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學員全心全意地和師父和大家在一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
xx:你好!
臨近元旦時,有一位叫奧爾嘉俄羅斯女孩來找我,問我;「怎麼才能找到法輪功著作?」我送給她一本俄文《法輪大法》(即《轉法輪》和《大圓滿法》的合訂本),並說了一些一口氣讀完之類的話。時過兩日,奧爾嘉打電話來興奮地說:「這本書太好了!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書!我要告訴全世界,世上沒有比這本書更好的書了!」

一個多月來奧爾嘉和那些有緣得法的人一樣,盡自己一切力量讓更多的人得法。她先是在誤入邪教「觀音法門」的迷途者中弘法,使有緣者得法;又很快地在莫斯科不同地區幾個書店中打開大法著作銷售通道,又為大法學員集體煉功找到一個場地。奧爾嘉說:「我知道,在俄羅斯有很多真理的追求者。他們不知道要找的是甚麼,可是一直在頑強地找。我要幫助他們一把。」緊接著奧爾嘉參加了師父在「歐洲講法」俄文翻譯工作,很勝任。

不久奧爾嘉告訴我:她母親向她發出最後通牒:「在家庭和大法之間做出選擇;繼續修大法就從家裏滾出去!」奧爾嘉對我說:「我知道考驗對我意味著甚麼。可是我不能沒有大法,大法就是我的命!」說著失聲痛哭起來。我也被她對大法這種真誠的心感動得落淚。

前天奧爾嘉說:「我要給師父寫封信。你能代我轉到嗎?」我說:「師父就在你身邊。」她說:「我知道,我感覺得出來。但是我還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心情。現在有人說大法不好,可是我說好,並且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人正在尋找這個大法!」這樣就寫出以下這封信。怎麼轉呢?相信師父已經看到她那顆真誠的心了。……

合十!
2000年2月16日

~~~~~~~~~~~~~~~~~~~~

※以下是奧爾嘉寫的信(譯文)

敬愛的師尊:

您的莫斯科的學員向您致以熱情的問候和深深的敬意。自從我得到法輪大法並從中認識您後,我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真是世上沒有任何一種語言可以表達我的心。

《轉法輪》改變了我的人生。確切地說,是我讀過《轉法輪》之後開始了新的人生,我的生命有了新的含義。到此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種得法的準備。

自幼以來一些問題一直在折磨著我,沒有人能為我解答。父母親和其他成年人只是著急生氣:「別人怎麼過你怎麼過!」在我看來,人們過日子就是:出生-上學-上班-結婚-生育-生病衰老和死亡。人們就是這麼過。難道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義嗎?難道說我也得這麼過嗎?我很難認同。我一直在問自己:我是誰?我從哪能裏來?我為何而來?我經常感受到無名的孤苦。無人與我分憂,沒人能明白我的心思。雖然周圍有很多人,但是,無人與我通心。為了尋求解答,為了尋求生命的真諦和生存的真正含義於是我開始找尋師父。探求的路途是漫長而艱辛的。為了找到真正的師父和真正的法,路途上難免與很多假智者及會道門遭遇。

您這本書是活的。師父,在讀您這本書時,我的身心發生了神奇的變化。您治癒了我的心靈,您治癒了我這苦難的心!我不能離開這本書,我走到哪帶到那兒。我睡覺時您的書就在我的枕旁。

尊敬的師父!您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不僅如此,您給了我新生。我的心屬於您。

當然,修煉的道路是艱苦的。我和大家一樣遇到各種困難--父母親的不理解和反對,過去不曾注意到的各種執著心,以及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壞思想,但我努力去按照師父您的教誨去實修,多學法,努力修自己的心。最主要地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這就是我的命運所歸。

現在我的心靈變得很敏銳。不論一個人的種族和社會地位如何,我的心馬上告訴我,他是善是惡,說的真話還是在扯謊。

當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我馬上產生強烈願望要向全世界的人們介紹法輪大法,讓人們都知道大慈大悲的李洪志師父,都來了解這麼完美的修煉法門。可是實踐起來就不那麼簡單。我的親朋好友在讀書時或者沒有產生相應的感受,或者根本就拒絕閱讀。有的人認為我發瘋了或者入了會道門。他們的心根本就不動。我明白了,如果心根本不動,你怎麼說服動員也是徒勞無用的,因為這麼珍貴的法只能心傳心。如果一個人的心變得冷酷淡漠了,那有甚麼辦法?

有時自己出現無名淚,可有時我的淚水是因為別人不理解我。但是當我想起師父為傳法度我們吃了多少苦,想起現在中國的大法學員在中國大陸所遭受的迫害,我就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全心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俄羅斯人能夠認知法輪大法,希望能在莫斯科組織幾個輔導站。可惜是我們的人障礙太多。如果說在中國假氣功師多的話,那麼在俄羅斯可以說是世界上有的這都有:印度的、西藏的、非洲的,還有中國的氣功,道家瑜珈功,各類西方心理技術和心理治療術等等,除此之外還有各類傳統宗教。各類「心理諮詢服務」已到飽和程度。此外,我們的人很喜歡摻合與「合成」。比如說從印度瑜珈取一點,再加一點中國氣功,或者再從基督或佛教中取一點,就成了獨立體系了。此外還有大量假導師,假預言家,假神意代言人,未卜先知者以及各類術士,到處張貼他們的各類服務價格表。

俄羅斯的基督教也是一大障礙。坦白地說,怎麼能說基督教「自古」就是俄羅斯的宗教呢?耶穌是猶太人,當時是血腥地強行給古俄羅斯洗禮的。不知為甚麼對此誰也不記得?

我不灰心,並且堅信,在俄羅斯一定會有很多人得法。我們將全力實踐師父的教誨,努力弘法,使有緣得法的人能真正得法,找到得度之路。

敬愛的師父,我衷心地感激您無限的慈悲。無論我在何方,我無時不在感到您的存在,感到您的慈悲和關懷。我覺得,您的身體是那麼宏大,那麼無邊無際,無處不在。而我自己是如此微小,就像在您的身體裏邊一樣。

我也衷心地謝謝北京的大法俄文翻譯學員,以及所有參加《法輪大法》和師您的其它著作俄文版翻譯和出版的大法學員。同時向所有的中國學員熱情問候,祝願大家在法中順利圓滿,祝大家以更大的勇氣克服所有的困難。請記住,俄羅斯學員全心全意地和師父,和大家在一起!

奧爾嘉 31歲 莫斯科
寫於2000年2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