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來稿:堅修大法心不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8日】在中央「兩會」之前,大慶有幾十名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XX培訓中心也有5人上訪。領導擔心會有更多的人上訪。於是把我們9位正在工作的教師以辦班為名,軟禁起來,並對我們實行了很多高壓政策。如:

1、軟禁。24小時內採取人盯人。一對一。寸步不離地「看護」隔離。我們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
2、每人交押金5000~10000元。沒有合法手續(上次辦班所交)。
3、每人每天交210元吃住費,包括看護人員和「中心」領導的吃住費共19天。
4、領導在會上高聲叫罵,口不擇言。並說:「我們就禍禍你們,叫你們只有一口飯吃,沒錢上北京告狀。
5、領導先後兩次逼我們寫辭職報告。

更有甚者,有的領導同意一煉功者的家人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煉功者不從,遭到家人三次暴打,領導視而不見。其它煉功者干預,被領導高聲厲色喊回隔離間。該弟子高喊:「人權在哪裏!正義何在!如果再迫害我。我就把大慶培訓中心人權黑暗的問題上網,叫全世界都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使他們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

這期學習班已經是培訓中心辦的第五期「思想轉化」學習班,我們這幾位大法弟子大部份都是以前進過班的,由於以前很多心沒放下,對法不夠堅定,在壓力面前違心地說了很多錯話,有的甚至寫了揭批材料,使得這裏的人不了解大法,魔性顯得很大,所以第一天開班領導就講:「進到這個班的沒有不轉化的,都得達到揭批才能畢業。」可是他沒想到,我們經過這兩三個月的學法修煉,都對以前的做法悔恨不已,正想找機會改正呢?我們悟到這是師父又一次給我們提高的機會呀。

在19天的艱苦環境中,我們大法弟子只有一個信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事實正是如此,我們堅定地走過來了。我們把這個環境變成真正修煉的環境,我們衝破重重阻力,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一有機會就一起切磋,遇到問題向內找,相互鼓勵,共同提高。

我們利用和領導交談的機會,向他們弘法,用我們的實際行動改變了他們以往對大法的偏見。

在學習期間,領導讀材料,當讀到誣蔑師父和誹謗大法的話時,一學員一把搶過材料撕得粉碎。使領導大吃一驚,問:「你是幹甚麼吃的?」她堅定地說;「我是大法弟子!」「你為甚麼撕了?」「那全是假的,不許污衊我的師父!」她不顧一切地維護了大法和師父的尊嚴。

在討論時讓我們談對法輪功的認識時,學員談出自己學法、煉功後身體的改變,心性的提高,證實大法的真實性與科學性,使領導受到震驚,扭轉了局面。由學攻擊大法資料改學憲法等其它資料。

在學憲法期間,我們把領導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與憲法對照,觸怒了領導。他們高聲叫罵,並逼我們寫辭職報告,目的是叫我們放棄修煉。我們毫不動搖,並針對中心存在的不合法現象形成書面材料給他們指出來。由於我們的堅定,他們又變化招術,和風細雨的商量我們:「只要你們口頭上說不煉了,回家怎麼煉都行,我們就放你們回去。」我們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說假話,在任何情況下、任何人面前我們都堂堂正正地修煉。」

中央的『兩會』結束了,領導又叫我們寫保證書,找擔保人,我們不答應。領導又退一步,把印好的保證書(1不進京上訪,2不非法集會,3不給單位造成影響。)給我們說:「這個保證書沒有一句話提到法輪功和你們的師父,這回該同意了吧?」我們又堅決反對。我們說:「進京上訪是每個公民的權利,誰也不能阻止!我們煉功人做的是好人、幹的是好事,我們沒有錯!寫保證是對我們人格的侮辱。」我們不但沒寫保證,反而每人寫了一份「公開聲明」。鄭重聲明以前在法輪功方面說過的錯話、做過的錯事和曾經按照他人意願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

領導看到我們不約而同的舉動由意外到驚訝,原本想用經濟制裁拖垮我們,後又用開除工職恐嚇我們,我們都沒有一絲動搖,他們現在感到甚麼辦法也無濟於事了,最後讓我們各自學校領導把我們領回學校。

在學習班裏,每天考驗我們心性的事都很多。不管甚麼樣的考驗,我們都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都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對大法越修越堅定,至使領導們對我們的各種無理要求由最高點:揭批法輪功,無條件地降到了零。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又進一步領會了師父說的:「修煉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動,其他表現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如果我們真能夠雷打不動,你看他自己就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