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加州法會:我的弘法心得(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8日】最尊敬的李老師,您好,珍貴的法輪大法同修們, 你們好。我叫愛斯苔.摩根,來自加州的海茲堡 (Healdsburg), 位於舊金山 (San Francisco)以北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我修煉大法已有七個月了。

我先簡單地介紹一下自己及我的得法過程。我主要想談談我參加的北加州弘法工作。我認識到弘法是我們修煉非常寶貴的一部份,同時也是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責任和義務。我們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揭示了這麼多天機,為了把這珍貴的大法送到我們門前歷盡艱難險阻,耗盡心血。如果老師沒有傳大法給我們,我們現在會在那兒?想到這,我不寒而慄。老師沒有要我們回報,我覺得我們必須以老師為榜樣,使還沒能幸運得法的人們和我們一起分享大法。

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我在費城 (Philadelphia)的親愛的妹妹特雷莎 (Teresa)開始告訴我她從一位叫蘇珊的中國修煉朋友那聽來的這一令人驚異的精神修習。在電話中我們談了很久。我一邊從網上下載了「轉法輪」,一邊等著妹妹給我寄書。我一下子就被「轉法輪」深深吸引。我知道在任何一方面這都是最正的法。他告訴了我們人應當怎麼樣生活,而這正是我一直追尋的。多年來,我一直為人生沒有手冊而悲哀。有生以來,我一直是精神的追求者,用我善於接收的思想,博覽群書。然而在這偉大的大法面前,我發現我知道的實在是太少了。老師那令人難以置信的誠實正直是無可爭辯的,我感覺他不可能欺騙。我知道我可以用生命去相信他。我心非常感動,許多靈魂深處的恐懼開始消失。

雖是個有一技之長的人,我開始認識到除了有堅持不懈的精神的追求外,我的人生不曾有甚麼指導。現在,修煉,返本歸真是我的人生方向,是我存在的意義。為了修煉這一不二法門,我也準備丟掉我以前鑽研的所有東西,包括那些我曾認為很神聖的。在很短的時間內,我經歷了一次消業,消除了以前的一個健康問題。這進一步證實我走在正確的路上。

七月,即我得法一個月後,加州的聖荷西 (San Jose)舉辦經驗交流會,特雷莎和我計劃著她過來參加。(就是在這個週末,中國大陸同修遭受的磨難升級了。) 有八百多人參加法會。聽其他同修談他們的修煉經歷,我深受感動。會上我認識了麗莎.溫德 (Lisa Wendl)和迪.特沙格瑞斯 (Dean Tsaggaris),他們以及後來認識的曾勇和張楓,是我促進舊金山以北地區弘法活動的主要聯繫人。(他們也在他們自己所住地區廣泛弘法。) 麗莎問我是否願意在我所住地區幫助宣傳大法。(我是當地的唯一一個大法弟子,當時還是個新學員。) 我告訴她我願意幫忙,只是不知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我天生愛靜,從來都避免當領導者。在他人的眼中,我感覺自己看起來是聯繫人中的一個薄弱環節。然而,我知道無論如何我必須幫助弘法。說「不行」的念頭並沒真的在我腦中停留。過去,不曾有甚麼能讓我帶頭作一件事。我會等其他人來作。但是對於大法,弘法像是一個神聖的信任,我必須做我應作的。

麗莎八月打來電話,然後我們就開始準備組織北加州法輪大法介紹班的事宜。介紹班最近在舊金山灣區已經開始。頭一個小時先用幻燈片簡單介紹法輪大法是甚麼,然後放映一個八分鐘的錄像。後一個小時專門教功。這很適合初學者。每個學習班一般有三個或更多的同修幫忙。剛開始時我們主要是通過公共圖書館系統來預訂大法介紹班的場地。圖書館中大都有「活動室」(events room),它們或只需付少量租金,或可以免費使用。我們很喜愛這樣的辦班場地。這種通過市政機構介紹大法的形式使公眾容易相信我們。使用圖書館的人們也停下詢問或參加學習班。九九年九月到十一月間,我們通過圖書館系統辦了八個班。我們也通過書店辦班,但在書店辦的班通常會受嘈雜環境的干擾。(但書店會給活動作廣告。) 我們還在高等院校中辦班。麗莎作的廣告宣傳非常完善,這對保證每次有足夠多人參加介紹班幫助甚大。除在主要大報上刊登廣告外,我們尋找並利用社區小報,這也很有幫助。社區小報甚至比大報效果更好。廣泛張貼廣告傳單效果也不錯。

由於我所在區域只有我一個大法弟子,而該區又地域廣大,這引起一些問題,如該在哪兒建立煉功小組。有興趣的初學者分散在各地。我們這裏有許多小城鎮,互相之間的距離頗遠。我曾試著在中心地段,或有興趣人數較多的地段建立煉功點。可是人們一般不願去不在他們附近的煉功點。對我來說,這種情況可算是加州生活的部份代表,人們總認為自己太忙而不願多走一點距離。我把這個問題作為我們這兒特殊的弘法難關對待。我曾在兩個我認為不錯的地點組織集體煉功,兩次都沒人參加。但最近我們剛組建了一個煉功小組,已有兩次活動,每次有近十人參加。這雖不是一個轟轟烈烈的開頭,但至少我們在舊金山以北地區有了煉功點,大家可以一起學習這珍貴的法,互相幫助,共同提高。煉功小組所有的學員都是西方人,不同於舊金山灣區,那裏幾乎全是華裔,因而我們有不同的問題和需要。

一起弘法時,同修們常問為甚麼我們沒能吸引更多的西方人得法。我感覺我們必須更加努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宇宙大法當然是無邊際,超越任何界限的。更多的人們最終會認識到這一點。在我們個人溝通的時候,我們必須想辦法跨越我們覺察到的文化差異。當我看見一名中國修煉者幫助一名西方人學功時,我總是很感動。他們能說多少英文沒有關係,因為伸出援助之手並不需要多少語言。在不同層次上同修間的合作和交流是超常且無價的。如果我們能像老師教導我們的那樣,以法為師,我們一定可以克服所有障礙,一切難關,包括我們的執著。

在舊金山以北六小時車程的沙市塔山 (Mount Shasta)和愛卡塔 (Arcata),我們也辦了大法學習班。問題是怎樣和這些較遠地區的有緣人保持聯繫。在舊金山的同修李豐 (Lee Fong)可以過來幫忙,這對我們的工作幫助甚大。需要時,她來幫助我們開辦九天學法班。(她和其他一些同修最近剛從瓜地馬拉 (Guatemala)回來,那有不少人參加了大法學習班。)

當功友們最早為弘法工作找我時,我想,「我只是我們這兒的一個弟子,我能作甚麼呢?」 我很快發現有許多人在幫助我。弘法工作的動力與幹勁取之不盡。當我需要幫助的時候,同修們總是在那裏。事情進行的很順利。我知道所有事情都因大法而改變了。一小組同修一直都不惜時間和精力地作著舊金山以北地區的弘法工作。雖有距離的障礙,我們作得挺好。雖人數不多,我們有誠摯的熱情來彌補。我們一直很感謝其他同修們的盡力援助。

美國是一個獨特的修煉環境,給了我們不少難題,同時也給了我們在修煉中前進的機會。老師告訴我們這裏有許多大法的有緣人。雖然我們為大陸同修遭受的苦難而感動,我覺得我們不必要每個人都到北京去。我們這裏有這麼多的弘法護法工作等著人在做。雖然我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會因我們弘法而成為修煉者,但我們畢竟成功地讓人們理解到法輪大法對人類,對所有生命都是有益的。我們在這裏的弘法護法工作也一定會幫助在大陸的同修的。通過正面影響美國的公眾輿論,我們可以幫助糾正中國的錯誤狀態。

這是我弘法工作的一點經驗和體悟。和我的同修們一起幫助有緣人得法,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弘法工作還幫助我發現從而放下了不少執著心。因為法輪大法是佛家的一個修煉法門,我覺得我們應該記住幫助老師救助世人是我們的責任。對我而言,這一點最讓我覺得弘法工作義無旁貸。尊敬的師父的大慈大悲使我們得法受益,師父教導我們要弘揚和維護大法。讓我們盡自己所能作好這個工作吧。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