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絕食」等問題的一點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5日】經常在網上看到一些功友絕食的消息。對此談一下我的認識。

有絕食的功友說:「為甚麼在《轉法輪》中師父講到『辟穀』這一節?」他認為自己是在煉辟穀。可是師父講:「我們講煉功要專一,你不能夠人為的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你覺得它挺好,你也想辟穀,你辟穀幹甚麼?有的人覺得很好,好奇,或者是覺得自己功夫高了,能夠顯示顯示,各種心態的人都有。」師父在濟南講法中也明確指出大法中沒有辟穀這一現象。

有功友說:「我絕食是為了向世人證實大法。」我認為在我們還沒有開功開悟之前,想用超常的辦法來證實大法,這種心本身就不對。人就在迷中,必須在迷中悟。其實師父只要把我們的功能開放一點,足以使常人震驚得目瞪口呆以致完全的信服。但是現在不能這麼做。

許多功友在拘留所裏、牢房裏絕食,確實出現了許多超常的現象。對這一點我現在這樣悟:師父就看你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因此在看護著弟子。我認為絕食這種做法不是大法的形式,這只是人的行為。而一些大法弟子在失去人身自由、學法煉功的權利被無理剝奪的極端情況下,用生命去爭取修煉的權利,用絕食來表達「不修煉毋寧死」的決心,這屬於個人行為,是個人用人的辦法來爭取修煉的環境。這種做法是否妥當,還值得大家再悟一悟。但是絕食本身不是大法中的東西,也不能有意無意的把「絕食」二字當作法中的東西在傳,實際上是在往法中加人的東西,還可能誤導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每個人有不同的修煉道路和狀態,不能夠照搬照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盡可能的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一切行為方式都要盡可能的符合法中的要求。在維護大法的過程中,也要用法理來指導自己的行為,用理性來認識大法。要百分之百地用善的一面。大法整體的走正,和每個弟子的行為都有關係。

師父在《我的一點感想》中寫道:「說心裏話,『法輪功』的學員,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還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不知他們還會忍多長時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

看到網上「關於『決裂人』的理解等想法」這篇文章,深為贊同。最近有件事讓我對自己的執著有了更深的認識。前幾天有警察到我家要我們交書,否則要搜,我當時的想法是:用生命保護大法書,對他們說:「除非把我的命拿走!」決意用頭撞牆的辦法誓死阻止他們拿走大法書。(因我家陽台、窗戶都安有防盜網,否則我會用跳樓的辦法)。後來他們沒有搜就走了。

然而事後我感到,我當時的反應有點過激,有人的東西、不善的東西在裏面,情緒也有點激動。再往深了悟,我覺得這件事不是偶然的,暴露了我的執著。我已經把保護大法書當作一件事在做,把能不能保護好書當作最重要的事,過於看重這個形式和表面結果,並以此來衡量我能否為大法放下生死,而忘了師父所說:「提高層次是根本。」哪怕是在做最神聖的事,也是為了修煉提高啊!我想師父最願意看到的是弟子的心性真正地提高上來,能夠達到圓滿的標準,如果我真的為保護書而自己放棄了生命,卻還有執著未去,達不到標準,我想那不是師父所願意看到的。有「為大法可以付出生命」這顆心就可以了,自己放棄生命並不是師父所教導我們做的,不要人為地去給自己安排修煉的路,我悟到師父在擔心我們能忍多長時間,我們一定要以法為師,按法的要求去嚴格要求自己,不要被人心所帶動。師父還說:「我們的圓滿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所以我們要珍惜生命,珍惜修煉的環境。大道無形,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中我們都可以修煉,都可以提高心性去執著。

常人社會的形勢是天象變化帶動下出現的,一切都是為了正法與弟子的修煉,大氣候反過來正是檢驗學員、讓弟子提高的最好方式,我們可以按自己對法的領悟用各種形式去維護大法,但不要執著,強求結果。其實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師父說:「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

我還悟到:師父給我們講出的是概括的法理。遇到具體事情怎麼做?得根據不同的情況以及弟子在不同修煉層次的不同認識自己去把握,要從法上去悟,不能固守表面形式,不能走極端。師父在《取中》經文中告誡我們:「由於弟子們認識上的差異,有一部份弟子總是從一個極端轉到另一個極端,每當看到我寫的法就偏激去做,從而又帶來新問題。我叫你們轉變人的認識不是叫你們固守人認識大法這一狀態,但也不是無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們清醒地認識大法。」

以上只是個人在現有層次上的一點認識,望能拋磚引玉,共同切磋。如有不妥之處請指出。

大陸學員 2000年2月2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