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辦案警官的一封信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1日】

某所長,某警官:你們好!

昨天參加某市某分局舉辦的「學習班」,極不情願地寫了「保證」,今天我寫這封信的首要目的,就是鄭重地向您們聲明:我撤消這份「保證」。 我知道你們一定會非常生氣,這個李之捷又在玩甚麼花招?其實我不會玩花招,X警官知道那天你們五六個單位的領導來我家嗎?我就已經很明確的表態:我不作任何承諾。因為我不願再犯不說真話欺騙你們的錯誤。 那昨天我為甚麼又要違心地寫那份「保證」呢?因為我需要時間。我從拘留所回來後,一直在辦理離婚手續,幾天來,單位證明、廠調解委的證明都辦齊了,就決定十四號上午到××區民政局去辦理最後的手續,可是十三號下午就接到某警官的通知,在學習班上,科長、所長們一來就宣布,每個人必須寫「保證」,今天不寫明天再來,直到寫出了「保證」才能回家。

這我可就犯難了,這「保證」我決不能寫,可不寫吧,就得天天參加學習班,搞個十天半月的,最後說不定因為太頑固,又給送進拘留所,這樣一來,離婚手續就辦不成了,可是這個婚是一定要在我第二次被抓前離掉的,因為我不願因為我的個人行為再給愛人胡盛傑造成精神的壓力和「名譽」上的影響。以我只得出此下策了:先過關爭取一點時間,把婚離掉。今天(15號)上午,我和老胡已到民政局辦理了正式離婚的手續。完成了這件重要的事情,我就寫這封信正式聲明撤消「保證」。之所以採取是寫信的方式聲明,是考慮到你們工作實在是太忙,口頭去說又得佔上大半天時間來教育我,既然寫的「保證」是書面的,那撤消「保證」也有個書面的東西才對。

昨天在學習班上,X所長說過這樣一句話,有的人執迷不悟,還要鬧離婚。可是,X所長您知道嗎?這個婚我離得並不心幹情願!我和老胡結婚十年來感情一直不錯,夫妻感情好,兒女關係處理得好,多年都評為「五好家庭」,特別是九七年我們倆都修煉法輪功後,更是按照師父教導的有了矛盾找自己,由此家庭更加和睦。然而現在,由於政府打擊法輪功,使我們的認識發生了根本的分歧,使家庭出現了不可調和的矛盾。老胡是老黨員、離休幹部,他聽黨的話,這我無可指責,我是法輪大法的實修者,我聽師父的話,說真話,做好人,這與共產黨一貫主張的實事求是本沒有矛盾,他也無法說服我。沒有了思想統一的土壤,感情的花朵又如何開放呢?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來,我反覆考慮過如何解決我們夫妻之間的矛盾。我深深地知道我是不會走回頭路的,可是老胡七十一歲的人了,身體又有病(不修煉法輪功了,他原來的那些病,高血壓、冠心病等都隨時會犯的)。他不願,我也不能讓他承擔我個人信仰、個人行為而帶來的任何後果,於是我們協議離婚。離婚後,老胡仍住他現在住的這間房子,我們夫妻不成,可做鄰居,今後,他有了好的去處,可隨時搬走,沒有去處只要我在家,我將仍一如既往地在生活上照顧他,直到送終。這就是我這個法輪功修煉者的胸襟和善心。 建國五十年來,我們的祖國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取得了輝煌的成就,舉世矚目,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是幼兒園小朋友都知道的,更何況我們這些隨著共和國的腳步一齊走過來的人呢,我們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熱愛共產黨,不要隨隨便便輕而易舉地就把反黨反政府的大帽子朝我們頭上戴,這對我們太不公正了!

一個政黨,一個政府的偉大,不在於她的一貫正確,事實在從來沒有誰能一貫正確,而在於她「有錯必糾、知錯必改」的寬闊襟懷。我們的黨是人民的黨,我們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她寬闊的胸懷永遠是朝向人民的。我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就是本著這樣一個堅強的信念,踏上了北京上訪之路。

我認為江總書記跑到法國去宣布「法輪功」是邪教,他是鬧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和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法輪大法是宇宙法理,法輪功學員遍布全世界,它是一個國家、一個政黨的首腦人物可隨便定性、任意否定得了的嗎?這才真正是「螳臂當車,自不量力」啊! 法輪功是正法,不是邪教!所謂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這幾個「御用秀才」連法輪功究竟是甚麼都弄不明白,就敢在那裏不知在天有多高地亂評論,他們混淆事非,顛倒黑白,無中生有,造謠生事,一時間把個中國大陸搞地昏天黑地、血雨腥風。就在他們的筆桿子之下,多少志士含冤進獄,多少家庭含淚破裂,多少好人失去人權,多少百姓矇蔽受騙,這是曠古以來未見的大冤案,令天地為之震怒!令鬼神為之哭泣!

法輪功是正法,不是邪教,所謂的六條「重要特徵」沒有一條經得起批駁:

1、「教主崇拜":既然政府承認法輪功不是「宗教」,又何來教主呢?法輪功是修煉大法,是修煉者籍以返本歸真的天梯,弟子對師父的崇敬是修煉界歷來的規矩和美德,如同學生對老師的崇敬,這是天經地義的,為甚麼偏偏就不許法輪功弟子自發地產生對恩師的崇敬呢?

2、「精神控制」:觀遍古今中外,有哪一個政府哪一個政黨不對他的百姓、黨員進行思想統一、精神一致的教育呢?否則,何來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模式呢?這不都屬於精神範圍的東西嗎?我們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深知「佛法」的博大精深,深感師父的洪大慈悲,根本就不存在甚麼「引誘、洗腦、恐嚇」,更不存在甚麼「順者昌、逆者亡」,修煉法輪功不收錢不收費,連門都沒有,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全憑自願,有甚麼「控制」?

3、「編造邪說":這真是膽大謗天法呀!全世界上億的法輪功弟子,看師父的書,聽師父的法,每個人少說幾遍多則上百遍,有誰聽師父說過「世界末日來臨,地球就要爆炸」?那幾個搖筆桿子的「御用秀才",那些個不負責任的新聞媒體,將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胡亂剪輯,斷章取義,以這種卑劣的手法,瞞天過海,欺騙百姓,這才是真正的編造、犯罪啊!

4、「劍取錢財」:這更可笑。法輪功弟子,每一個人都清楚地知道師父不向我們要一分錢,而給予我們的卻是無法用金錢價值衡量的珍寶,我們對師父實在是無以為報呀!全世界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如果每一個弟子能請師父收下一塊錢,師父馬上就成為億萬富翁,這多方便、多快當,而且名正言順,堂堂正正,可是師父甚麼也不要,只要弟子的一顆向善的心。

退一萬步,按照常人的理來講,現在不是講知識就是金錢嗎?不是講「知識產權」嗎?師父把這偉大的「佛法」把這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精深、最玄奧、最超常的科學傳授出來,這麼多人願意學,他那麼苦心地教導,難道他不應當得到回報嗎?而這區區回報,又怎能抵上師父對人類作出的偉大貢獻?

況且,師父一向生活儉樸,從不為私利,說甚麼「盤剝練習者的血汗錢,聚劍巨額財產」,這是徹頭徹尾的大謊言,是對李洪志老師人格的惡毒誣蔑,是物慾橫流的貪財者把鏡中照出的自我影像強冠以他人之名。即便在當今道德低下的社會裏也是人各有志,不是所有的人都貪財、貪權的。修煉的人要修去的就是心中對世間「名利情」的執著。

5、「秘密結社」:說法輪功「秘密」結社,這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法輪功從她傳出的那一天起,就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地在常人社會傳播,在公園,在街道,在任何有人群的地方,都可看到「法輪大法義務教功」的巨幅橫標,都可聽到法輪功的美妙音樂,都可見到集體煉功的壯觀場面,都可聞到朗朗學法讀書聲,「秘密」何在?法輪功的傳播是大道無形的方式,根本不存在甚麼「嚴密組織」。

按照最基本的常識,一個人要參加社會上任何一個甚麼組織,他必須先是申請,後經批准,再交費用,還要履行若干複雜的手續、儀式等,爾後才得成為組織的一員。而修煉法輪功,人人都知道,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隨便在哪裏碰上一個煉功點,只要你願意,就可參加煉功,不報姓名,不用申請,不交費用,請問世上哪有這樣的「嚴密組織」?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學功的人眾多,有先有後,這當然需要一定的聯繫,也就自然而然地有了輔導員、站長,然而他們首先是個修煉者,其次才是義務服務員,他們只是憑著自己的熱情為大家提錄音機、教動作、買資料、領讀書,又何來甚麼「完備的組織制度,明確的內部份工」?

6、「危害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烏雲永遠遮不住太陽,「4.25」以來電台、報紙及所有新聞媒體,對法輪功進行了幾近瘋狂的狂轟濫炸,顛倒黑白,混淆事非,愚弄百姓。法輪功上億修煉者的社會實踐,充份說明了法輪大法對政府、對社會、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道德低下、金錢至上、追逐名利、物慾橫流的當今社會,法輪功修煉者淡泊名利,遠離誘惑,嚴於律己,靜心修煉,我們可以自豪地宣稱:法輪功是世間唯一存在的淨土!還說甚麼「法輪功殺人害命」,算過細帳沒有?法輪功上億修煉者,雖然層次各不相同,但每個人都有師父為自己淨化身體的感受,通過煉功和心性修煉,千千萬萬的修煉者從病床上爬起來,從藥罐中鑽出來,從私慾中走出來,有了強健的身體,有了淨化的心靈,只有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無病、無痛、無煩惱的幸福!

說甚麼「煉法輪功煉死了1400多人」,且不說這些不實之詞從何而來,且不追究「煉法輪功」這個概念的真實內涵,單就這1400人與上億獲得身體健康的真修者算個比例是甚麼概念?一個平均年齡偏高(離退休人士、中老年婦女佔很大比重)的人群,其中相當大的比例是被複雜的慢性病、重症、絕症等嚴重健康問題領進氣功之門的。這樣的人群,如果7年中才有1400人死亡(如果姑且把這1400人硬算成煉法輪功的話),這樣的事實本身不就是醫學奇蹟嗎?不值得科學、醫學工作者嚴肅認真對待嗎?

按常識,小數點後面若干個零,這個比例在常人的科學試驗中是根本忽略不計的。據統計,中國大陸每1年吃假藥致死的就有20萬人左右,那麼多重症絕症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告別了醫藥、省下了高額醫藥費,免去了有病亂投醫、吃假藥上當的危險,心情舒暢了,家庭和睦了,社會道德回升了,這麼好的事,任何一個明智的國家即便不宣傳提倡也不會橫加取締的啊!

說煉法輪功使人變瘋,精神病是隨便甚麼人都能得的嗎?稍微有點醫學常識的和良心的人絕對說不出這麼明顯栽贓的話來。

說「法輪功萬人圍攻中南海,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這又是無中生有的陷害,李洪志老師在他的書中、經文中、講法中一再反覆告誡弟子:修煉人決不能參與政治。我們修煉者對常人的權勢根本沒有任何興趣,躲還躲不及呢,我們只是借常人這一方土地靜心修煉,最後要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去,要你常人這個權幹甚麼?師父是偉大的「佛主」,他擁有全宇宙的一切,常人的那點權力算甚麼?甚麼也不是。

別看新聞媒體叫得兇,時至如今,有誰找得出來法輪功要推翻政府的真憑實據?有誰指得出李洪志老師的「政治後台國外勢力」是何人?為了向中央領導人反映法輪功群眾受到警察抓打的不公遭遇,為了請求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上萬名法輪功修煉者抱著對政府的信任,懷著一顆善心,按照憲法賦與公民的基本權利,和平地到中南海附件的國辦信訪辦反映意見,沒有標語口號,沒有棍棒武器,沒有對立情緒,沒有暴力行為,這算甚麼「示威"?這算甚麼「對抗」?

早在九四年法輪功就受到某些新聞媒體片面地,不公正的實的報導。法輪功群眾也一直不斷地向這些新聞媒反映事實真相,可是得不到公正的結果,如果各級政府新聞媒體能如實地向上反映情況,如果不發生天津公安部門的介入,如何會發生「4.25"萬人上訪事件?

上萬名法輪功群眾和平上訪完全是符合憲法的個人行為,沒有任何政治要求,可是新聞媒體卻無限上綱大喊「狼來了」,恐嚇政府,恐嚇中央,恐嚇希望天下太平的老百姓。然而這一拙劣行經,絲毫損害不了法輪功的偉大形像,反而使全國人民,甚至世界人民對中國政府感到失望。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處心積慮地要把法輪功往政治的泥潭裏拉,妄想利用法輪功來達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他們以為「水攪得越混越好」,可他們錯了!法輪大法是開創宇宙一切的「佛法」,人生百年的功名利祿轉眼即逝,但構陷佛法造成的罪孽可是還不清的!

某所長,某警官,這就是我的思想,這就是我頑固不化的根本原因。我得到了宇宙的法理,有了更清晰的頭腦,更明亮的眼睛,更堅定的信念。「朝聞道,夕可死」,在大法遭難的今天,我不會屈服任何政治壓力,不會畏懼任何刑事處罰,不會害怕任何經濟制裁,不會聽從任何親情阻擋,我將盡自己的生命,捍衛大法,因為沒有她就沒有我,就沒有我的親人,就沒有宇宙的一切眾生。

最後,如同你們苦口婆心地「轉化」我一樣,我也真誠地告訴你們,這宇宙中是有神靈的,人類的一切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人永遠不能勝天!也請牢記,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是永恆不變的宇宙法理!神的誓約在兌現中!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李之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註﹕李之捷,57歲,被判勞教一年,所外執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