,天翻地覆,驚濤駭浪。正與邪、善與惡一齊在人間表現。不管有人如何詆毀,不管世人怎樣評價,也不論大法弟子中有多少不同的理解,然而1999年的4月25日,上萬的中國大法弟子自願地同去中南海向政府和平請願,請求政府給予法輪大法在中國一個合法的位置,消除誤解,平和矛盾。這一腔真心,這一份善念,溶入了整整一天的大忍之舉中。現在和將來,無論在歷史的哪一時刻,無論在宇宙的哪一個空間,遠眺「425」,它都會永恆地矗立在那裏,閃爍著燦爛的光輝。

大陸學員
2000年4月2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