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法輪功記者會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多維新聞社1日電】劍正來稿:

多維網編輯,您好!

感謝您登載了我的來稿。我同意多元先生的「百家爭鳴」的觀點。只是近一段時期多維網「法輪功的特別報導」中轉載新華社的文章居多,而世界媒體如美聯社、法新社等的文章卻非常少。是否貴網也受到了中國政府的壓力呢?希望不是這樣,望貴網繼續秉著新聞報導公正客觀、觀點多維化的原則全面地發消息、登評論,讓讀者自己去判斷。

另外,上次稿中把我所附的內容拉掉了。希望以後如果錄用,請把我的文章,包括所附的內容盡可能完整登載。以下一篇「日內瓦法輪功記者會所見所聞」是我在現場的所見所聞和所感。供您參考錄用。謝謝!

忠實網友,劍正


日內瓦法輪功記者會所見所聞

在中國政府的百般阻撓下,這次在日內瓦的法輪功記者會還是如期召開了。中國政府官員和記者沒有達到目的,新華社最終寫了一篇偏離事實的報導誤導讀者,同時騙騙領導、哄哄自己。作為與會者之一,筆者就自己親見所聞寫出來,供廣大讀者參考。

法輪功記者會是在3月20日上午召開的,正好是聯合國人權會議開幕的第一天。得到了瑞士的國際新聞記者俱樂部(International Press Club)的支持,記者會是在新聞俱樂部的辦公樓的會議廳召開的。與在其它地方舉辦與法輪功有關活動一樣,會前,中國政府已對瑞士政府以及該俱樂部施加了各種壓力,然而本著新聞自由與公正的原則,記者俱樂部的主席邁丹先生(Metten)還是決定支持召開法輪功記者會,並邀請中國政府官員及記者參加。這是法輪功學員與中國政府官員第一次面對面同時在世界媒體面前出現。

出席記者會記者非常多,超過30人,會議廳裏坐滿了,還有站著的,中國官員與記者就去了六名。按新華社自己的報導,記者「人數寥寥,不到20人」,就算是如此,作為有20個新聞單位參加的記者會,也已超出了一般記者會的規模。新華社報導為達到政治宣傳目的,亂發議論連基本常識都忘了。

俱樂部主席邁丹首先做了簡單的開場白。記者會宣布用英語進行。接著法輪功發言人芮克林宣讀了新聞發布稿,感謝邁丹先生排除種種阻擾使這個記者會得以召開,指出記者會的目的是為了向公眾及聯合國人權組織反映一些有關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人權遭到踐踏的真實情況,重申法輪功不反對中國政府、也不會參與政治,指出中國人權狀況的改善對中國自己的利益是有好處的。接著四名海外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們個人在國內遭受迫害的經歷,記者們關注地傾聽著發言,並不時做著記錄。至此記者會秩序井然。

發言完畢,進入了提問採訪階段。於是中國記者不斷搶問,大聲喧嘩,在記者會上不顧體面地擾亂。新華社報導中提到三位西方女記者的提問是西方記者在他們擾亂中僅能得到的三次提問機會,而且提問的語氣和回答的內容均被新華社的報導給閹割篡改了。

第一個提問的西方女記者對於在被拘留期間因絕食而被灌鹽水的美國女學員的身體狀況表示關切,詢問她:「是否去檢查過身體,現在情況如何了?」該學員回答是:「已基本好了,因為煉功身體好轉很快。」而在新華社的報導中,此一問答被變得面目全非。有新華社這樣的記者,誰還能從中國的官方報導看到一點法輪功的事實真相?

第二位西方記者問的是:「聯合國人權會議正在日內瓦召開,你們法輪功學員有甚麼打算?」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回答:「就是希望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法輪功的人權問題。」這問題在新華社的報導中成了西方女記者的質問,讀者試想一想,新聞職業的原則是公正客觀的報導,職業記者不以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作為西方記者具有最起碼的職業準則,她怎麼會去貿然地責問被採訪者呢?當然也許對新華社某些記者來說是沒有這個原則的,他們似乎習慣於把自己的話塞進別人的口裏去說出來,然後變成棍子去打人。

第三位西方記者問題是:「我聽說了不少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消息,但法輪功是甚麼,理論是甚麼,和太極有甚麼不同?」這是一個很典型的希望了解法輪功的問題,在新華社的報導中又成了「法輪功到底是在幹甚麼」的質問了。這種偷梁換柱、強加於人的做法是中國媒體在法輪功問題上已經是屢見不鮮了。

中國記者的提問,與其說是提問題,不如說是在宣傳。一位中國記者手上拿著材料,不是對著被採訪的對像,而是對著其他記者手舞足蹈的開講起來,而且不按照記者會以英文進行的約定,用法語夾帶著中文以特別大的嗓門嚷嚷了十幾分鐘,才問出問題來。經過瑞士學員的翻譯,才知道他想把法輪功與烏干達邪教自殺的事情聯繫起來,他想告訴記者們他的結論而不是問題。瑞士學員梅(May)義正辭嚴地回答了他:「這種聯繫是荒謬的。對法輪功學員來說,生命是珍貴的。自殺也是傷害生命,是罪惡的,為法輪大法所摒棄。法輪功不是邪教。」

似乎是受到大嗓門的感染,中國官方記者一個個跳出來以事先定好的結論也開始質問起來。一名中國官報記者這樣問:「法輪功是非法組織,並非法印書,李洪志因法輪功得了很多錢財,告訴我你們是怎麼也因此成得百萬富翁?」這個問題使一向生活清貧的法輪功發言人啼笑皆非。張而平先生告訴記者:「當年法輪功學習班是中國氣功研究會官方機構請李老師辦的,所受費用60%歸氣功研究會,40%歸氣功師,再除去場地費及資料費所剩無幾。書也是由官方出版印製發行的。我自己是在公園免費學的功。所有法輪功的書和資料在互聯網上都可以免費下載,現在能找到哪個作者會把自己的專著放在互聯網上讓人免費下載閱讀的。如果李老師真想要錢,全世界那麼多學員一人拿出一元錢,李老師就立刻是億萬富翁了,但李老師從來不會這樣去做的。」

接著又一位中國官方記者忽然站了起來,說:「法輪功是邪教,害死1400人,你們作如何解釋?」張而平先生指出:「法輪功害死1400人是不實的。就算有這個1400人的數目,與人口統計中正常死亡率比較,按中國官方報導的200萬人煉法輪功,這個所謂的煉法輪功死亡率要低好幾十倍。事實上,煉法輪功為國家節省了大量醫療費,中國政府應該提名李洪志老師得醫學健康獎」。

中國官方記者與官員一個個按捺不住,爭先恐後地搶話,使其他記者們再也沒有機會採訪。西方記者們則耐心地看著他們喧賓奪主、目中無人的表演。邁丹先生忍無可忍,一再勸告他們安靜守序,他們卻把他人的禮貌當作怯讓。最後,邁丹先生還是出於禮貌對一個中國記者說:「你問最後一個問題吧。」

後來張而平先生說:「今天法輪功記者會邀請了中國官員和記者到場,明天中國使團舉辦的關於法輪功的記者會是否也能邀請法輪功代表參加呢?」中國官員和記者均啞口無言、無人敢答。然後,記者會播放了「法輪功-真實的故事」錄像。

看上去這個法輪功記者會場面顯得比較混亂,但在眾多的媒體的面前,法輪功的真相越來越加清晰了。中國官員與記者的表現完全有失於大國風範和新聞工作者的職業道德。一位西方記者說:「他們這個樣子早已不是第一次了。」而法輪功學員的平靜、祥和則給記者們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

會後許多記者並沒有離開,而是到隔壁房間與法輪功學員單獨訪談起來。第二天,公正的報導照常出現在當地的各大報紙和電視上。值得一提的是,這次在日內瓦的法輪功記者會全過程有現場錄像,在事實和真理面前,任何謊言都是徒勞無益的。

西方媒體報導參見明慧網3月26日轉載的日內瓦《論壇報》及《二十四小時報》文章:

法輪功修煉者譴責中國政府的迫害
司法部和警署猶豫地跳起華爾茲
反擊法輪功,中國外交官自自曝其醜
不參與政治的提倡道德的利他主義的運動

(2000年4月1日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